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來了,還真是不放棄呢。
站在窗邊,少年遠遠地就看見那彷彿雪地裡的蹣跚身影。
城堡雖然位於森林裡,但周遭卻遠離了樹林,用距離劃出一條屬於城堡的界線。
看見那個映入眼裡的人,少年拿起桌上昨日那剛剛到來的面具,黑底上頭有金色的、十分細緻的紋路,足以分散別人對於底下真實面容的注意力,以及黑色的瞳孔放大片。
一直以來他不曾對於自己的外貌多加改變,甚至打算這樣過完一輩子,但前幾天他竟然網購了這些東西,而不是日常用品。
這樣的變化連自己都覺得害怕。
其實也不算網購,他想買什麼,只要跟父親所安排的人說一聲即可。
把細框的變色眼鏡拿下,並生澀地將美瞳戴上雙眼,他原本以為會有異物感,但眨了幾下眼之後竟然意外的舒適,而現在鏡子裡的他看起來就像普通人一樣,只不過膚色蒼白了點。
他的手很大,一個手掌就能夠覆蓋整張面具,單手就輕鬆地將它拿起並戴在臉上,任何一點皮膚都無法被看見。
就這樣吧!但願對方不要被嚇到才好。
少年下樓了,雖然有與對方相見的打算,但卻暗地裡希望他在自己踏出這扇門前就已離去,畢竟他不是很敢與他人有過多的交集。
樓梯的腳步聲顯得有些緩慢,在偌大的空間造成迴響,可他的希望沒有成真,那個人在他踏出門時依然站在那兒,今日的他身穿嫩黃色的寬大帽T,在聽見門開時回頭了。
他吞了口口水並聽見自己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深怕對方會因為自己的異樣而感到失望或害怕。
但他臉上卻露出燦爛的笑容,沒有露出厭惡或嫌棄的神色,堪比藍天裡的耀眼陽光。
「……Hello?Salve?」
老套的開場白,粉髮少年第一句話就用了英文,後來意識到自己處在義大利,他才又改成義大利語的你好。
他也只會幾句簡單的用語罷了,還是從旅遊書上學來的,遊歐的這段日子靠的全是GOOGLE翻譯與比手畫腳。
少年見他輪廓應當是亞洲人,遂用了英文與他溝通,可他少與外界互動,英文也只能用生硬的字彙拼湊成句,所幸他們似乎聊不太來,大致上就是簡單的對話。
「I'm Park Ji-Min,and you?」粉髮少年向他介紹自己的名字叫朴智旻,還表明自己來自韓國。
少年微微一愣,因為他是住在義大利的韓僑,而世界這麼大,能夠在國外遇見同國籍的人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Claudio。」他禮貌性的回答自己的名字,不過卻是父親替他另外取的義大利名,來自拉丁語,從一個含有「身體殘疾」的綽號演化而來,意為「瘸子」。
他明明有個韓文名字叫金泰亨,卻不明白為什麼父親要用這麼貶義的名字稱呼他,只因為自己與正常孩子不同。
「Ah!Claudio !」朴智旻笑著重複一次他的名字,然後笑聲在一片沉寂中沒落。
難道接下來要問「你好嗎?」、「我很好」、「你今年幾歲?」、「我今年二十二歲」這樣的對話?那不如保持沉默好了。
是金泰亨先擾動了幾乎停滯的空氣,說出了被現實所逼迫的謊言。「其實我懂韓文,我有學過,所以你用韓文跟我講話也可以。」
突如其來的母語讓朴智旻又驚又喜,這樣兩人之間的溝通便能毫無阻礙,但兩人的共同話題還不多,所以話題才剛開始便又被畫下句點。
但不得不說,他覺得Claudio的聲音很好聽,說起韓文特別有魅力,不知道面具下的他是否也長著一個與聲線搭配的好看臉龐?
金泰亨則是不打算開啟任何話題了,走到一旁拾起剪刀,挑了幾朵較為盛開的花,連同莖一起剪下,在手裡握成一束後,毫無裝飾地就遞給朴智旻。
「給你!」察覺他的視線直盯著自己蒼白的手指,並沒有馬上接過,他的聲音顯得急躁許多,在花束被接過後趕緊把手收到背後。
早知道就多戴一副手套了,現在該怎麼辦?要先解釋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發現自己的不得體,朴智旻露出不好意思的尷尬笑容,也許對方的皮膚天生就是那麼白,他不該胡亂猜測。
「謝謝。」他道了謝,手捧著花的樣子讓金泰亨覺得他很美,像是花叢裡的精靈。
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朴智旻覺得自己是該下山了,並鼓起勇氣厚著臉皮表達自己還想再來的意思。
「我明天……還能再來嗎?」他低著頭,看起來羞澀的像棵含羞草。
金泰亨不知怎的,就點頭答應他了,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揚,也彷彿給了他走進自己世界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