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南俊的告誡金碩珍並沒有放在心上,當晚他只是出來買個東西就被人堵到暗巷。
他大聲道,但聲音卻在發抖,像一隻防衛又害怕的狗。「我可以報警的!」
「你竟敢阻撓我們討債,沒長眼啊!」對方推了他一下,挺痛的。
「你們拿刀拿棍就是不對!」他忍不住回嘴。
從小嬌生慣養的他沒有反擊能力,只能看著球棒高高舉起然後落下,奇怪的是他沒有感到疼痛。
原來是有人幫他擋下了,木棒對上球棒,應聲斷裂。
金南俊將斷裂的兩截丟到一旁,拿出一個信封。「泰亨他爸欠你們的錢在這裡!請別再找他們兩個的麻煩了!」
「還真是講義氣,不過…孩子,你會發現義氣是不能吃的。」對方不屑一笑,拿了錢就離去。
金南俊拉起跌坐在地的金碩珍,看著他俊秀的臉龐多了瘀青。「沒事吧?」
「…沒事。」他搖頭,只是被踹了幾腳打了幾拳,應當不至於內出血。「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已經很晚了,這個時間點還在外頭的應該都不是什麼乖孩子。
「我在附近的加油站打工。」金南俊看見他手臂的擦傷,領著他來到自己的住處。
還好他下班剛好經過這裡,否則隔天頭條應該會寫著富二代陳屍暗巷。
「哇!鐵皮屋啊!」金碩珍望著眼前位在空地上的鐵皮屋,屋子就像電視裡那些貧困人們居住的一樣。
但環境雖然雜亂卻又亂中有序。
「嗯,我就住這裡。」金南俊看向不遠處的公寓中還亮著的一間,接著開了自己的門。
那是一個放滿書的屋子,甚至很多都是原文書,但都貼了條碼,表示是借來的。
再看到那些獎狀,金碩珍才明白他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只是沒有好的環境能栽培。
也證明了金泰亨說的IQ148,所言不假。
忽然他看到了一張證書,驚呼。「多益900分?!」
「我很喜歡讀書。」金南俊不以為意的道,然後從冰箱拿出了罐裝飲料,又拿來了優碘和棉花棒。「泰亨他們的功課很多都是我教的,我們說好要一起考上大學。」
「天才啊…。」金碩珍忍不住讚嘆,對他刮目相看了。
「我不是天才,只是喜歡讀書又有運氣罷了。」金南俊解釋。
他不是很喜歡被稱作天才,但閔玧其就很喜歡這樣被稱呼,但他也確實有音樂方面的天賦。
沒有話題了,金碩珍坐在床上四處張望,覺得安靜的有些窒息。
想起早上和剛才的情形,他想問為什麼金泰亨的爸爸欠的債是金南俊還,又不知道從何問起。「你…泰亨…?」
金南俊懂了他的意思,幫他消毒的手頓了頓,似乎在思考怎麼回答
「如果不好解釋,不用說也沒關係的。」他連忙擺手。
金南俊笑了笑。「我幫他家還債,不然他…壓力太大了。」
金碩珍睜大眼睛。
壓力太大?他覺得金泰亨挺快樂的啊?
「在加油站打工怎麼夠還?」他又問。
就算不吃不喝說不定都不夠了,還要生活費、學費,怎麼可能夠?
金南俊微微一笑,拉出臉上的酒窩。「所以我兼了很多份工,不過快還完了,到時候就會比較輕鬆。」
還真的是很講義氣的一個人,金碩珍默默在心裡比了個讚。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出於保護朋友的立場,金南俊道。

-

寫完時間:2016/1/11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