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著身孕的閔玧其最近很容易嘴饞,常常想吃東西,但過去的他,是為了活才吃的。
「號錫,我好想吃高麗菜。」他斜躺在椅子上,有一下沒一下的鉤著給孩子的毛線衣。
自從懷孕後他就越來越懶了,這毛線衣織了大半個月也才織了一隻袖子。
「這裡又沒有高麗菜,你叫我去哪裡生?」鄭號錫一臉:你瘋了嗎?的表情。
「你這個國王看來做的很是囂張?」閔玧其一個眼神,讓他打了個寒顫。
為了疼妻,其實是不想被冠上家暴的罪名,雖然身為國王的鄭號錫只好出發去森林裡找看看有沒有野生的。「我這就去森林找找看。」
而且當時民間的觀念認為拒絕孕婦所渴望的食物是危險的事,他更不得不從了。
「嗯,」閔玧其應了聲,又補了一句。「路上小心。」
只是鄭號錫從早找到晚,什麼都沒找到,最多只挖到一條紅蘿蔔,而且還不怎麼大。
哪裡有國王做的這麼可憐的啦?
就在心灰意冷之際,他瞥見不遠處菜園裡長了一整排的飽滿高麗菜!
噢!天啊!這王國竟然有人有種高麗菜!
但一抬頭…。
「這不是魔頭金老巫的城堡跟菜園嗎?!」整棟粉紅到極致的城堡映入眼簾,鄭號錫喃喃道。
這金老巫最痛恨別人動他的糧食,被抓到格殺勿論啊!就算他是國王,恐怕也難辭其咎…。
「可是…少一顆應該不會發現吧…?」他內心的惡魔與天使正在打架,而最後惡魔打趴了天使。
高麗菜就這麼少了一顆。
回到家,鄭號錫把這高麗菜交代大廚一部分做成高麗菜乾,一部分跟紅蘿蔔一起炒了,剩下的一部分保存了起來。
看著閔玧其吃的津津有味的笑容,他也感到幸福。

金老巫很快就發現高麗菜少了一顆,因為他每天都在確認高麗菜的數量。
「是誰偷走了我的菜啊!」他震怒,瞪向一旁的人。「南俊你有沒有看到!」
而金南俊縮在一旁。
偷菜賊偷菜的時候,他剛好在修理被自己弄壞的項圈。
金老巫簡直氣炸了,但他又無法對金南俊下手。
因為金南俊雖然是他豢養的一隻…受詛咒而從人變成怪物的怪物,可是一直以來都是他在陪伴自己。
「偷菜賊一定還會再來的,我們守株待兔就好。」金南俊顫抖著提議。
猶記上回有隻雞偷吃了剛發芽的菜苗,金碩珍便把牠煮了。
啊!金老巫本名叫金碩珍。
那個年代沒有監視器,於是當晚兩人就在門邊看顧著菜園,剛好鄭號錫又要去偷高麗菜,被他逮個正著。
「被我抓到了吧!偷菜賊!」金碩珍大喊,一張俊美的臉孔因為暴怒而扭曲。
鄭號錫馬上跪地求饒,尖叫著。「啊啊!!!!!宇宙無敵帥的碩珍老巫,求您大人有大量的放了我吧!」
「就算你說我帥,也改變不了你偷菜的事實!」金碩珍哼哼道,腦中浮現上千個凌虐的方法。
該是下油鍋炸呢?還是一片一片的刀剮之刑?
「我還有皇后跟未出世的孩子要養啊!全國百姓也要依靠我的治理啊!」鄭號錫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未出世的孩子?」金碩珍忽然有了想法,奪人最愛便是最殘忍的手段。「那就用你們的孩子抵這兩顆高麗菜吧!」
金南俊覺得有些傻眼。
用一個公主還是王子抵…兩顆高麗菜…?
「什麼!」鄭號錫心都涼了,這下回去會被閔玧其打死的!
「不得反抗!」金碩珍以這王國權利及年紀最大的巫師之名,做了決定。

果不其然,閔玧其知道後火冒三丈,不准鄭號錫碰他直到生產為止,雖然是自己的孩子,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但對方是巫師,他…無能為力。
生下孩子的那天,鄭號錫計畫帶著兩人一同逃離這裡,雖然拋棄一個王國很不負責任,但為了妻、子,他願意當一個叛徒。
無奈金碩珍早已發現他們的計畫,乘坐在長有翅膀的怪物背上擋住他們的去路。
他落地之姿可謂帥氣,而怪物在接觸到地面的那一刻也變成人的樣子,就是金南俊。
「把孩子交出來!」金碩珍伸手就要搶。
而鄭號錫擋在抱著孩子的閔玧其前。「不!我不依!」
閔玧其終於開口。「不過就是兩顆高麗菜,我的雞米尼怎麼可能只值兩顆高麗菜!」
是的,這誕生下來的小王子就叫雞米尼。
「但你們偷菜是事實!」金碩珍強行抱過那軟嫩的嬰兒緊抱著,乘坐在金南俊背上揚長而去。「從今天開始,這叫雞米尼的孩子就是我跟南俊的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們再生一個吧!以後雞米尼回來了,也有弟弟或妹妹不是?」鄭號錫故作開朗。
從那之後雞米尼一直被金碩珍當女孩養著,甚至留了一頭髮質超好的長髮,超長的髮,還有個外號叫長髮公主。
但在十二歲時,他被金碩珍給關到森林裡一座只有窗,連門和樓梯都沒有的高塔。
沒有別的原因,只是因為金碩珍不想自己跟金南俊做那檔事被人偷窺還不斷問東問西的。
「啊…好無聊。」雞米尼每天在高塔裡什麼事都做不了,因此和啁啾的鳥兒練就了一副好嗓子。
也只有鳥兒能夠跟他說話。
啊!還有一隻金南俊送的變色龍,也會變成人。
變色龍說他叫田柾國,也是一個美男子。
雞米尼的世界就只有金碩珍、金南俊、鳥跟變色龍田柾國。
而金碩珍每天都會給雞米尼送飯菜,一方面避免他餓死,一方面是因為他做了太多菜,自己和金南俊吃不完。
每到這時候,他就會在塔下大喊。「雞米尼、雞米尼,放下你的長髮,讓我爬上去。」
雞米尼就會坐在窗邊放下他的長髮,金碩珍再順著那長髮攀爬而上。

這天有個身穿華服的少年在因緣際會下來到這座雞米尼被關著的森林,他被雞米尼高亢且美妙的歌聲所吸引而來到塔下。
「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唱歌?」他問,並且為雞米尼的臉孔給深深吸引。
哇!好像糯米糕感覺好好吃!
田柾國以變色龍的樣子,站在窗口往下看。
嗯…此人的眼神就好像他看到蟲子一樣的垂涎。
按照童話的走向,雞米尼應該要對金泰亨一見鍾情,但沒有,這截至目前的人生中他只看過金碩珍及金南俊,這個人對他而言超級無敵陌生。
見他不說話,少年才想到要自我介紹。「金泰亨,我叫金泰亨。」
他是鄰國的王子,非常喜歡到處趴趴走,靜不下來。
「我可以每天來聽你唱歌嗎?可愛的…公主?」金泰亨有點遲疑對方的性別。
「我是王子!王子啦!跟你一樣有那裡!」雞米尼大喊。
雖然…他是小辣椒,但他相信小辣椒會有長大的一天的。
「好好好,那可以請問你的芳…大名嗎?」
「雞米尼。」
「我可以每天來聽你唱歌嗎?」
「好啊!」
在兩人一問一答間,田柾國早就爬離雞米尼身上,以人形掛在他背後。
金泰亨的眼神聚焦在雞米尼背後那個陰森臉孔。「…你背後那是背後靈嗎?」
這麼一說,雞米尼打了個冷顫。
「我是變色龍田柾國,你不用理我沒關係。」田柾國把頭探出更多,然後默默的隱形在背景中。
金泰亨覺得有點驚悚,但雞米尼其實已經習以為常。
從那天起金泰亨每天都來塔下聽他唱歌,為他的歌聲沉醉,甚至帶來薩克斯風一起伴奏,也告訴他,外面的世界有多美好多吸引人。
這天他有些遲到,剛好看見來送點心的金碩珍是如何上塔的。
「原來可以這樣爬上去啊!就想說沒有門怎麼上去呢!」他忽然開竅了,露出奸詐的笑容。
金碩珍走後,他依樣畫葫蘆的在底下大喊。「雞米尼、雞米尼,放下你的長髮,讓我爬上去。」
果然,雞米尼放下他的長髮,讓他抓著上去了。
之後他就都用這個方式和雞米尼在塔裡近、距、離幽會,看的田柾國心理不是滋味又不能怎樣。

每當金泰亨不在,雞米尼就會一邊用他帶來的絲線織成梯子,一邊唱歌,因為他們正計畫要逃出這座高塔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田柾國則是懶洋洋的躺在他床上,床上都是雞米尼的味道。
其實他覺得雞米尼就算被關在塔裡好像也很快樂,忽然一個念頭,他從床上坐起,很認真的看著坐在眼前的人,直盯著他單眼皮的單純眼睛。「你喜歡金泰亨嗎?」
雞米尼笑彎了眼,毫不考慮。「我好像比較喜歡你。」
這話讓田柾國放下心了,正當他要開口時底下傳來了金碩珍的聲音,他馬上把梯子藏到床下,變回一隻變色龍的樣子。
雞米尼乖乖吃著金碩珍送來的點心,開口問道。「為什麼拉你起來好難,拉別人就很容易?」
此話一出,田柾國只覺得他真的是傻瓜到極致。
「有別人來過?!」金碩珍臉色一沉,正想動用巫術看看偷闖進這裡的人是誰時,底下傳來了金泰亨呼喚的聲音。
「雞米尼、雞米尼,放下你的長髮讓我爬上去!」
田柾國心都涼了,聽說要是惹金碩珍生氣,後果不堪設想。
「給我讓他上來,我倒要看看是哪個白目仔勾引的!」後者下了命令,語氣裡有不容拒絕的威嚴。
雞米尼從沒看過金碩珍這麼惱怒的樣子,嚇都嚇壞了,聽話的放下長髮。
「啊…事跡敗露了…,」金泰亨準備翻過窗欄便看見裡面多了個陌生人,從對方的表情他也知道是誰。是這王國裡最惡名昭彰的巫師啊!看了看底下荊棘叢生的灌木叢,他手心沁汗,傻笑著慢慢往下滑。「照理說,我應該是要摔下去然後被荊棘刺瞎吧?噢!可是我不想被刺瞎…。」
「我要剪了你的頭髮把你丟到荒郊野外自生自滅!」金碩珍拿過剪刀就剪掉雞米尼那頭亮麗長髮,但金泰亨早就滑至地面,絲毫沒受傷的逃命去了。
而田柾國也變成人形,拿過床底下那織到一半的梯子要雞米尼趕快爬下去,自己則是用變色龍的樣子攀附在他背上,在快到地面時又變成那精壯的少年跳了下來,接住比較起來較為柔弱的雞米尼。
金碩珍氣急敗壞的看著兩人,但也下不去。
「放他們自由吧!生氣會變醜喔!」金南俊用怪物的樣子出現在窗外,接走他,朝遠方飛去。
田柾國輕笑,把雞米尼抱的更緊了,緊到雞米尼可以聽到他的心跳。「我也喜歡你。」
說完,他低頭輕吻了雞米尼的唇,一陣輕煙後,兩人變成了兩隻變色龍。
現在,兩隻變色龍要來繁衍後代了。

文章標籤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