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剛濛濛亮,金碩珍因為睡姿不好而醒來,看見在金泰亨床上的你們不禁張大了嘴,驚訝到不能再驚,直拍著旁邊的金南俊。
本來就比較淺眠的鄭號錫聽到拍打聲睜眼,放聲尖叫。「唉唷喂啊啊啊!」
「阿米?!」金南俊也跟著叫了,剩下幾個是因為驚訝而叫不出來,而田柾國和金泰亨還熟睡著。
妳被一陣騷動吵醒,這才發現妳自己睡在金泰亨旁邊。
但這妳知道,因為妳最後的記憶中,妳是抱著他安撫的。
但讓妳驚恐的是,身上的浴巾不知道是被扯掉的還是因為摩擦而滑落,妳一絲不掛的只剩被子遮蓋著裸露的身體。
「先蓋著吧!」閔玧其蹙眉的把掉在地上的浴巾撿起遞給妳,又轉身出去拿衣服和妳的隱形眼鏡。
妳乖乖的圍好,掀開被子準備下床時,那淺藍床單上的點點腥紅衝擊著視線。
這一幕又嚇壞眾人了,連那兩個沒醒的也因此醒來。
「金泰亨你對阿米做了什麼?!」金碩珍指著床單尖叫。
他都知道的,那是破處所留下來的血啊!
金泰亨因為剛醒,發生了什麼他根本不知道,腫著眼睛看著成員們。「我哪有做什麼?」
閔玧其剛好進來,把衣服塞給妳便讓妳進去浴室盥洗,然後指著床單上的痕跡。「血。」
而金泰亨在看見了那血後,睜大眼睛只覺得冤枉。
「我真的什麼都沒做!」他急著辯解,因為他根本就不記得睡著前發生什麼事!
而鄭號錫搔了搔頭,提出合理的解釋。「我想…是初經吧?」
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妳的初經比一般人晚,但大概因為是魚的關係。
金泰亨的臉色有點沉,整個思緒亂成一團,其他人說的話他壓根沒聽見。
妳被推進浴室,呆愣的望著腿間那一絲紅色,妳就算進來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好坐在馬桶上,小腹傳來一陣一陣的收縮感,也感覺有東西從股間滴落。
「阿米妳在浴室等我!」鄭號錫匆匆洗漱後便換上外出服,朝著浴室大喊。「我很快就回來了。」
因為幫自己努娜買過的關係,所以他大致上也知道該怎麼買、買哪個牌子跟買多少。
他出門後就換朴智旻蹲在門邊跟妳說話。「…阿米妳別怕。」
至於金碩珍…正在換床單,其他人在幹嘛他就不知道了,但房裡倒是有些爭執。
「雞米尼…初經是什麼?流血會死掉嗎?」妳拿衛生紙擦掉那血,沒多久又流出來了。
電視裡的人常常失血過多就死了,妳會不會也這樣?
「女人是一個月流血七天也不會死的神奇生物。」朴智旻坐在外頭回答妳,但此話一出便被剛好被叫出來拿床單的金南俊打了頭。
「你不要亂教這些。」說完,他拿了乾淨的床單進去房裡。
朴智旻癟著嘴,把以前上課學到的告訴妳,還上網搜尋了下。「初經是一個生理現象,是女生從女孩變女人的過程,每隔一段固定的時間就會來一次,大概5~7天就會結束。」
他一邊講解,房裡也傳出了更大聲的爭執,不怎麼敢對哥哥大聲的田柾國竟然吼了金泰亨。
可是房裡的騷動並沒有傳到妳耳裡。
「所以我每個月都會流血嗎?」妳問。
「對,大部分是這樣。」朴智旻一邊往房間的方向望去,一邊回答妳。
他知道有些人並不是每個月都來生理期,但只要週期規律都可以。
聽到這裡,妳突然尖叫。「流血怎麼可能不會死掉?!」
這時金泰亨甩開房門出來了,朴智旻一副事跡敗露的臉,詫異的看著他。
而金泰亨瞪著浴室門,朴智旻發誓他幾乎沒看過他這麼不悅的樣子。「夠了!妳可以冷靜一點嗎?嫌現在情形不夠亂是不是!」
閔玧其抓住他的手,差點就要賞他一巴掌,但還是忍住了。
金泰亨也知道自己的行為很衝動,甚至是無理取鬧,但是他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只好轉身走掉。
望著他衝動的背影,朴智旻馬上起身追他。「呀!你去哪!」
鄭號錫回來時馬上就察覺到不對勁了,但因為有朴智旻追出去,只好先耐著性子教妳如何使用衛生棉。

 

創作者介紹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芝麻
  • 怎麼了!!!?泰泰跟果果吵架了?
    阿米一定很慌,我們從小就被教導長大會來經的人都慌亂了何況是從沒聽過的阿米
  • 我覺得更慌亂的時候是
    來潮時又不能買衛生棉的時候QQ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12/19 13:54 回覆

  • Heung Yi King
  • 女人是一個月流血七天也不會死的神奇生物-->朴智旻你很懂耶(喂
    那如果米米變回金魚是不是不會有月經?
    泰泰現在情緒不穩定我也理解,但我最可怕就是他們吵架的畫面T^T
  • 變回金魚是不會有的~
    可是有時候吵架也是溝通的一種方式
    畢竟人都會有情緒
    只要吵架後能和好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12/19 14: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