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候,一個人在房間裡乖乖折衣服的田柾國聽見門把響起聲音,雖然他不用抬頭就知道是誰,但還是抬頭了。「哥,你回來啦?」
「嗯。」閔玧其應了聲,脫下襯衫剩裡頭的白T,將其丟在床上。
比較起住在貨櫃屋的另外四人,閔田兩人住的是旅館房間。
開設旅館的是個日本人,看兩人年紀輕又沒有人管便收留下來,條件是必須幫忙打掃旅館。
剛才閔玧其就是去打掃了。
「哥,趕快洗澡然後休息吧!」田柾國道。
因為今天他有事才讓閔玧其去了,不然平常是兩個人一起打掃的。
至於是什麼事,閔玧其沒問,也許和家人有關。
看著他進去,田柾國拿起床上的襯衫抱進懷裡,深深的嗅著屬於他的味道才拿到洗衣籃。
等閔玧其洗澡出來,他已經睡著。
「怎麼不蓋被子。」閔玧其看著身上只著一件單薄衣物的弟弟,伸手幫他蓋好。
他這個弟弟長的很精緻,就是個性悲觀。照理來說他應該是小說或電視裡那種憂鬱美少年,但反倒成為被霸凌的對象。
畢竟現實是現實,不是小說那種按著想像走的美好故事。
“救我…。”瑟縮在巷底的少年虛弱的呼救著,全身佈滿傷痕,都是鈍器重擊所造成的。
走進巷底看見他的閔玧其不想被扯上這種事情,正想調頭走掉。
不料少年突然抱住他的腿。“求求你了…不然請你一刀殺了我吧…。”
他不屑的甩開然後蹲下來拍著他的臉,動作輕蔑。“人的生命很可貴的,如果可以,我也想死。”
雖然這話有點矛盾,但他還是選擇每天渾渾噩噩的過生活,有時候很厭倦這樣的自己,卻還是苟且活著。
少年一雙好看的眼眸不停閃爍,閔玧其在他眼中看不見任何求生意志。
到底是多麼的絕望才會這樣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沒有地方可以收留你。”他淡淡道。
因為連他自己都居無定所。
“來我這兒吧!”
聲音響起,閔玧其抬頭發現是學校隔壁班那個全年級第一名的金南俊。
相較之下他好心多了,他檢查了少年的傷勢,小心翼翼背起他往住處走去,很奇怪的是閔玧其也跟去了,明明他們互不相識。
這就是第一次相遇,此後他們便走在一塊。
金南俊是一個很認真很善良的人,比起金碩珍而言似乎更像大哥。
忽然床邊矮櫃上的手機震了震發出亮光,打斷了閔玧其的思緒,他因為好奇而拿起來看。
“哥,今天你來醫院了對吧?爸說他很想你。”
田柾國動了動,睜開了眼,看來這覺他睡的並不是很安穩。
「哦…?還沒睡啊…?」他的聲音有著很特別的磁性,帶著黏稠的性感。
「要睡了。」閔玧其將手機放了回去,躺到他旁邊。
許久,他還是能感覺到身旁的人並未入睡,於是開口。「…為什麼不繼續畫畫?」
這時候很適合深夜談話,夜深人靜的,只不過他們談論的話題有可能導致失眠。
聽到這個問題田柾國才想起來,雖然住在一起,可閔玧其對於自己的一切可以說是很陌生的,但他也不想多加闡述。「因為…被撕碎的獎狀…的作品名字,叫全家福。」
閔玧其陷入了思緒裡,等回過神來時,旁邊的人已經睡著。
「哥…!」田柾國夢囈著,眉頭深鎖。
不知道他夢到什麼。
對於田柾國的過去,閔玧其不想多問,只知道他是一個翹家少年,而他的家人從來沒找過他。
「我在,好好睡吧!」他撫著田柾國的眉頭,最後躺在他身旁,關了燈然後入睡。

-

寫完時間:2016/6/22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