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南俊下班後就到幼稚園接兒子果果,卻看到他在門口嚎啕大哭。
他哄著兒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果果怎麼啦?」
是不是不適應剛開學的第一天?還是被人欺負了?可是他明明交代錫糖夫夫那兩個孩子好好照顧果果啊?
「他今天被女生碰啦!好多女生都說他好可愛。」雞米跑過來說道,背上的書包跟著步伐一上一下的。
這語氣帶著一點嫉妒。
沒錯,錫糖的孩子就是雞米和泰泰。
金南俊寵溺的捏著果果的臉。「這樣很好啊!我們果果這麼惹人喜歡。」
如果他爸,也就是自己可以像兒子這麼有異性緣就好了。
「果果不要女生!果果要雞米尼!」果果大喊,聲音帶著哭腔,緊緊拽著雞米胖胖的手。
「雞米尼不是你叫的啊!你要叫他哥哥才對。」金南俊糾正他的稱呼。
而果果依然故我,不放手就是不放手。「不管!我就要雞米尼!」
一旁的泰泰終於講話了。「那我呢?」
他覺得自己被冷落了。
正當金南俊以為這孩子會不高興時,果果開口了,簡直比他老爸還有前途。「果果要雞米尼也要泰泰!就是不要女生!」
金南俊扶額,看來這孩子沒有另外兩個陪伴是不可能回家的。「這樣好了,你們陪果果回家吧?等等再送你們回去好不好?」
兩個孩子正準備點頭,迎面就一個人朝這裡狂奔過來。
那人不是誰,正是孩子的爸─鄭號錫。
「雞米尼!泰泰!」鄭號錫一手一個的將孩子抱起,朝金南俊喊了聲。「呀!你拐小孩啊?」
後者實在不忍說,他家果果也是可愛的,沒必要拐別人的。「號錫哥啊!你這兩個孩子借我吧!不然我兒子不回家。」
「我們跟你一起回家啊!碩珍哥正在煮飯吧?好久沒吃了。」
「好啊!」
但鄭號錫忘了,家裡那個懶的跟石頭一樣的閔玧其今天正好心血來潮的煮飯了,還叫他不要帶孩子在外頭遛達太久。
當鄭號錫父子三人吃飽要離開後,果果拉著雞米的手,大哭著。「嗚!不要!人家要跟雞米尼還有泰泰一起睡!」
「為什麼我不是果果的哥哥!?」雞米也跟著哭喊。
鄭號錫傻眼的看著一切。
這些孩子們是得到父親們的真傳嗎?想當時南碩夫夫因為感情鬧家庭革命也是如此情景…。
還好他另一個兒子泰泰沒有跟著…不!泰泰這眼眶泛紅楚楚可憐的是怎樣啊!
「泰泰也要跟果果還有雞米尼一起…。」泰泰拉著鄭號錫的衣角,一副癟嘴要哭的樣子。
「夠了!你們明天不是還會在幼稚園見面嗎!搞的好像生離死別!」金南俊把兩人分開,好不容易才讓鄭號錫他們回家去。
金南俊淡淡的抹茶香盈繞著臥室,混合著金碩珍的些許茶香。
前者為了果果,想再拼個孩子。
「咱們兒子今天怎麼了?一雙眼睛都哭腫了…嗯啊!」金碩珍仰起脖子讓金南俊吻著,時不時的發出甜膩的聲音。「從來就…不知道他這麼愛哭。」
「雞米尼說他在學校異性緣很好,很多女生都說他很可愛然後摸他。」金南俊一邊在他的脖頸處留下痕跡,一邊在他的穴口擴張著,不禁欣羨起兒子。「如果我也這樣該有多好。」
金碩珍猛然推開他。「你都有我了還想幹嘛!那好啊!你的生理需求去找外面的野丫頭幫你解決吧!」
他生氣,但被挑起的情慾讓他發情了,茶香越發濃烈。
金南俊將他拉回床上,吃乾抹淨。
另一邊,回到家中的鄭號錫父子三人看見閔玧其坐在沙發上,一臉低沉。
「嗚!爹地好可怕…。」雞米抱著旁邊的泰泰,一起退到旁邊去,免得掃到颱風尾。
「你這是到哪裡去了?」閔玧其瞇眼看著那個大的,不用開口就知道他們去哪裡。「到碩珍哥他們家吃飯去了?不是說我要煮嗎?」
感受到他的怒氣,鄭號錫想解釋卻又礙於對方的強大氣場。「不,你聽我解釋啊!是果果…,」
閔玧其揪著他耳朵往臥室走去。「給我進來房間!」
不久後外頭的兩個孩子嗅到一陣咖啡和蘋果的香氣,咖啡味道屬於爹地閔玧其,蘋果則屬於爸比鄭號錫的。
當然還有一些聲音。
泰泰捂著雞米的耳朵到餐桌旁。「雞米尼有吃飽嗎?」
「好像沒有。」
於是兩個人合力解決了桌上所有的食物。
至於果果以後每當有女生靠近,他就會先被這對兄弟給帶走了。
因為在父親們的耳濡目染下,他們覺得女生是不能接近的。

-

原先的標題叫恐女症,後來一查還真有這個東西,也發現有些飯不喜歡果果被說成這樣,因為那是個病,所以我把標題改掉了哈哈
這禮拜日要去考照服員執照的筆試啊~希望我可以考過~
然後呢下禮拜就是大考+報告,這些文算是...「庫存」XD
萬聖節快樂哦各位~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