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歡迎多多留言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轉載請留言取得同意,勿自行二改二傳

目前分類:BTS CP長文(原創) (17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朴智旻回到學校時,天色已經逐漸暗淡,他打從校門口就一路狂奔進宿舍,除了運動會比賽,他沒有這麼賣力跑過。
「金泰亨!」他在樓梯口就大喊著金泰亨的名字了,而樓梯轉角那個大叔出現在他面前,擋住他的去路。
“祂很兇。”大叔出聲提醒,看來祂早已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朴智旻露出疑惑的表情,但也來不及詢問了,直直往自己寢室跑去,因為那裡聚集了不少人,還傳來有人大吼的聲音。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買了兩張座位緊鄰的車票,朴智旻和田柾國一前一後上了長途客運,剛坐下不久,車就準時地開了。
司機的廣播傳來,提醒乘客們必須繫上安全帶。
而朴智旻的頭倚著椅背微微左偏,望著前方的跑馬燈發呆著,他不是很喜歡看著窗外,因為有時候會看見那些在路上出車禍往生的靈魂,而那些多半都呈現著恐怖的模樣,儘管祂們很可憐,但他還是喜歡坐在靠走道的位置。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著朴智旻收拾行李的動作,金泰亨坐在他書桌前的椅子上,撐著臉露出委屈的表情。
「你好意思留我一個在這裡?不然你把我一起帶回釜山吧!」
留他,還有那些靈體們在這棟宿舍裡?雖然他看不見,但想到還是會害怕啊!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起床!」金泰亨拿出大聲公,爬上上下舖的梯子,使出他根本沒有腹肌的腹肌力量朝還在床上的田柾國大喊。「起床啦!」
而朴智旻早就被他挖起來了,正在浴室刷牙洗臉,不過還在恍神的他,誤把洗面乳當成牙膏擠在牙刷上,送進嘴裡刷下去的那一刻,突兀的化學香味散發開來,他瞬間清醒了。
「唉西!」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躺在床上面對另外兩個室友的打呼聲,其實田柾國一直都睡不著,因此窗外的蟲鳴顯得特別聒噪,就連柔和皎潔的月光也顯得刺眼。
下午朴智旻問的話,一直在他心頭盤旋,像是在天空盤旋的鳥。
“我很好奇你沒有上課的時候,都去了哪裡?”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睜開眼睛時,朴智旻茫然看著最是熟悉的上下舖床板,耳朵傳來寂靜至極的嗡嗡聲,才想起來這裡是宿舍,不是方才所見的街道。
他抹了抹臉,深呼吸了下。
這應該已經不是夢了吧?那個陌生的地方應該不會再出現了吧?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兩旁佇立著的枯瘦路燈散發冷冽的光芒,朴智旻獨自走在無人的街道上,冷清的氛圍令他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回過神時就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了,他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可能是剛入夜、也可能是深夜,也有可能是清晨,但他看不見天空有任何一絲即將天明的跡象,所以猜測可能是半夜吧!
漫無目的地走著,他不清楚自己要走往何處,只是想試圖找個能稍微歇息的地方,最好是一間賣著宵夜的小店,再來上一碗熱豆漿。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旁邊從頭到尾都看著的金泰亨,難得都沒開口破壞氣氛或講出不得體的話。
咳!他也是會看場合的好嗎!但都不能講話讓他快憋死了!
他就默默地看著朴智旻和崔連準,及那位坐在自己對面、看不見的大叔,一邊喝著可可,喝完了再去點第二杯,然後配上一塊蛋糕,前前後後他總共喝了四杯可可、五塊蛋糕,其實甜食吃多了也是會膩的。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圖書館的自動門因為感應到人而打開,金泰亨刷了學生證進入館內,在座位區那些錯落的身影中找尋自己觀察已久的目標。
啊!找到了!
那個叫崔連準的學弟今天穿了一件藍灰色的簡單上衣,正在寫著什麼,稚嫩的臉龐流露認真的神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快點……。”
飄渺的聲音傳來,朴智旻站在一片黑暗中,豎起耳朵辨識那不算太陌生的聲音。
“……要來不及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只要沒有課,朴智旻就會到畫室去,他不會打擾女人,而女人也不會打擾他,只是自顧自地唱著歌,最多就是起身來到朴智旻身旁,瞧著他筆下的自己。
祂的神韻躍然於紙上,美人是很容易畫的,但祂的瘋癲卻是極難表達的,畫紙上的祂,眼神彷彿會讓人墜落似的,每一筆一畫,都是細膩描摹,在那之前,朴智旻已經揉掉許多紙張。
“什麼時候會畫好?”女人輕聲詢問,倒也不是催促,只是出自好奇。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所以祂是青樓女子?」金泰亨覺得這樣一個……靈體會出現在畫室,感覺兩者給予的感覺有些衝突。
「也不全然是啦!祂以前是有錢人家的女兒。」朴智旻小心翼翼地護著手中被捲起來的畫紙,不讓它被經過的學生撞上。「祂識字,還會彈琴畫畫。」
他突然有種想讓女人畫畫的念頭,不知道祂的畫是否如他想像般,是那種用毛筆勾勒出濃淡線條的墨畫?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因為是大學,所以無論何時校門口總是有學生,只是多或少的差別,就像現在,因為還是中午用餐時間,所以學生成群結隊的。
馬路的號誌仍然是紅燈,於是朴智旻和田柾國就站在斑馬線等待號誌轉換。
「學長,這附近有什麼好吃的?」後者轉頭問道。「我剛來,有好多都不知道。」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正午的陽光灑落樹梢,朴智旻踩過地面上映著的錯落光影,與幾個學生擦肩而過,往畫室走去。
他想在畢業時,在學校辦個畢業成果畫展,在那之前,他還必須完成很多幅畫才行,至少還要再十五幅吧!
畫室位在操場邊的建築物四樓,朴智旻踩著樓梯,一階一階地往上爬,然後幾個學生經過他,嘻嘻哈哈的下樓了,通常這個時候,這棟教學樓裡沒有幾個學生。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啊啊!朴智旻!」
聽見浴室傳來金泰亨的大叫,正在用筆電看電影的朴智旻嚇得連忙把耳機摘下,還以為室友在浴室發生什麼事了。
但聽他這個呼喚,八成是有什麼事要他幫忙。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樓梯轉角那裡站了一個中年男子,祂身材微胖、挺了顆大肚腩,左手手指間夾了根抽到一半的菸,隱隱約約能夠看見菸頭飄散出的煙霧,祂背倚著牆,往下看著經過的學生們,而那些學生似乎沒有察覺如此突兀的存在。
祂看似一般人,抑或某位學生來訪的家人,但唯一不同的是,祂的身軀都是半透明的,能夠看見身後有些斑駁的綠色牆面。
又,來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前陣子泥地上冒出的綠芽迅速地枯萎了,一夕之間,森林又恢復了那片不被污染過的白,只有城堡內部還留有朴智旻畫下的色彩。
桌上擺著朴智旻最常用的香水,但房間內他的氣息卻隨著時間流逝而淡去,金泰亨只能緊抱著被褥來感受一絲絲的安心感,像是依靠回憶而存活的人。
可能離別對一般人來說是很平常的,上課前向父母再見、下課與同學分離、約會完的KISS GOODBYE,或是時間較長的分離等等,因為鮮少與人接觸,所以離別對他來說,比別人還要痛苦。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要再戴面具了,」朴智旻將與金泰亨初次見面時的面具收進抽屜深處,接著轉身看他。「只要戴上美瞳及眼鏡就好,但原本的你還是最好看的,無須改變。」
因為他明白金泰亨還是害怕自己的與眾不同,可他的特別卻是美麗的。
朴智旻離開義大利的這天天氣很好,天空也很藍,藍的很均勻,幾乎沒有白雲干擾,對於第一次踏出城堡、走出森林,金泰亨的心情既期待又害怕。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每天朴智旻都會前來陪伴金泰亨,給他講著外頭發生的、旅途上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那些透過他詮釋的東西比起網路新聞而言,更有溫度而且更有渲染力。
他覺得他孤獨得很可憐,需要人的陪伴,否則浪費了他的青春年少。
朴智旻偶爾會在這裡留宿一晚,而離去時必定帶走一朵花,他旅館房間的窗前已經掛滿了乾燥程度不一的花草了,然後他就將那些花包成一束,讓它們用另一個面貌回到主人身邊。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窗邊的第一朵花凋零的很快,粉嫩的色彩已經成了帶有褐色調的優雅顏色,朴智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把這朵花帶給Claudio看,因為這朵花是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採摘的。
而面具下的Claudio有著怎樣的面孔?又為什麼獨自居住在偏遠的白頭山上?甚至是如何成為城堡主人的?不對,如果Claudio是城堡主人,那麼應該會有一名管家之類的吧?
懷著各種揣測,一向好睡的朴智旻在這個秋季的夜晚,失眠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