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碩珍》

電話響起,他發現是沒顯示號碼的來電,但猶豫一會兒後還是接起了。
「喂,您好。」即使不知道對方是誰,他還是使用了敬語。
而對方劈頭就問。「哥,我沒錢,可以借我嗎?」
聽見這不怎麼尊重的語氣,他下意識的反問對方身份。「你是誰?」
「你不知道我是誰嗎?」對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呃…閔玧其?啊不對,你是田柾國?」金碩珍細細的猜測對方的身份。
但是…據他所知,成員們還沒有人淪落到需要向人借錢周轉的地步。
「…你要確定我是誰才可以。」對方的語氣參雜了一絲不耐煩。
「金南俊?鄭號錫?朴智旻?金泰亨?」金碩珍乾脆把所有的名字都猜過一輪,而且是隨便猜猜的那種。
那人索性大叫了。「…哥!是我!」
「田柾國?」
一聽金碩珍說出了個名字,他馬上開口。「對,你可以借我…,」
而金碩珍馬上打斷他的話。「你別騙了,那小子明明有錢的很,哪可能跟我借錢!」
想騙Worldwide handsome的他的錢,門都沒有!

《閔玧其》

正當作曲到一半,桌上手機亮起的螢幕奪去他的視線,是沒見過的號碼。
是私生飯嗎?反正剛好想歇一下,於是他也就接起了。
「喂,您好,這裡是○○生活商城,請問是閔玧其先生嗎?」
一聽這種老套的詐騙說詞,他嘴角浮現一抹戲謔的笑容的坦承自己身份。「是。」
「您昨日訂購的熊本熊睡衣數量因為內部人員疏失而不小心輸入成十件,每個月都會從您的帳戶強制扣款,必須到ATM操作解除這個分期付款的功能,不然會收到十件哦!」對方用甜美的聲音說道,但其實這前後說法讓閔玧其覺得哪裡怪怪的。
可能是他不懂詐騙集團的內部程序吧!
「沒關係,十件都給我吧!」他回答。
反正十件睡衣他可以輪流穿。
只聽見對方愣了愣,彷彿在思考怎麼拐騙比較好。「啊…是一百件呢!這個金額有點龐大喔!」
「一百件也沒關係。」他馬上回答。「我付得起。」
聽見這個回覆,電話立刻被掛斷了。「……。」
「嘖,掛電話了呢。」閔玧其一臉可惜。
工作中突如其來的樂趣,嘖!他還想再多逗逗對方的說。

《鄭號錫》

外頭正飄著小雨,而練習中的休息時間,他只戴了頂鴨舌帽就外出買咖啡。
手捧著熱咖啡,在這微涼的天氣裡他可以感受到屬於自己的小確幸。
回公司的路上,正要彎進右邊的路時,迎面走來的一位老伯突然喊住了他。「年輕人!」
他停下腳步看向對方,發現老伯身上的衣服有些破舊而且單薄。「請問有什麼事嗎?」
「可以借我一萬五嗎?我想搭車去找我女兒,但是沒錢…。」
「哦!好啊!」他欣然答應,馬上就從錢包裡掏出對方所說的金額,連同手裡的熱咖啡都給了老伯。
抱著助人後的快樂心情回到練習室,朴智旻立刻給他看了一則新聞。「哥,聽說這個詐欺犯最近出沒在我們公司附近耶!不要被騙了。」
「嗯?我看看。」他拿過弟弟的手機,上面照片上的人根本跟他剛剛遇見的老伯一模一樣!
「哥,你不是說去買咖啡嗎?咖啡呢?」朴智旻看著哥哥變得詭異的臉色,大概猜到了什麼。「你不會被騙了?!」
鄭號錫打算一笑置之。「就當作…花錢消災吧!」

《金南俊》

一個人坐在公園裡的長椅上,戴著耳機聽著西洋歌曲,他閉眼感受著這片刻的寧靜,靜靜的等待靈感自腦子深處被製造出來。
但突然的叫喚卻突破那重重音符,傳進他的耳朵裡。「先生!先生!」
他睜眼看向聲音來源,發現左側站了位只有在電視劇裡才會看到的裝扮的人,於是摘下耳機。「您是在叫我嗎?」
那位看起來像是算命師的人一襲長袍,露出有些詭異的笑容。「是的,我看您氣宇不凡,眉宇間流露著英氣,將來應當是位大人物。」
「啊!謝謝!」金南俊睜大眼睛,連忙向對方道謝,但仍然不清楚他向自己說這些的動機為何。
那人話鋒一轉,蹙起眉頭。「可是…,」
「可是?」
「您印堂發黑,恐怕近日內有劫難逃,我可以幫您施行法術與佩戴這些飾品,躲過這場劫難。」
金南俊看著他手裡可能要價不斐的東西,微微點頭。
原來這才是對方真正的用意。
「不用了,謝謝。」即使知道他正行騙,金南俊還是禮貌性的道謝,然後起身走人,落下一句淡淡的話。「別再騙人了。」

《朴智旻》

和金碩珍一起出來吃飯,正在等待餐點來的時間,他忙著自拍,而這時忽然手機跳出一條訊息。
“智旻,我媽媽生病要開刀,可以借我錢嗎?”
“匯到這個帳戶:#@&*○%$¥※×€₩£÷?!。”
是金碩珍傳來的訊息。
朴智旻一愣,看向對面的人。
這哥哥坐在他面前,用通訊軟體跟他借錢?
「哥,你媽生病嗎?」他開口詢問,還一副偷偷摸摸的樣子。
金碩珍抬頭,對於弟弟突如其來的問題蹙眉回答。「嗯?她身體好的很呢!別詛咒我媽!」
而朴智旻仍然執著。「哥你是不是不好意思當面說啊?不過要借錢應該找玧其哥或南俊哥才是啊?」
「你到底為什麼覺得我要跟你借錢?」金碩珍忍住想大聲他的情緒,咬牙切齒的。
「這個啊!你看。」朴智旻給他看了對話紀錄,才發現原來是自己帳號被盜。
但要不是金碩珍就坐他面前,恐怕他已經上當受騙。
手裡的手機也傳來訊息,金碩珍訝異了聲,隨後噗哧出來。「喔?你也被盜帳號囉!」
上頭訊息寫著:
Big Hit朴智旻:“哥,我爸車禍了要緊急開刀,能跟你周轉一下嗎?”

《金泰亨》

聽說他們演唱會的門票很難搶,於是他手癢的也想加入這場搶票大戰,結果當然是泰泰新手敗給了眾多搶票的老鳥阿米,他一張也買不到。
然後他又想看看到底一張票可以被哄抬到多高的價格,也辦了各種帳號潛入各個換票賣票的社團裡。
滑著滑鼠看著螢幕,他忍不住開始碎念。
「哇*!一張搖滾區的門票要賣三十萬韓幣?原價也才二十萬四千啊!」
「這是黃牛票吧?」
「這麼貴,真的有人要買嗎?」
「咦?!還真的有人要買?」
摸了摸下巴,他坐著兩腳椅的動起歪腦筋。「那我也可以當黃牛嗎?」
但最後他還是放棄了,並且在那留言處鍵入幾個字再按下ENTER:當黃牛會遭天譴!
哼,賣這麼貴,乾脆去搶比較快!

《田柾國》

正在房裡敷著面膜,朴智旻忽然聽見客廳傳來一聲大叫。
「啊!!!誰這時候打電話來啦!」
他走出房門一看,原來是忙內打遊戲正要破關時被來電給打斷,因此破關失敗了。
田柾國接起電話,而電話那裡傳來了孩子呼救的聲音。「爸!我被人綁架了!他們一直打我!快拿錢過來啊!」
「…,」一聽,田柾國露出無言又好笑的表情。
「怎麼了?」朴智旻也納悶對方到底說了什麼,怎麼會讓可愛的忙內露出那種臉?
「我當爸爸了?」田柾國忍住聲音裡的笑意,卻忍不住臉上表情,然後臉色一變的朝話筒怒吼。「你打電話給你媽吧!你爸沒錢!」
接著,朴智旻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