公告版位
歡迎多多留言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轉載請留言取得同意,勿自行二改二傳

目前分類:BTS CP長文(原創) (19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要牽好哦……不要走丟了……。」金泰亨用了極大的力氣才能發出聲音,而他的聲線已經不像年輕時那般低沉迷人,但仍是朴智旻最喜歡聽的聲音;他的臉上已經佈滿歲月的痕跡,卻仍是朴智旻最愛的那個深情臉龐。
金泰亨不斷提醒著身旁的人不要走丟了,因為他怕在那個世界找不到他。
他的生命幾乎是與朴智旻同時結束的,只相差了幾分鐘,是在一間病房,兩張併攏的單人病床上走的,兩個人的手緊緊牽著彼此。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金泰亨的最後一個任務,就是田柾國當時未能完成的那個。
田柾國因為私心而替朴智旻避開一次又一次的劫難,干擾陰間秩序的他,被拔除死神的身份,下輩子開始他已是一介凡人。
“當死神最痛苦的不是看見生離死別,而是要親手帶走你愛的那個人,那才是最痛苦的。”田柾國說道。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音樂會雖然辦在草坪上,多了一分隨性感,但那畢竟不是能隨便穿的場合。
朴智旻挑了一件緞面的白色襯衫,領子不那麼硬挺,邊緣還多了些白色的花紋刺繡設計,讓襯衫多了柔和的感覺,而西裝的部分則是選擇了最為簡單的黑色西裝。
這樣的裝扮簡單又不易出錯。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朴智旻的畫展終於在畢業典禮前舉行了,向校方借來位在圖書館外頭、一個幾坪大的空間,入口處擺了個畫架,上頭放上宣傳海報,再掛上畫展最重要的畫作與說明,接下來只需要來參觀的人潮,就算成功了。
“看不見的朋友”,是這場畫展的主題,而金泰亨是第一個前來參觀的人,不,應該說他從一開始的佈置就在了。
展覽的開放式空間只有三面白牆,牆上掛了十五幅畫作,以走廊的少女為首,然後是樓梯轉角的大叔、畫室的女人、多話的大媽們……,主角雖然寫實恐怖,但畫中的祂們卻身處明亮的場景,這樣的主題及對比畫風吸引了不少學生來參觀。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畫架上擺著只有鉛筆構圖的畫紙,尚未上色,畫的主人就已經前往住院了,窗戶留著的一道縫隙讓風透進寢室,微微捲起畫紙的一角。
寢室的門被開啟了,有人走了進來。
朴智旻早已換上手術衣,躺在病床上等待被推進冰冷手術室的那一刻,他努力看著站在床邊的每一個人,包含爸媽、包含金泰亨,因為他怕等等閉上眼後,可能再也看不到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接近打烊時間了,金泰亨轉動著疼痛的肩頸與手腕,將裝滿大量果皮的桶子拿到放置在後門外頭的大廚餘桶集中。
廚餘桶蓋子一打開,一股發酵的酸腐味道傳來,他連忙把東西給分批倒進去,迅速關上後趕緊洗掉手上髒污及氣味。
將水給甩乾後他看了看四周,發現沒人在周圍,才敢從褲子左右口袋各掏出一盒被體溫熨燙到變熱的貓咪罐頭。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放下手中畫筆,目光呆滯地看著畫架上那完成不到一半的畫紙,朴智旻發現只剩一室孤寂陪著自己,沒有之前那種吵鬧聲讓人全身不自在,他望了望只有自己的寢室,不知道為什麼金泰亨這幾天總是那麼晚回來。
是害怕自己的身體狀況嗎?果然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
窗外佇立著的影子喚回他的神智,那裡下去就直接是一樓了,所以不會有人能夠站在那個地方,而他發現那個人影就是前陣子五樓那個燒炭的少年。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收到金泰亨的通知後,朴智旻位在釜山的家人連夜趕來了,看著爸媽擔心的模樣,躺在病床上的朴智旻心裡是不安又不捨。
他擔心自己花費太多的醫療費用,也怕萬一花了這麼多錢,結果卻沒有好轉呢?
「如果能救,爸爸當然要救!花再多錢都沒關係!」朴爸爸激動說道,因為他們夫妻倆不可能看兒子受病痛折磨。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劇烈的疼痛是睡不著的,恍神中朴智旻聽見敲門的聲音而前去開門,還以為是金泰亨忘了帶鑰匙,結果門一開卻沒看見人,只有走廊那個少女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是一個男生敲的。”祂指著前方說道,也看見那個男生跑掉了,就消失在前面轉角。“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嗯,頭很痛。」朴智旻覺得自己只要再多說一句話,就要吐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日子平靜了一陣,朴智旻依然為了他的畢業畫展努力、和那些靈體打交道,新的靈體來了幾個,原先的有幾個被帶走了;金泰亨繼續他每天的玩樂、吵他的室友們;田柾國也繼續上課、社團然後執行任務。
直到這天救護車的鳴笛驚動校門口正曬太陽趴睡著的大黃狗,他們平靜的學校生活才又起了變化。
聽見救護車的聲音就在樓下停止,金泰亨連忙翻身下床,想從窗戶瞧看看能看見什麼,同時招手把正要去上課的朴智旻叫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提了一袋重量頗重的麥當勞出來時,一位穿著背心、短褲,手臂及小腿上刺滿刺青的男子擋住田柾國的去路,不發一語。
田柾國停下腳步,一對英氣的眉毛蹙起,他並不記得自己有惹過這樣的人。
他感到莫名其妙地抬頭對上對方的眼睛,試圖在他臉上找出一點這個人找上自己的動機。「請問有什麼事?沒找錯人?」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金泰亨嗅著醫院裡的藥水味和那些嘈雜的聲音,覺得心裡有一種躁動的不安感。
畢竟有些重大傷患就是在這裡經歷生死交關的,儘管這裡安靜到只有小聲的交談聲,但他還是這樣覺得。
「呀!好想喝可樂。」他想使喚在一旁無所事事的朴智旻,因為自己的左手正打著點滴,但其實他的背就只是鈍傷而已,重要器官跟骨頭都沒影響。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排除所有人後,寢室和走廊變得沉寂,就像在戰場上的士兵都倒下後的那種煙硝四起。
「好了,這裡只剩下祢我兩個。」田柾國吊兒啷噹地走向祂,還漫不經心地用小指掏了掏耳朵。「請離開那位同學的身體,不然聲音聽起來怪刺耳的。」
男性的身體、女性的聲音,真的很奇怪。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當朴智旻回到學校時,天色已經逐漸暗淡,他打從校門口就一路狂奔進宿舍,除了運動會比賽,他沒有這麼賣力跑過。
「金泰亨!」他在樓梯口就大喊著金泰亨的名字了,而樓梯轉角那個大叔出現在他面前,擋住他的去路。
“祂很兇。”大叔出聲提醒,看來祂早已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朴智旻露出疑惑的表情,但也來不及詢問了,直直往自己寢室跑去,因為那裡聚集了不少人,還傳來有人大吼的聲音。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買了兩張座位緊鄰的車票,朴智旻和田柾國一前一後上了長途客運,剛坐下不久,車就準時地開了。
司機的廣播傳來,提醒乘客們必須繫上安全帶。
而朴智旻的頭倚著椅背微微左偏,望著前方的跑馬燈發呆著,他不是很喜歡看著窗外,因為有時候會看見那些在路上出車禍往生的靈魂,而那些多半都呈現著恐怖的模樣,儘管祂們很可憐,但他還是喜歡坐在靠走道的位置。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著朴智旻收拾行李的動作,金泰亨坐在他書桌前的椅子上,撐著臉露出委屈的表情。
「你好意思留我一個在這裡?不然你把我一起帶回釜山吧!」
留他,還有那些靈體們在這棟宿舍裡?雖然他看不見,但想到還是會害怕啊!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起床!」金泰亨拿出大聲公,爬上上下舖的梯子,使出他根本沒有腹肌的腹肌力量朝還在床上的田柾國大喊。「起床啦!」
而朴智旻早就被他挖起來了,正在浴室刷牙洗臉,不過還在恍神的他,誤把洗面乳當成牙膏擠在牙刷上,送進嘴裡刷下去的那一刻,突兀的化學香味散發開來,他瞬間清醒了。
「唉西!」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躺在床上面對另外兩個室友的打呼聲,其實田柾國一直都睡不著,因此窗外的蟲鳴顯得特別聒噪,就連柔和皎潔的月光也顯得刺眼。
下午朴智旻問的話,一直在他心頭盤旋,像是在天空盤旋的鳥。
“我很好奇你沒有上課的時候,都去了哪裡?”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睜開眼睛時,朴智旻茫然看著最是熟悉的上下舖床板,耳朵傳來寂靜至極的嗡嗡聲,才想起來這裡是宿舍,不是方才所見的街道。
他抹了抹臉,深呼吸了下。
這應該已經不是夢了吧?那個陌生的地方應該不會再出現了吧?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兩旁佇立著的枯瘦路燈散發冷冽的光芒,朴智旻獨自走在無人的街道上,冷清的氛圍令他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回過神時就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了,他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可能是剛入夜、也可能是深夜,也有可能是清晨,但他看不見天空有任何一絲即將天明的跡象,所以猜測可能是半夜吧!
漫無目的地走著,他不清楚自己要走往何處,只是想試圖找個能稍微歇息的地方,最好是一間賣著宵夜的小店,再來上一碗熱豆漿。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