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河堤開滿了白色的彼岸花,形似百合,風一陣一陣的很涼爽。
「都這個時候了還要給我作曲。」閔玧其拿著寫上旋律的白紙道,貼在額前的髮絲隨風飄著,聲音有些飄渺的感覺。
田柾國靠在他肩膀上,將他手裡的打火機丟進了河裡,看著它被那血紅給吞噬。「南俊哥還幫他補了歌詞。」
打火機這種東西…不要也罷。
閔玧其轉頭看著他的側臉,精緻的可以,而田柾國靜靜地望著水面。
在一起的時候就是離別的開始,離別後也是再相見的倒數,七個人的相遇向來就是一個羈絆,一定要一起走。
田柾國輕輕地哼著歌,是《Butterfly》的旋律,閔玧其好像看見了破蛹而出的蝴蝶。
「來了。」金南俊領著他們等待許久的人,沿著坡度往下走來,他嘴裡仍然含著棒棒糖,頭上也還是那頂黑色鴨舌帽。
他領著的人,是好久不見的金碩珍。
朴智旻跑了過來,對著他的臉又摸又叫的。「哇!我們碩珍哥還是那麼帥啊!」
就像第一次見面一樣,他還是覺得他最帥,而且是最有擔當的大哥。
「等很久了對嗎?」金碩珍看著每個人,聲音竟然有些發抖。
隔了幾十年不見,他以為他會被忘記,又或是他已經模糊了記憶中的每張臉孔。
鄭號錫拍了拍他的肩,臉上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沒關係,等再久都沒關係。」
「歌做好了,讓柾國唱給你聽。」閔玧其也拍了拍他的肩。
一聽,田柾國馬上開口唱著,整個河堤都是他悠揚而舒服的歌聲。
金南俊示意著底下那個小小的身影。「去叫泰亨吧!」
金泰亨自己坐在更下面的水邊,赤著腳浸在水裡,還摘下旁邊孟仁草的莖放進嘴裡咬著。
金南俊拍了拍他的背。「你看誰來了。」
「碩珍哥…?」他回頭,臉瞬間皺在一塊,泫然欲泣的樣子。「我在這裡等的好無聊!」
朴智旻出手敲了他的腦袋。「你再亂說話試試!」
「朴智旻!你只大我幾個月喔!」金泰亨起身回擊,就像當時那個愛玩的他一樣。
你說時間能改變一個人嗎?也許可以,但也可能讓一個人更加的逃避現實。
金泰亨就是這樣,他想當永無島的彼得潘,好吧,用他的話來形容,他是長不大的火星王子。
但人總是要成長的。
最後一道關卡正要開始,周遭忽然出現了一座巨大的迷宮將他們給各自分開了,迷宮代表著那些困住他們的、不堪的、甚至是不成熟的經歷,只有放下才能夠走出來。
每個人的回憶都各自浮現在腦海中,唯有接受過去不堪的自己及那些傷害才能找到路出去。
整個天空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如夢似幻的紫色,沒多久,一個接著一個的出來了,只剩金泰亨。
他驚慌地抓著鐵網,如受困鳥籠的鳥。「哥!救我出去!」
閔玧其望著他,語氣冷靜,該來的還是躲不掉。「你得自己走出來。」
「不能丟下我!」金泰亨紅了眼眶,焦急地尋找著出口。「一定要等我!」
「會的,等你一起走。」鄭號錫微笑。
金泰亨不斷地走錯路、被鐵網劃破手臂及衣服,他垂頭喪氣的坐在地上,抬頭卻看見六個人都在等他。
沒有誰會拋棄誰,縱使一個一個離開,幾十年後還是又碰在了一塊,就像要圓當時未滿的友誼。
朴智旻笑眼彎彎的。「加油!」
他站起身,繼續的撞牆、跌倒又爬起,最後終於找到了出口,才發現其實出口就在不遠處,只是繞了一大圈。
迷宮外的世界是很大的跑道,就像機場跑道一樣,走著走著,他們跑了起來,終於能夠真正沒有阻礙的奔跑。
一隻有著湛藍色翅膀蝴蝶伴隨著他們翩翩起舞,他們就像毛毛蟲蛻變成蝴蝶,現在有了屬於自己的翅膀能夠展翅飛翔。
「我們下輩子要再一次相遇,然後當一輩子的好兄弟,」金泰亨邊跑邊道,前方的六道背影使他安心。「這一次誰都不准丟下誰。」
金南俊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還要再同年同月同日生跟死嗎?」
「不了。」他笑道然後回頭,一架橘色的飛機飛過上空。
青春,是由無憂無愁變得學會接受這個世界的殘忍及現實的心境轉變;是用徬徨的心去探索並闖蕩廣大未知世界的過程,也是美麗與不安並存的一個時期。
奔跑在人生前半段最美的不是夢想,而是一起追夢的人,漫步在人生後半段最美的不是經歷,而是一起回憶的人。
他們都曾在青春裡徬徨,失去了迷失了夢想。
他們最美麗的年華如花般,曾大哭也曾大笑。
花盛開同時也會凋零,但是年華卻永無止盡。
再見了,
他們的青春、
他們的花樣年華。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