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朴智旻!」
聽見浴室傳來金泰亨的大叫,正在用筆電看電影的朴智旻嚇得連忙把耳機摘下,還以為室友在浴室發生什麼事了。
但聽他這個呼喚,八成是有什麼事要他幫忙。
「幹嘛啦!」他從書桌前起身來到浴室門前,有種想直接打開浴室門的衝動,但他並不是很想看金泰亨的裸體,因為他沒有這種癖好。
「我的沐浴乳沒了啦!」金泰亨大喊著,瞥見角落三角架上的其他瓶沐浴乳,就想伸手去拿。
反正朴智旻的沐浴乳味道滿香的,借來用一次沒關係!
而他的動作彷彿被外面的朴智旻給看見了,後者隔著一扇門,大聲制止。「你不要用我的!也不要用田柾國的!」
心裡哀怨著對方小氣,金泰亨索性坐到馬桶上,想趁機醞釀一下然後解放生理需求。「那你幫我買,我先蹲個廁所,等你回來再洗。」
「好啦!」
就這樣,朴智旻穿上外套、帶上錢包與手機便出門了,而田柾國在整理好床鋪後就說有事要出去,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去哪裡?”少女依然站在角落,彷彿隨時都在等他打開房門,好與他聊天似的。
畢竟能看到祂的人已經很少,願意和祂說話的更少,所以祂還挺珍惜朴智旻的。
「買沐浴乳。」朴智旻回答了句便往樓梯方向走去,經過轉角要下樓時,他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不過很快就想起了。
大叔不在那裡。
但大叔去哪裡也不關他的事,也許祂去交朋友了也不一定,五樓有個用功讀書,結果在大考前心臟病發身亡的學姐;一樓也有個執著於學生品行的老教官。
超市就在學校附近,走路五分鐘就會到了,朴智旻快速地替金泰亨挑了一罐薰衣草沐浴乳,又順道買了三瓶可樂,想說晚點可以慶祝一下新室友的到來。
拎著一袋東西往校門口走去,他突然停下腳步,因為看見那個樓梯轉角的大叔跟在一個背著大背包的男大生後面,不是很遠,也不會太近的距離。
祂是不是想抓交替?
這是朴智旻第一個想法,基於好奇和保護那個學生為由,所以他跟在大叔身後。
有很多靈體會跟在衰弱的人身後,等待時候伺機而動,可能不是抓交替,但一定會將那個人帶往陰間。
朴智旻一路跟著他們到公車站牌,那裡人很多,而大叔就擠在看不到祂的人們中間,和其他人貼緊緊的。
公車來來去去的,而學生一邊滑手機,一邊注意自己要搭的公車來了沒,大約十分鐘吧!那班他要搭的公車終於亮著燈號靠站,同時朴智旻口袋響起金泰亨的催促。
「你是買到哪裡去啦?我都洗出來了。」金泰亨上半身穿一件寬大T恤,下半身只著一條內褲,倚著書桌,吊兒啷噹地講著電話。
「我要回去了。」朴智旻蹙眉回答,忽然驚覺哪裡不對勁,不顧現在身處公車站就對他大吼。「金泰亨你偷洗我的沐浴乳!」
而金泰亨把電話拿得離耳朵遠了點,沒形象地挖著鼻孔。「才不是呢!我洗那位田……田什麼?反正我洗新室友的沐浴乳啦!」
他不知道那個新室友叫什麼名字,因為他回到房間的時候,對方早就出去了,只聽朴智旻提過一次他的名字。
不過他的沐浴乳味道還挺棒的,是甜甜的果香!
「人家剛來,你就對人家幹這種事。」朴智旻一臉無奈,看見學生上車了後,連忙跟著他後面的大叔上車並刷了卡。「呀,你先出門,搭256號公車,然後等我電話。」
「要幹嘛?!喂?喂!」金泰亨只聽見電話被掛斷的聲音,不知道這朋友又發什麼神經,只得聽他的話,抓了鑰匙和手機就要出門。
然而在開門的那一刻,他想起一件事,一件會影響他人生的大事。
差點他就忘記穿褲子了!那樣被當成變態好像不太好!
這時候已經晚上快八點了,已經過了下課下班的尖峰時段,所以公車上的座位還有滿多的,學生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而大叔就坐在他身旁。
朴智旻為了不驚擾大叔,所以坐在最後一排,從背後默默看著祂和他。
學生除了滑手機,有時候也會望著窗外,或是玻璃上映著的自己,但不論怎樣,他的表情看起來都是憂傷的。
對啊!人在被靈體帶走以前,都會呈現運勢低迷的狀態!
公車經過一站又一站,行經的路線已經從市區進入郊區了,朴智旻另外發現一件事,那就是乘客上車之後都會很剛好地避開學生旁的位置,不知道是因為單純的不想跟陌生人一起坐,還是大叔坐在那裡的關係?
大叔臉上表情沒有太多變化,但祂偶爾會對學生露出可以說是慈祥的笑容,就像爸爸看著兒子那樣。
距離上車到現在也快過了一小時了,朴智旻開始感到焦慮。
這學生哪時候要下車?到底為什麼自己要那麼衝動地跟著上車?萬一沒有末班車可以搭那該怎麼辦?露宿街頭?舖紙板蓋報紙躺在路邊……好可憐啊!
「前方到站……。」車上響起機器女聲,學生終於伸手按了下車鈴,鈴聲在這安靜的車上顯得有些突兀。
而朴智旻見他的動作,確認下車站是哪裡後,也趕快給金泰亨發了訊息,然後匆匆忙忙地跟著下車。
確認乘客都下去後,公車開走了,朴智旻發現這裡其實滿偏僻的,雖然有路燈的光線,但四周都是沒有什麼稻子的水田,這裡住宅不多,而那些房子零零散散地匯聚成一個小村落。
不知道那個學生住在哪一間?
走在柏油路上,旁邊的水田映著學生的倒影和天上那輪明月,學生身後很遠的後方是朴智旻,兩人中間依然是大叔。
細碎的腳步聲在背後響起,朴智旻覺得這裡不只有他和學生,一定還有第三個人!
他正想著要怎麼反擊,那人就已經先出手拍了他的肩膀,當他心跳跳到不行,想拿沐浴乳砸對方的同時,他也看清楚對方的臉了。
「金泰亨!」朴智旻是沒用沐浴乳砸他,倒是不斷打他的手臂,發出啪啪的聲響。
原來金泰亨從下車後就發現不遠處的朴智旻身影了,所以一直跟著他,就像蟬、螳螂與黃雀之間關係那樣。
「幹嘛呢?你叫我來的啊!」金泰亨一臉委屈,被叫來這裡還莫名其妙被打,嗚!他好可憐!
朴智旻指著前方,要他看著手指的方向。「那個大叔跟那個同學,好像是父子?」
而金泰亨瞇眼看著前方,除了一個背著背包看起來像大學生的人之外,哪有什麼大叔?啊!一定是又看到靈體了吧?
他將視線拉回朴智旻身上,一邊捏著朴智旻的臉,一邊咬牙切齒地笑道。「……我看不見那個“大叔”!」
「噢,對。」朴智旻突然想起這個事實,因為他經常忘記金泰亨看不見祂們,但儘管如此,金泰亨卻是少數能接受自己有陰陽眼的朋友,而且對於他的視野總是感到好奇。
學生走過幾個路口、彎了幾個轉角,到一間民宅前才停下,並從背包側口袋拿出鑰匙開門,而大叔就站在他身後。
朴智旻不敢走得離他們太近,只好躲在另一戶人家牆邊觀察著,依稀能聽見迎面吹來的風裡有著學生開口的話語。
「爸、媽,我回來了。」他開了門進屋,然後轉身關上,大叔就這麼被關在外頭,只由那麼一瞬間的縫隙,窺見屋子內的狀況。
祂的心很酸,本該是整齊溫暖的房子,變得凌亂且失了溫度,這個家在沒有祂之後,宛如崩塌了一般。
「……你爸不在了。」女主人的聲音傳出。
朴智旻撞了撞金泰亨的手肘,因為聽不清那句話的內容是什麼,只知道有人講話。
「她說:“你爸不在了。”」金泰亨擔任起朴智旻的助聽器,他決定了,等等就把LINE的名稱換成「朴智旻的助聽器」。
「我知道。」學生說道。
大叔就站在家門前,從窗戶縫隙中看著自己的妻小,最是熟悉的房子,卻無法進入。
朴智旻對於這種事情沒有很清楚,但倒是聽過這種說法,每一戶人家都有門神或地基主在守護,祂們不會讓靈體進去的,即便是曾經住在這間屋子的人也一樣。
「你可以轉播一下你的視野嗎?」金泰亨看著沒有東西的門前,開始覺得無聊。
「大叔現在沒辦法進去他家。」朴智旻因為跟金泰亨講話而分心,再次看向剛才的位置時,大叔已經不在那裡。「大叔不見了啦!」
他責怪金泰亨讓自己分心,卻赫見大叔出現在金泰亨後方,還對自己做著鬼臉。
“我就知道你看得到我!”
「我看不到祢!」朴智旻大叫著背過他,覺得靈體還做鬼臉,真是……!
而大叔一眨眼就跑到他面前,一臉誠懇。“我只是想知道我兒子跟我老婆過得好不好。”
「我怎麼會知道!」朴智旻緊閉著眼,不想答應祂的要求,然而當他睜眼時,大叔又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金泰亨的臉。
「呀!大叔!大叔!」朴智旻朝空氣中大叫,四處張望也沒看見大叔在哪裡。
他才不要幫祂確認祂老婆跟兒子過得如何啦!祂可以自己看的,不是嗎!
「大叔不見了哦?」金泰亨笑問,也跟著張望了下,想看看能不能被他看到些什麼。
「對啊!」朴智旻微微嘆氣,這大叔就這樣把請求丟給他,也不管自己答不答應,然後他看著手中袋子裡早已退冰的可樂,這才意識到現在可能很晚了。「現在幾點了?」
姑且不論是不是能夠在晚點名前回到宿舍好了,要是他們「今晚」沒辦法回到宿舍怎麼辦?!
「快十點了,這裡這麼偏僻……我看一下末班車什麼時候來。」金泰亨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然後查詢公車時刻表,約莫一分鐘後,他大叫著抓起朴智旻的手就跑。「再五分鐘車就來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