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王國裡的國王和皇后相當恩愛,國王金南俊除了處理國家大事外,每天也忙著和皇后金碩珍處理「家事」。
俗話說春宵一刻值千金,金南俊不知道花多少金子在上面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而是某天早晨一向愛吃的金碩珍竟然吃不下眼前豐盛的早餐,還說他反胃想吐,金南俊擔心的把他抱回房裡,請來醫生幫他看看。
這事金碩珍決定親自告訴親愛的丈夫,於是醫生離開後才把金南俊叫進房裡。
「南俊吶,我有Baby了!」他一臉興奮。
「Baby?!」金南俊睜大雙眼,自己每天辛苦耕耘總算有收穫了,開心之下他抱著金碩珍又吻了起來,正當要褪去他衣服時才想起他肚子裡的小生命。
孕吐只發生在前三個月,後七個月金碩珍還是很能吃的,肚子裡的寶寶也跟父體(母體)一樣很健康。
秋高氣爽的某天晚上,金碩珍開始陣痛了,產下一名健康的嬰兒,小名叫果果。
周歲那天,金南俊為了慶祝自己有了孩子,特地舉辦了周歲宴會,邀請全國百姓一起同歡。
但誰都邀請了就獨獨遺忘了國內最惡名昭彰的巫師。
而他不請自來。
「你是誰?」金碩珍一臉驚恐的望著來人。
金泰亨烙下狠話。「竟然不邀請本大爺!大爺我就要吃垮你們!」
才剛說完,他被人從背後踹了一腳。
「媽的,區區一個徒弟也出來跟人家耍什麼狠!」閔玧其一身黑的走進,表情冷酷。「我才是這防彈王國裡最厲害的巫師,怎樣,怕了嗎?」
「…不怕。」身為百姓的鄭號錫邊吃東西邊回答了句。
閔玧其手一指,他的褲子應聲掉下來。
「沒有邀請我,就是不敬!」他皮笑肉不笑的對著金碩珍懷裡那白白嫩嫩的果果詛咒。「我要對果果下詛咒!他在15歲生日那天將會因為被紡錘刺到而死!」
說完,他大笑離去。
這時候又有人來了,鄭號錫剛穿完褲子看到對方,雖然服裝不同但也覺得眼熟。「這不是剛剛那個徒弟嗎?」
「閉嘴!」金泰亨聲音尖細。「我背叛玧其哥了!」
他走到果果面前,在他眉心一點,出現了一個防彈背心的圖騰,隨後消失。
「這可以減緩詛咒哦!詛咒的破除就是要真愛之吻,英勇的騎士將會破除萬難的來到被荊棘包圍的城堡…。」
「…謝謝!謝謝啊!」硬是打斷金泰亨的話,金南俊和金碩珍說為了答謝他而把他留下來吃飽喝足再走。
那個詛咒讓金碩珍睡都睡不好,看著愛妻的眼袋都出現了,金南俊對於果果將英年早逝心生惶恐,下令將全國的紡織機都燒毀。
這樣詛咒就不會實現了。
因為金碩珍非常喜歡粉紅色,所以果果從小就被打扮的漂漂亮亮。
轉眼間15歲的果果已經沉魚落雁傾國傾城閉月羞花人見人愛。
他生日那天,有個他從來沒見過的爺爺出現在城堡裡,說要帶他到頂樓去。
單純的果果便跟著他上去了,第一次看到紡織機的他很興奮,東摸西摸的。
「這是什麼呀?」
「紡織機啊!」裝成爺爺的閔玧其的表情像看到傻瓜,怕他像他爸一樣弄壞最後一台紡織機,抓起他的手就往紡錘戳。「給老子摸!」
詛咒成真了,果果在閔玧其的陷害下倒了下去,這時候防彈背心的圖騰在果果的額頭散發淡淡的光芒。
他沒有死去,只是沉睡,然後被關在一棟郊外的城堡並等待著生命中的那個英勇騎士的到來。
「為什麼你們就知道我不是果果的真命天子!?」鄭號錫想衝進去滿是荊棘的城堡卻被外頭的守衛攔了下來。
「15歲的差距你也吃的下去嗎!」守衛大喊。
噠噠馬蹄聲傳來,守衛見是名騎士便讓出了一條路,而騎士斬斷了層層密佈的荊棘,直達城堡頂端,也就是果果所在的房間。
望著眼前有著俊俏又美麗臉龐的果果,騎士摘去了面具,露出清秀可愛的面容。
他是騎士雞米尼。
看見如此極品一個公主,雞米尼想都沒想的就嘟起嘴吻了下去。
果果醒了,面露驚恐。「你…你奪走我的初吻!」
「…都要結婚了還怕啥!」雞米尼一把抱起他,騎上馬離開城堡往城裡去。
從此公主與騎士過著快樂又令人欣羨的生活。
-
「這結尾也太倉促了吧?」閔玧其蹙眉。「而且為什麼我是巫師?」
「不然呢?童話的結尾就是這樣啊!」金魚回答。「你當巫師挺適合的。」
金南俊翻著格林童話,顯然對於這個故事有點疑惑。「不是公主與王子嗎?」
國王跟皇后的描述應該再多點才是。
金碩珍打了他一拳。
「啊!是這樣嗎!那我怎麼會以為是騎士呢…?沒關係,公主與騎士也很搭的。」
鄭號錫哭喪著臉。「為什麼我只是個百姓?」
而且還是個喜感又被脫褲子的百姓!
「泰泰都客串徒弟還有仙子了,不然你要當雞米尼騎的那匹馬嗎?」
嗯…好像也滿適合的。
金泰亨對於自己能夠出演這麼多角色感到驕傲。
「我是公主?我能不能跟雞米尼換角色!」田柾國也出聲抗議了。
他為什麼是公主!明明他很Man!
「其實本來雞米尼才是公主的,但…你是壽星,應景一下當公主有什麼關係?」金魚笑道。
「果果,我們來BOBO!」朴智旻攬住一旁弟弟的肩膀,嘟嘴就往臉上湊。
真愛之吻應該要Kiss才對吧?
而田柾國尖叫。「不要!走開啊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