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那個地方,朴智旻又繼續著遇見閔玧其前的生活,打工、吃飯、睡覺,一切都過的單純。
說不想念是不可能的,只是跟咖啡豆相處他好像更快樂。
「Shit!」閔玧其不耐煩的摘下耳機,螢幕上的曲子已經延宕了許久,依然是不到一分鐘的半曲子,索性拿起桌上那買來的超商咖啡喝了一口。
剛入口的褐色液體苦澀的讓他皺眉。
心煩意亂的時候他習慣喝杯咖啡來釐清思緒,但自己泡的味道總是不對,外面買的也難喝。
他把咖啡給倒了,整個人倒在床上望著天花板。
那旁邊的枕頭還帶著些許朴智旻的味道,而今天是朴智旻離家出走的一個禮拜後。
他得承認他想念朴智旻的一切,包含食物、包含咖啡,甚至是他的笑容、他的身體還有他的貼心。
那天他跑出去時,身上只有一件單薄的衣服,連個外套也沒帶,外頭那麼冷還下雪,不知道有沒有冷著…?
「哎西!」閔玧其把枕頭砸到地上。
是他自己跑出去的!著涼了也是他的事!
幾秒後他又把枕頭撿回來抱在懷裡。
可是沒有朴智旻的咖啡,他什麼事也做不了…。
原來他對朴智旻已經有了依賴了嗎?這好像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房裡安靜得嚇人,靜的能夠聽見牆上掛鐘秒針走動的聲音。
掛鐘是朴智旻掛的,是一隻雞的造型。
閔玧其起身,將鐘拿在手裡想砸碎,最後只能無奈的扯了扯嘴角,用長了薄繭的手指撫著鐘面。
他忽然發現朴智旻好像很久沒有笑過了,自從那天之後。
心裡不安,他是該把他找回來。
可笑的是,他連他住在哪裡都不知道,連電話號碼也沒留下。
閔玧其抓起床上丟著的外套,唯一能想到的地方就是首爾咖啡廳,再找不到的話,他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