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出生以來,他的世界就是安安靜靜的,聲響都離他很遠,彷彿隔了水一般,所以他不懂得何謂人群的嘈雜、何謂黃鶯出谷的美妙,當然也就不懂閔玧其做的每個BEAT和曲子有多麼激烈、平靜、憂鬱和婉轉,抑或介於這些之間。
閔玧其一手緊緊牽著鄭號錫,一手提著他的一箱行李,來到長途客運站等候抵達的客運。
這裡過往的人潮來來去去的,他護著他,不讓人潮推擠到。
“會不會餓?我去買東西給你吃。”閔玧其比著手語道。
因為知道鄭號錫聽不見,所以每次他要外出,閔玧其必定陪同,但這次鄭號錫可是要回家啊,他該用什麼身份陪他回去?於是遲疑產生了,一向只會用力衝撞的他,畏懼了,所以現在只能選擇目送鄭號錫上客運。
“不餓。”鄭號錫輕輕搖頭,對他露出淺而甜的笑容。
其實他有點餓,但是他不想閔玧其離開自己一秒,所以撒了點謊。
「16點25分,往光州的旅客請持票上車。」廣播傳來,而閔玧其指著這班準時的客運,跟鄭號錫說:該上車了。
提著行李,後者跟著其他人一起排隊,然後魚貫上車,在找到自己的位置後坐下,拉開窗簾,隔著玻璃窗和底下的戀人比手畫腳的溝通著。
“一定要路上小心喔!”閔玧其仰首,眼裡充滿擔憂。
畢竟鄭號錫跟一般人不一樣,所以總是什麼都擔心,恨不得能把他綁在褲頭上。
“放心吧!在認識你之前,我也過得好好的。”鄭號錫笑答。
只是少了聲音,他覺得自己跟別人沒有不一樣。
“到了傳訊息給我。”閔玧其就是喜歡他的淡然,喜歡他那種樂觀的樣子,或許是上天奪走他的聽力,覺得愧對於他,於是給他豁達的心胸。
“好。”鄭號錫點頭,並提醒著。“記得吃飯。”
“好好照顧自己,兩天後我會在這裡接你。”眼見就要發車,閔玧其趕緊把話比完,然後兩個人隔著車窗不斷的揮手,直到看不見彼此。
掏出手機並插上耳機,他的耳邊播放著的是鄭號錫自己做的曲子,用模糊的聽力做成的曲子。
這是他聽過,最動聽的旋律。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