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碩珍》

深夜的錄音室裡,他正練習著新歌的歌詞,一次唱不好,就再繼續唱,直到完美為止。
但突然他覺得哪裡怪怪的…。
怎麼每句歌聲結束後,都有個比自己還要尖、還要細的女聲?
莫非是七月怪事多?!
他連忙起身打開所有的燈,讓自己置身光明中,然後顫抖著拿起手機撥了電話,聽見對方熟悉的嗓音,他才放心了點。「玧其啊…你來錄音室一趟好不好…?」
閔玧其馬上就從工作室來到錄音室,聽完他的情況後,冷靜的替他檢查了所有設備。
而他一直跟在弟弟身後,巴不得和他貼在一起。「怎麼樣…?哥我是不是碰到鬼啦!?」
「…線路問題啦!」閔玧其伸手動了動那些線路,然後拍拍他的肩膀。「回去了啦!這麼晚還不睡,小心黑眼圈、長痘痘。」
為了不造成哥哥的驚嚇,他沒說其實設備都沒問題。

《閔玧其》

正在埋首寫詞的他,時而停下、時而寫了幾個字,餘光瞄見身旁有個黑影走過。
但如此狹窄的工作室內,塞他一個都嫌擁擠,怎麼可能還有其他人?
而且…剛剛那個人是從牆壁的方向過來的耶?
當他環顧四周時,整個空間確實只有他自己一個。
從容的喝了口咖啡,他彷彿什麼也沒看見。
算了吧!反正對方也沒妨礙到他。
於是他繼續振筆疾書,剛才卡住而寫不下去的字句,忽然間宣洩而出。

《鄭號錫》

他在練習室內揮灑著汗水,而音樂忽然停止,整個音響還發出難聽的尖銳怪聲,在密閉的空間內特別難以承受。
「我的老天!這是壞了嗎?」他拍了拍音響,不見任何作用,索性在關也關不掉的情況下直接拔掉插頭,但…聲音仍然持續。
一個激靈,各種可怕的情節他在腦海內上演了一回,一陣雞皮疙瘩竄遍全身,他抖了好大一下,放聲尖叫。「啊啊啊啊!」
他趕緊收拾東西,連滾帶爬的離開這裡,並發誓以後要是沒人陪就絕對不再進來!

《金南俊》

「啊,七月啊。」看見網路說有些國家的農曆七月是鬼月,他驚嘆了下,繼續敲打著鍵盤,按下ENTER。
“靈異。”
這是他輸入的關鍵字。
果然立馬跳出許多相關的資料,包含網友的親身經驗、聲稱拍到鬼的相片或影片。
點選其中一個感到興趣的影片,他開始細細研究。
「什麼嘛!看起來根本就是合成的。」這是他看完的結論,不過…這倒是給了他一些靈感。
點開另一個視窗,他開始將靈感轉換成文字,不料打到一半時,正播著歌的電腦忽然發出同一頻率的怪聲,畫面也動不了了。
「怎麼當機了?!這台電腦我都沒有用來看黃片耶!」他驚呼的瞧著電腦,想起剛剛的影片內容,忍不住一陣雞皮疙瘩爬滿手臂,只好趕緊把電源給拔了,抱著電腦去找閔玧其求救。「哥!」

《朴智旻》

他最愛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自拍,不管是拍影片或照片,或是任何地方,然後呢,再來修圖一下。
增加點效果呀!或是調個特效什麼的,總是美好。
就像現在,從公司要回宿舍的路上也要拍一下。
在調整亮度過後,他簡直嚇壞了。「媽啊!」
因為照片裡他的左肩上有個小臉,沒有調亮根本就不會發現。
他不敢往左邊回頭看,怕看見什麼可怕的東西,但…他可是釜山男子漢呢!怎麼能不看!
可這一看不得了,身後那個人放大的臉龐讓他發出慘叫,連忙伸手拍打對方。「南俊哥!」
金南俊受不了他的大力拍打,後退幾步。「幹嘛啦?看到鬼?」
他只是看到弟弟在暗夜中自拍,想要湊一腳而已啊!
「對啊!」朴智旻一臉驚恐,把手機螢幕秀給金南俊看。「哥,所以我拍到的是你嗎?」
因為距離過近,金南俊好不容易眼神才聚焦在螢幕上,很快就發現那詭異的地方。
這、這不是他吧!他哪有長那個眼神空洞的恐怖樣?
可是看到朴智旻那害怕的樣子,他也不好說什麼,拿過他的手機佯裝要看的更清楚,直接按下刪除鍵。
「…是、是吧!」他怯怯地回答。

《金泰亨》

傍晚時分,他買了辣炒年糕要回宿舍,途中被那霞彩吸引而彎進小公園拍照。
螢幕上滿意的照片讓他露出滿足的笑容,他將手機收回口袋內,準備轉身回去,而那在鞦韆上盪著的粉衣小女孩卻讓他佇足。
她笑容天真,且臉蛋粉撲撲的好可愛。
喜愛孩子的他,自然在小女孩面前蹲下,從外套口袋拿出棒棒糖。「妳幾歲呀?」
而她不說話也不接過棒棒糖,只是搖頭繼續盪著,儘管如此,金泰亨也能依稀聽見她銀鈴般的笑聲。
鄭號錫剛好經過,看見他站在鞦韆旁傻笑,於是在公園入口喊了他一聲。「金泰亨你在幹嘛?發呆嗎?」
聽見叫喚,他轉頭看著哥哥並指著鞦韆,回頭之際,鞦韆上已經不見人影。「有小女孩…嗯?」
小女孩不見了,甚至連繫著鞦韆的鐵鍊都沒有晃動,彷彿剛剛本來就沒有人。
「哪有什麼小女孩?」鄭號錫一臉疑惑。
而金泰亨邁開腳步,勾著鄭號錫的肩膀。「回家吧!」
他又回頭望了那鞦韆一眼,似乎又開始晃動了。

《田柾國》

一陣尿意襲來,貪睡的田柾國巴不得有人可以替他去廁所解決,但怎麼可能?所以只好勉強睜開眼睛,在半夜起來。
開了燈的瞬間,他似乎看見廁所裡有人,但在亮起的那一刻消失了,伴隨著的睡意也都煙消雲散。
他睜大眼睛,在開關上的手稍微施壓的關掉燈,兩秒後又打開。
果不其然,那影子離他更近了些,而且好像更清楚了點。
他又試了幾次,估計那影子在接下來就會出現在面前,於是躲到門旁,在開了燈之後馬上探出頭。
那影子好像被他嚇到一樣的馬上散去。
唇邊露出嘲諷的笑容,他走進廁所,在馬桶前脫下褲子解放生理需求。
哼!想跟他田柾國玩這種嚇人遊戲,還早得很!

-

就是在打這個段子時,手機當機變的怪怪的QQ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