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前陣子壓力太大導致生理期大亂,好不容易小紅來報到了卻讓妳感到生不如死。
「啊…痛死了。」妳趴在圖書館外頭的桌上,動都不想動。
想起學校的販賣機就有熱飲,所以妳忍痛下樓,才剛準備投幣就聽到身後傳來聲音。「阿米,過來。」
「叫我?」妳回頭,還是那個叫閔玧其的傢伙。
他什麼時候開始叫妳阿米了?
「幫我加油。」他一身背心籃球褲的朝妳走近,皮膚白的可以。
顯然他剛才還在打球,氣有點喘,臉上也浮起了一陣紅暈。
妳後退了一步,想轉身離開。「幫你加油?!呀!我樓上還有報告要做呢!沒空!」
「很快的,我保證。」他看著妳,彷彿在向他心愛的女人許諾一生般的誠懇。
妳勉為其難的坐在場邊,看著他在球場上奔馳、跳躍、投籃,然後帶球隊奪得勝利,場邊響起一片歡呼。
妳因為經痛而一聲加油都沒喊,但是目光總緊跟著他。
其實他認真的樣子沒那麼討厭,反而有幾分帥氣。
他和對方的隊員一一擊掌後走來,臉上的笑容很得意。「有沒有看見我打球的樣子?」他伸手示意拉妳起來。
「有啊!原來你這麼會打籃球...。」妳嘟嘴著拉住他起身,卻疼的有些腿軟,跌在他的臂彎裡。
剛才勝利的喜悅消失了,看見妳蒼白的臉色他更擔心妳的狀況。「不舒服嗎?」
「...沒事。」妳推開他,逕自走向販賣機然後上樓。
喝了熱飲也沒比較好,但為了成果發表會,妳還是繼續手裡的進度,最後乾脆趴在桌上小憩一會兒。
「吃藥吧!」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妳也懶得睜眼了。「剛剛比賽應該很累了…怎麼還來找我?」
「擔心妳,所以去買了藥。」他撫著妳的臉龐。「起來。」
妳睜眼,看見他大汗淋漓的樣子,應該是用跑的去附近藥局了吧!
伸手接過溫水和藥丸,妳心裡竟是滿滿的感動。
這個人打破了妳很多原則,第一次見面就讓他睡在肩膀上還握著手,還接受了他的禮物。
後來妳怎麼睡著的也不知道,醒來時只發現妳靠在他的肩上睡的很舒服,而進度也完成了許多。
「醒了?」他揉了揉妳的頭髮,把筆電轉向妳。「妳看看這樣可不可以。」
「我看看。」妳看了一會兒,發現他做的就是妳所想要的樣子,甚至比妳原先的想法要好。「做的太好了!謝謝你!」
「沒什麼。」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的笑容很是燦爛。
「你怎麼知道我的實習報告該怎麼做?」
他移動了滑鼠,點開了妳和朋友的群組聊天紀錄。原來她們把所有事都講了。
真不知道她們是為妳好還是出賣了妳。
「算你聰明。」
看著妳還有些虛弱的樣子,他幫妳收拾桌面和其他東西,替妳背下樓。
步下樓梯時,他忽然來了這麼一句。「可真辛苦了。」
「…?」妳停下腳步看著旁邊的他,一臉疑惑。
「實習。」
原來是這件事。
那時候妳們實習碰到一個不好的主管,身為組長的妳很是為難,和副組長兩個總是被刁難。
妳笑了笑。「都過啦!」
見妳的笑容,他也放心的笑了,那笑容很美。「她們還說為什麼妳叫釋迦。」
「還有木瓜蓮霧芋粿巧跟米苔目耶!」
因為一個Facebook上的測驗─「若是你在幼幼台出道,會是什麼藝名」,於是妳們成為了木瓜蓮霧芋粿巧米苔目及釋迦姐姐。
他拉住往下走了幾階的妳,眼神閃爍。「我喜歡釋迦。」
「釋迦很好吃,我也喜歡。」妳回頭這麼回答,換來他一陣傻眼,不知道妳是裝傻還是真聽不懂他的意思。
圖書館樓下是活動中心,路過時他走向裡頭的風琴,拉開椅子坐下,手指在琴鍵上跳躍著。
什麼曲子妳不知道,因為比起音樂,妳接觸更多的是繪畫。
但音樂很動聽。
他一手彈琴一手拉著妳在他旁邊坐下。
「都不知道你還會彈琴…。」妳伸手按了幾個琴鍵,叮叮咚咚的。
他停下手,轉頭看著妳。「我會的很多,妳還可以再多了解我一點。」
「…?」
「然後妳會愛上我,跟我在一起吧!。」語畢,他在無人的活動中心裡吻上妳的唇。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