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爾說:「青春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時間。」
青春不僅是花朵的笑靨、蓬勃的精力、誘人的烏髮,它還包含著耕耘、探索與拼搏。
正值青春時交往的朋友及那段日子,那會成為你一輩子最重要的回憶之一,也是影響人生最重要的轉捩點。

「少爺,我送您去上課吧!」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打開了豪宅大門,準備開車送金碩珍到學校。
他們少爺長的好看,功課又好,還考上一流的大學,將來一定會是優秀的人才!說不定還會是大人物!
「張叔,我可以自己去啦!我有駕照了。」金碩珍微微一笑,晃著手中的車鑰匙。「我長大了,而且又不是第一次去學校。」
「那請路上小心。」張叔笑著目送他離去,臉上的笑容充滿父愛。
金碩珍是他從小帶到大的,因為他沒有結婚也就沒有小孩,一生都奉獻給金碩珍家了,那時候就開始照顧的嬰兒碩珍好像他自己的孩子一樣。
相信他們少爺會有光明的未來及大好前程的!

懷著期待的心情,金碩珍往新學校的方向行駛。
他的大學生活會像想像中一樣多采多姿吧!也一定會比之前更順遂!
「啊!」他忽然尖叫,因為一個少年慌張的從巷子衝出來,他差點就反應不及撞上。
而少年跌坐在地,驚慌的看著後面追殺的人,扭頭想拔腿狂奔。
看了看後方的人馬起碼有十人,雖然不想多管閒事,但金碩珍還是油門一踩,將車子擋在他和那群人之間,搖下副駕駛座的車窗。「上來吧!」
沒有任何猶豫,少年馬上上了車,也不管讓他上車的是誰。
金碩珍踩了油門,車子揚長而去。
「哇!新車耶!這是你的嗎?」少年東看看西看看的,像個不曾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剛才的驚恐表情早已蕩然無存。
因為車子裡有一股皮革的氣味,還有芳香劑的味道。
他的鼻子可是很靈的!
金碩珍對於他的行為有些厭惡,但出於平常的教養,他還是微笑。「嗯,我爸爸送的禮物。」
少年睜大眼睛,有那麼一瞬間金碩珍看見了他的單純,一種沒有雜質的單純。「哇啊!好有錢啊!富二代!」他興奮的拍了他的手臂,力道有些疼。「欸,我叫金泰亨!我們交個朋友吧!有緣嘛!」
「金碩珍。」金碩珍看了他一眼,繼續專心開車,沒打算理他。
沒有回答就表示答應了!
金泰亨握著拳頭擺出武打動作。「你這樣是跟那些人結下梁子囉!不過你放心,南俊哥會解決他們的!」
他們南俊哥可厲害了,IQ148外,還是一個超有智慧的人!
但金碩珍可不想認識金泰亨的朋友,有多厲害他也不想知道。
「前面左轉啊!」而金泰亨已經把他當自己朋友般的指揮。
這該說是他沒有心機容易相信人,還是說他沒有水準?
金碩珍在心裡不屑一笑,方向盤一打,這才發現金泰亨跟他的目的地應該是一樣的。
不過…這樣的不良少年也能考到一流的大學?
「為什麼和他們扯上關係?」基於禮貌,金碩珍問了一個比較現實的問題。
為什麼一個才十幾歲的少年會遭到追砍?應該是混混之類的吧?
「說出來也不怕你笑,」金泰亨枕著雙臂,一臉不在乎。「我爸欠他們錢。」
這話一出,金碩珍更決定不想與他們扯上關係了。

-

寫完時間:2015/11/5

-

昨天看了花郎第二集,第一次看韓劇看到哭的,我把眼淚獻給光洙了QQ
是說...泰泰長髮也好看吶~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