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戴面具了,」朴智旻將與金泰亨初次見面時的面具收進抽屜深處,接著轉身看他。「只要戴上美瞳及眼鏡就好,但原本的你還是最好看的,無須改變。」
因為他明白金泰亨還是害怕自己的與眾不同,可他的特別卻是美麗的。
朴智旻離開義大利的這天天氣很好,天空也很藍,藍的很均勻,幾乎沒有白雲干擾,對於第一次踏出城堡、走出森林,金泰亨的心情既期待又害怕。
他今天沒有穿著一貫的白色,而是穿上朴智旻替他買的櫻紅格子襯衫及黑色的細帶吊帶褲和黑色貝雷帽,看起來沒有初見面時的陰鬱氣質,而是像個活潑的大男孩。
外面世界的繽紛闖進他的視野,比起童年所看見的還要多采多姿,沿途景致雖美,但他都沒心情品味了。
朴智旻見他這樣,也不好開口說些什麼,只好和他一起望向後座窗外的風景,任由司機將他們載往機場,而金泰亨一路上都將他的手抓牢牢的。
若時光能夠停留,他想停留在夜晚,有朴智旻睡在身邊的夜裡。
一下計程車,金泰亨的視線所及的全是那些拖著行李箱的來往人群,不安的感覺就像螞蟻一樣,從四肢爬向全身。
他覺得大家都在看他!他們是不是在討論自己的不一樣?!
對他來說,上次來機場已經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這意味著他也很久沒跟人群有所接觸,為了尋求安全感,他緊挨在朴智旻身邊,跟著他走進機場大廳。
他的緊張,朴智旻是感受的到的,所以他拿下自己頭上的毛帽,並把金泰亨的貝雷帽脫去,將自己的戴到他頭上,也把那些白色髮絲一併藏了進去。
朴智旻一頭剛補染過的粉紅髮色露了出來,在人群中變得顯眼,同時他也猶豫著是否該陪著金泰亨回去後再獨自返回韓國,還是就……?
「我陪……,」一秒之間,他下了決定,卻被金泰亨伸手抵住唇而打斷。
後者能夠猜出他的意思,所以望著他的眼,肯定地說道。「我要在這裡,看著你坐的那架飛機起飛。」
然後他要坐在這個能夠看見玻璃窗外的位置,戴著耳機聽著兩個人都喜歡的音樂,看著手機裡所有有朴智旻的相片,懷念這這陣子相處的所有事情,等想得夠了,再搭車回去,接著在家等候他平安到達的消息。
「別曬太多太陽。」朴智旻明知道他很固執,但還是忍不住叮嚀。
他眼中的金泰亨就像無法獨自生活的孩子,非常需要自己,但他卻不小心忘了,在遇到他之前,金泰亨都是自己生活的。
金泰亨說過,因為不想跟其他人不一樣,所以白天穿著長袖長褲也要出去澆花,他可以曝曬些許的陽光,但不會選擇正中午。
幾小時後,飛機起飛了,意味著朴智旻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心裡有種少了什麼的感覺,大概是一半的心也被帶回韓國了吧!可是他並不知道,朴智旻也把自己一半的心給留在義大利了。
金泰亨並沒有像剛剛自己打算的那樣坐在大廳,而是步出這裡,任由外頭陽光曬的全身暖洋洋的,望著久違的藍天白雲、望著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群,克制著所有不安與寂寞,然後才伸手招了台計程車回到那片森林。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