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面對另外兩個室友的打呼聲,其實田柾國一直都睡不著,因此窗外的蟲鳴顯得特別聒噪,就連柔和皎潔的月光也顯得刺眼。
下午朴智旻問的話,一直在他心頭盤旋,像是在天空盤旋的鳥。
“我很好奇你沒有上課的時候,都去了哪裡?”
朴智旻的聲音很輕、很溫柔,像羽毛撫過肌膚那樣,很舒服,跟金泰亨那種低沉的聲線不一樣。
但田柾國不敢享受他的聲音,也不會說自己除了社團之外,還去執行任務了。
對,他是有任務在身的人,因為他是大家都懼怕的……死神。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被選為死神,但他在好幾世以前就是了,那一天的情形也記不太得了。
死神就像一個職位,被選上的人可能是個孩子、老人,有男有女,可能是貧窮的人或富商,一旦成為死神後,他們會擁有一些比較特別的能力,像田柾國自己,就有進入別人夢境或窺視別人夢境的能力,但他完全不知道這個能力的好處在哪裡。
經過輪迴轉世,長相、身世背景都會改變,但死神的職位會一直跟著那個人。
如果說不想當死神了,想回歸一般人的生活呢?田柾國也不知道方法,所以在那之前,他一直都會是。
他用中指和拇指拿著手機,僅靠食指滑動螢幕,而螢幕亮度被調到最暗,可那光線還是照亮他的臉龐,他盯著被打在記事本裡的諸多名字,有些已經被打勾了,但更多的都還沒被做記號,包含“朴智旻”這三個字,朴智旻也是他必須帶走的任務之一。
記事本的第一個名字只有兩個字:“方燁。”
那是田柾國帶走的第一個靈魂。
他不是很清楚祂的來歷,只知道祂是一個戰死在戰場上的軍人,可能生活在二次大戰期間,當他看到祂的時候,祂就佇立在長滿雜草的路旁,也就是祂的墓碑旁邊,手裡拿著一把長槍,威風凜凜的。
祂的臉龐英挺帥氣,不太愛說話,軍綠色的軍服上都是榮耀的血跡,田柾國想著,保家衛國的祂,也許今生也還是個軍人,只是可能不再經歷戰亂了。
“沈靜安。”
祂是一名文學作家,總是隨身攜帶著自己的作品,田柾國在帶走祂之前曾經跟祂借來看了下,發現祂筆下文字和樣貌有些落差,雖然樣貌普通,但文字間卻流露出不平凡的氣息,祂寫的不是愛情,而是悲憤的思鄉情懷。
還有,祂是差不多生活在1900年代的人,比方燁出生的還要早上許多。
“石苹梅。”
祂是一名平凡的村婦,出生、長大、接受家裡安排而結婚生子,到老都在田裡做事,皮膚充滿皺紋及斑點,一雙手也結滿老繭。
田柾國接到要帶走祂的命令時,祂還沒過世,但祂是在睡夢中離世的,這種死亡方式,是最安詳的。
“莫華。”
那是那個畫室的女人,也是他帶走的……不知道第幾個靈魂。
死神有很多個,需要被引領的靈魂有更多個,祂們來自各個時代、各個國家、各種職業與不同性別,也有不同種族。
比起看見嬰兒出生,田柾國看得更多的是人在死亡那一刻的面貌,還有祂們在人世間遊蕩的無處可歸……。
想了這麼多,他最終嘆了氣,而當天空露出魚肚白之際,才終於入睡。
夢裡他身處一室黑暗,可他也不慌,就只是站在原地期待天明,但說完全不怕是不可能的。
他聽過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一個少女每天都會夢到被一個男人追殺,她每次都拼命逃跑,在男人快要抓到她的那一刻就會醒來,她受不了了,因為再也不想過著睡眠品質不好的日子,所以這一次故意給男人抓了,然後她再也沒醒來。
田柾國猜想著,也許他也會這樣永遠待在黑暗裡,但要是那樣,他就再也看不到最愛的爸媽和哥哥,也無法在朴智旻需要幫忙時伸出援手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