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閔玧其意外的醒的早,看妳睡的熟,他只是伸手蓋好妳身上的被子沒吵醒妳,但才剛走出房門妳手機就響了。
他眉頭一蹙的想掛了那電話,畢竟今天難得沒有行程,妳可以睡晚一些。
「手機。」妳揉著惺忪睡眼看著他,要他把手機交出來。
電話的那端是你們班的同學金在彬,在做報告時被分到同一組,他就是為此打給妳的。
「嗯,下午三點嗎?好。」
他說有些問題要問妳,當面問比較方便,於是約妳在學校見。
閔玧其站在門邊看著妳。「要出去?」
「對啊!」妳努力伸長手臂想拿掉到地上的長褲。
妳習慣穿一件長版上衣睡,這習慣改不掉。
他走了過來幫妳撿起。「出去要小心。」
「不跟我一起?你跟我們一組耶!」妳在被窩裡穿上褲子然後下床,雖然開了暖氣妳還是有些發抖。
「作曲。」他簡單的回答了兩個字。
等洗漱完回到房間,妳發現床上多了幾件衣服,不外乎他搭配的是圍巾、大衣、高領毛衣和內刷毛長褲。
“我去公司了,別穿的太暴露,感冒我可不想照顧妳。”這是他留的字條。
妳笑了笑,雖然衣櫃裡有比較性感的衣服,但實際上也很少穿,只是擺好看的。
寒風吹的妳直發抖,臉都快埋進圍巾裡面,看了看手機,已經17:12。
“我會晚點到。”
金在彬只LINE了妳這麼一句話,就讓妳等了兩小時。
「阿米?」
眼前出現一個人影,妳抬頭發現是金泰亨,他戴著口罩和眼鏡,看起來就像一般大學生,沒什麼喬裝。
「你怎麼會來?」妳有些訝異,以為他出去玩了。「這裡人多呢!」
難道不怕飯們認出來嗎?妳都怕被認出來是經紀人的說。
「沒什麼人認出來耶!」他笑道,兜緊了妳的圍巾。「妳在等人?」
其實他是因為去找朋友,坐公車準備回去時看見妳,便下了車過來。
妳點頭,搓了搓手。「嗯,等金在彬。」
「我陪妳吧!啊!妳等我一下。」說完,他往一旁的便利商店跑去,不久後拿著兩瓶熱奶茶回來。
他笑著將奶茶放在妳手心暖手,就這樣你們又等了半小時。
突然他抬頭問妳。「妳等多久了?」
怎麼覺得妳等很久了?
「嗯…我們約三點,但我兩點五十就到了,現在…17:31。」
「在這裡兩個多小時?!妳…,」他忽然看見了什麼,眼睛張大,一臉驚恐。「妳流鼻血了!」
妳吸了吸鼻子,伸手抹了一下。「喔!應該是太冷吧!」
難怪覺得哪裡怪怪的。
妳的無關緊要和他的慌張形成強烈對比,他慌張的摸出衛生紙幫妳止血,就在這時候金在彬來了。
「抱歉!」他看起來十分從容,臉上也沒有所謂的歉意。
可能平常他就是那種遲到成習慣的人。
「我們回家。」金泰亨拉起妳的手,臉色難看的瞪著他。「我們阿米太傻了,在這裡等了你快三小時還不知道要進去裡面避風,而你遲到這麼久,耍人嗎?」
說著他就要拉妳離開。
他現在很生氣,氣妳傻還氣他讓妳吹風!
金在彬好像聽不懂似的抓住妳的右手,阻止你們離去的腳步。「我們要討論報告。」
甚至他臉上還有無所謂的笑容。
金泰亨將他的手撥掉,把妳護在身後,表情明白寫著他現在很不高興,儘管這裡是人來人往的街上。「遲到就是你的錯,讓女生等了快三個小時更加不對!我記得我們這組還有我和玧其哥,你有問題不如找我們討論吧?還是,我們拆組?」
這個人做報告的風評向來就不是很好,不是拖時間就是幾乎不做事,若不是看他可憐,他才不會讓他進來。
看著他強硬的態度,金在彬終於收起笑容。「報告我想是沒問題的…。」
金泰亨的眼神傳達著:要是還有問題就自己解決!接著牽著妳離開。
他把妳的手放進自己大衣的口袋取暖,一邊唸著。「妳真的是蠢死了!知道現在幾度嗎!」
現在可是霸王級寒流來襲的日子!
在他身上妳看不見藝人的架子,剛剛他的態度讓妳擔心會不會被人看見而有什麼不好的話語。
見妳沒應聲,他停下腳步大叫。「呀!我在說話!」
「負17度啊!我在擔心剛剛會不會被人看見!」妳沒好氣的回答。
此時的天空開始飄雪,呼出的水氣早已成了白煙。
「怕什麼?沒人認出我們來。」他從背包裡拿出了傘,為妳擋雪。「那麼冷的天氣站在那裡兩小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妳!」
妳癟著嘴捂著肚子,一臉可憐樣。「餓了。」
知道妳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於是他無奈的搖頭。「…前面的餐館有妳喜歡的石鍋拌飯。」
他是不唸了,回去之後換其他成員開始輪流轟炸妳的耳朵一個晚上。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