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沒有課,朴智旻就會到畫室去,他不會打擾女人,而女人也不會打擾他,只是自顧自地唱著歌,最多就是起身來到朴智旻身旁,瞧著他筆下的自己。
祂的神韻躍然於紙上,美人是很容易畫的,但祂的瘋癲卻是極難表達的,畫紙上的祂,眼神彷彿會讓人墜落似的,每一筆一畫,都是細膩描摹,在那之前,朴智旻已經揉掉許多紙張。
“什麼時候會畫好?”女人輕聲詢問,倒也不是催促,只是出自好奇。
「大概再三天吧?這事急不得的,慢工出細活。」朴智旻沒有抬眼看祂,因為正在處理服裝上的細節。
“等你完成之後,能夠把畫送給我嗎?”女人倚在窗邊,回頭輕輕開口要求,而他點了頭,微笑答應。
朴智旻覺得在畫室的時間過得很快,好像才剛坐下畫畫,但不一會兒就已經夕陽西下。
帶著尚未完成的作品離去,女人和他約好了,在他完成這畫之前,都會在這裡等他。
而朴智旻啞然失笑,因為祂不是一直都在那裡嗎?
剛下課的金泰亨就站在樓梯口,夕陽將他的膚色襯托得更為健康,也把他的影子拉的細長,就落在他身後的階梯上,一起一落的,他一邊滑手機一邊等待朴智旻下樓,一聽見來人的腳步聲,他馬上抬頭和他Say hello。
「我跟你說!我知道那個學生是誰了!」金泰亨一把勾住朴智旻的肩膀,向他炫耀自己有當偵探的資質,因為他已經查出不少資料了!「他是視覺媒體系的,叫崔連準!是大一的學弟!他喜歡待在圖書館裡!」
他已經當跟蹤狂幾天了,他發現崔連準都會在假日搭上一個小時的公車返家,其他時候跟他們一樣,住在宿舍裡。
「哦?」縱使兩個人默契再好,還是有無法馬上理解的時候,而朴智旻愣了一秒才反應過來。「那我們去看看他?」
他自然而然地靠在金泰亨的臂彎裡,任由他這樣攬著自己往圖書館走去。
「然後我還查了一下這裡以前的街景圖,大概五十年前,這裡是熱鬧的街區,畫室那裡剛好是一棟青樓。」金泰亨從零碎的資訊裡推敲出更詳細的,因為他有著追根究底的精神,雖然讀書考試的時候他總秉持著一知半解的信念。
「這麼剛好?」朴智旻抬頭看著他,忽然覺得這個角度似乎太過曖昧,於是馬上掙脫他的臂膀。
「叫我神探。」金泰亨一臉自信,倒是沒察覺他的離開是因為感到尷尬。
「你可以再改名字,變成金夏洛克。」朴智旻用鬥嘴來減輕自己心裡的彆扭,甚至還出手輕打金泰亨的手臂。
「不要,我覺得“朴智旻的助聽器”滿好的。」金泰亨否認他的提議,因為他很喜歡現在這個名稱。
兩個人一邊鬥嘴一邊走往圖書館大門,而在朴智旻離開畫室不久,有人也打開畫室未上鎖的門,走了進去,坐在那張貌似還留有朴智旻體溫的椅子上。
他穿的一身黑,和朴智旻與金泰亨的明亮穿著有著很大的差異,與他帶著笑意的臉龐也有極大的落差。
將一袋麥當勞隨意放在一旁的課桌上,少年拿出薯條和漢堡便吃了起來,當然大杯可樂也是必須的,然而大概是夕陽完全沒入地平線的那一刻,他終於吃飽喝足。
「出來吧!莫華小姐。」他向空無一人的畫室喊著,語氣不疾不徐,但女人並沒有出現在他面前,讓他又喊了一次。「那麼怕我嗎?」
畫室的女人叫莫華,一個像極了現代小說中的主角名字。
少年在心裡倒數了十秒,在秒數歸零的那一個時間,祂終於出現。
“你是誰?”女人雖然站在窗邊,離少年有些距離,可祂的眼神仍是害怕而且顫抖的。
「我是……,」少年笑道。「帶祢去投胎的人。」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