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陌生的環境,妳回憶著這個地方自己是不是來過,但印象中…之前看的空間好像跟現在眼前的不一樣。
「練習室換了嗎?還是我忘了?」妳疑惑。
「對呀!這個看起來比較高級對吧?」金泰亨拉著妳的手,興致勃勃的想介紹什麼給妳,可是練習室其實也就那些設備而已。「這個空間也比較大!」
「嗯嗯嗯嗯!」妳點頭的東張西望,對於新的事物妳都會這樣,甚至是嗅著空氣中那股「新」的味道。「這裡感覺好棒哦!」
看著你們親暱的樣子,閔玧其心裡只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於是走過來分開你們兩個,下意識的把妳往門外推,害妳差點跌倒,什麼語氣和動作,他並沒有注意到要控制。「妳可以出去了嗎?」
金泰亨馬上抓住妳的手臂,穩住妳的重心。「哥!你為什麼老是對阿米這麼兇?」
「我們要練舞了,她在這裡有點礙事。」閔玧其急了,也不知道怎麼告訴他人跟魚要保持距離,所以隨便掰了理由。
「我出去好了。」眼見他們火藥味越來越濃,妳立刻緩頰,溜了出去就在門外靠著牆壁。
看見本來友好的他們這樣為妳吵架,妳不免把矛頭全指向自己,可是妳又不知道為什麼閔玧其為什麼總針對自己。
是因為妳是一隻魚的關係嗎?
這公司雖然小,可來來去去的職員仍然很多,不少人都對於陌生的妳投以異樣眼光。
「妳是…?」陌生的男聲響起,妳根本不知道對方是何方神聖,只覺得離開防彈,外面所有人都是險惡的。
「…我…。」妳支支吾吾的,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表明自己的身份,緊張的手心直冒汗。
該說自己是金碩珍的表妹嗎?還是該掰個其他身份蒙混過關?
「PD nim!」而這時另一名女子馬上走過來,親暱的拉過妳的手。「她是我妹妹啦!來找我的。」
妳望向她,那生疏的臉孔顯然不是妳記憶中看過的任何一張臉,妳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要謊稱妳是她妹妹。
而且PD這個詞常常聽到,似乎是一個對防彈而言很重要的人。
「原來這樣啊!滿可愛的,但我先去洗手間了,有點急。」對方說道,接著往走廊的另一端跑去。
「阿米妳怎麼會來這裡?」女子笑問,在看見妳疑惑的臉後才表明自己的身份。「啊!我是那時候幫妳拿衣服的那個歐尼呀!我叫朴素妍,叫我素妍歐尼就好!」
「歐尼好,可是…?」
可是妳疑惑的不只她是誰呀?
「如果說妳是碩珍的表妹,他們一定會再問其他有的沒的,如果是我妹妹就沒這個問題啦!」她忽然覺得哪裡奇怪。今天是平日,而妳這個年紀的孩子不都正在上學中嗎?「…這時候妳不用上課嗎?」
妳睜大眼看著她。
上課?那又是什麼東西?
不等妳回答,她又馬上開口。「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討論防彈這次回歸的造型?」
她看起來很活潑,留著一頭蘑菇般的短髮,是個打扮有點中性的人。
剛好裡面音樂傳來,妳沒有回答她,因為注意力全被吸引走。
「…다시 Run run run 난 멈출 수가 없어
또 Run run run 난 어쩔 수가 없어
어차피 이것밖에 난 못해
너를 사랑하는 거 밖에 못해 …。」
一方面是害怕自己一個人行動,一方面是想留在這裡,妳小聲央求著。「我可不可以…聽完再過去…?」
「可以啊!不過我得先去忙了呢…,」朴素妍思考了下,然後指著不遠處的小房間。「這樣好了,那裡有個茶水間,妳可以在那裡等他們!」
「好,謝謝歐尼!」
裡面的音樂聲時而暫停時而播放,他們想把舞步練的淋漓盡致,不斷的互相討論然後修正。
不過這次停止了許久,大概是在休息,裡面傳來些許談話聲,妳把耳朵靠在門上,想把裡面的對話聽的更清楚。
「…這次MAMA我想帶阿米去香港。」這是金泰亨的聲音。
MAMA是什麼?香港又是哪裡?
「讓她留在韓國不好嗎?」鄭號錫提出了自己的意見。「我覺得這樣有點不方便,畢竟還要辦護照,住宿也是個問題…。」
「而且粉絲那麼多,阿米被發現的機率很大啊!」金碩珍大叫。
「也是。」金南俊表示同意。
「可是她自己在韓國,我也不放心。」金泰亨說道。「要是走丟了呢?而且她的三餐也是一個問題。」
他根本就想把妳放在口袋,能夠隨身帶著走是最好。
「哥,你呢?」金泰亨試著詢問其他人的意見。
妳不知道他想問誰,下一秒閔玧其的聲音傳來。「問她不就好了?剛剛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哪裡。」
其實剛剛金泰亨是有要出去找妳的,但被夾在中間很為難,乾脆作罷。
反正只要不跑出公司,基本上都是安全的。
忽然門被打開,妳來不及跑掉便被發現。
被抓到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辯解,妳閉眼一副要死了的否認。「我沒有偷聽!」
閔玧其嘆氣,抓住妳的手往裡面走去。「知道了,妳沒有偷聽。」
儘管忘了壓的心裡沉重的那個原因是什麼,但感覺仍在,所以他抓住妳手腕的動作讓妳覺得彆扭,而掙脫的樣子他也發現了。
比妳先一步進入練習室,他從自己包裡拿出一根棒棒糖丟給妳。
「對不起。」他拉不下臉鄭重道歉,這糖是給妳賠罪的。
朴智旻看著被妳拆開包裝的糖,心裡淌血。
那不是他寄放在閔玧其那裡的嗎…。
進去練習室,裡頭一陣汗味撲鼻而來,妳不禁掩住鼻子,原來練習室沒有外界想像中那麼完美,也是有這麼人性的一面的。
「阿米妳剛剛待在哪裡啊?」金碩珍和金南俊異口同聲後,幼稚的互瞪對方。
他們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有默契。
「嗯…噢…那個…茶水間?」妳回答。
那個是叫茶水間沒錯吧?
田柾國終於開口,統整了剛才哥哥們的對話,因為剛剛他都在吃。「我們12月的時候要去參加MAMA頒獎典禮,泰亨哥說想帶妳一起去。」
「香港是哪裡?上課又是什麼?」
話一出,大家都看著妳,而妳還不知道原因的含著棒棒糖。

 

創作者介紹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撿屎官
  • 頭~~~香~~~
    居然為了棒棒糖心在淌血😂😂雞米啊 哈哈
    閔玧其就是傲嬌 變成玧智會不會跟阿米感情好一點
    比較性別(?相近 ㅋㅋㅋ
  • 恭喜頭香~~
    玧智氣場也很強大啊哈哈哈哈
    她可是有槍呢😂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10/19 19:31 回覆

  • 芝麻
  • 閔先森你竟然拿弟弟的棒棒糖當作道歉禮物!!!!!!!你會不會太超過了一點ww(雞米表示我真可憐TAT(x
    喔喔到香港然後遇到愛麗!!!(我愛喵喵( ̄▽ ̄)9
  • 閔玧其:心意比較重要 反正他沒糖吃不會怎樣😎😂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10/19 19:33 回覆

  • Han - 함
  • 為什麼雞米的棒棒糖在閔先生的包裡咧ㄎㄎ
    話說阿米這樣什麼都不知道.....有點危險呢><
  •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糖會在他包裡唷~(推卸
    阿米以後會什麼都懂的(嘆息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10/19 19:34 回覆

  • Heung Yi King
  • 糖糖不要因為米米跟泰泰吵架>< 這句話要說多少次
    泰泰也要想想哥哥為什麼擔心><
    然後糖雞味道隱約出現了,不要讓所有人傷心才是重點!!!
  • 吵架是一個過程~
    其實我沒有刻意糖雞耶哈哈哈哈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10/26 16: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