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歡迎多多留言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轉載請留言取得同意,勿自行二改二傳

買了兩張座位緊鄰的車票,朴智旻和田柾國一前一後上了長途客運,剛坐下不久,車就準時地開了。
司機的廣播傳來,提醒乘客們必須繫上安全帶。
而朴智旻的頭倚著椅背微微左偏,望著前方的跑馬燈發呆著,他不是很喜歡看著窗外,因為有時候會看見那些在路上出車禍往生的靈魂,而那些多半都呈現著恐怖的模樣,儘管祂們很可憐,但他還是喜歡坐在靠走道的位置。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著朴智旻收拾行李的動作,金泰亨坐在他書桌前的椅子上,撐著臉露出委屈的表情。
「你好意思留我一個在這裡?不然你把我一起帶回釜山吧!」
留他,還有那些靈體們在這棟宿舍裡?雖然他看不見,但想到還是會害怕啊!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街道上人聲鼎沸的,充滿擁擠的人潮。
要不是因為家裡沒東西吃了,閔玧其才不願意出來街上買東西。
他跟隔壁那個整天以吃為樂趣的金碩珍才不一樣,金碩珍是為了吃而活,他是為了生存而吃。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起床!」金泰亨拿出大聲公,爬上上下舖的梯子,使出他根本沒有腹肌的腹肌力量朝還在床上的田柾國大喊。「起床啦!」
而朴智旻早就被他挖起來了,正在浴室刷牙洗臉,不過還在恍神的他,誤把洗面乳當成牙膏擠在牙刷上,送進嘴裡刷下去的那一刻,突兀的化學香味散發開來,他瞬間清醒了。
「唉西!」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躺在床上面對另外兩個室友的打呼聲,其實田柾國一直都睡不著,因此窗外的蟲鳴顯得特別聒噪,就連柔和皎潔的月光也顯得刺眼。
下午朴智旻問的話,一直在他心頭盤旋,像是在天空盤旋的鳥。
“我很好奇你沒有上課的時候,都去了哪裡?”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睜開眼睛時,朴智旻茫然看著最是熟悉的上下舖床板,耳朵傳來寂靜至極的嗡嗡聲,才想起來這裡是宿舍,不是方才所見的街道。
他抹了抹臉,深呼吸了下。
這應該已經不是夢了吧?那個陌生的地方應該不會再出現了吧?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好熱。」閔玧其抱怨了句,覺得自己只要再曬到一次陽光,就會像吸血鬼一樣在太陽下蒸發。
明明休假日可以在家睡到自然醒的,他一定是瘋了才會答應出來和金碩珍約會。
但是……偶爾曬曬太陽好像也不錯,眼前金碩珍的臉龐被陽光染上一層溫暖,如同他的人一樣。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兩旁佇立著的枯瘦路燈散發冷冽的光芒,朴智旻獨自走在無人的街道上,冷清的氛圍令他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回過神時就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了,他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可能是剛入夜、也可能是深夜,也有可能是清晨,但他看不見天空有任何一絲即將天明的跡象,所以猜測可能是半夜吧!
漫無目的地走著,他不清楚自己要走往何處,只是想試圖找個能稍微歇息的地方,最好是一間賣著宵夜的小店,再來上一碗熱豆漿。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旁邊從頭到尾都看著的金泰亨,難得都沒開口破壞氣氛或講出不得體的話。
咳!他也是會看場合的好嗎!但都不能講話讓他快憋死了!
他就默默地看著朴智旻和崔連準,及那位坐在自己對面、看不見的大叔,一邊喝著可可,喝完了再去點第二杯,然後配上一塊蛋糕,前前後後他總共喝了四杯可可、五塊蛋糕,其實甜食吃多了也是會膩的。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少了女人的畫室感覺有些空虛,不過朴智旻只要有空,還是會到那裡作畫,那裡就像他專屬的秘密基地,因為許多學生都會去另外的、更整齊的畫室,但他就愛這裡的傾頹。
可是,他也不知道女人去了哪裡。
也許祂去投胎了吧?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圖書館的自動門因為感應到人而打開,金泰亨刷了學生證進入館內,在座位區那些錯落的身影中找尋自己觀察已久的目標。
啊!找到了!
那個叫崔連準的學弟今天穿了一件藍灰色的簡單上衣,正在寫著什麼,稚嫩的臉龐流露認真的神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別哭了呀!不過是吃妳一顆糖果而已!」十歲的閔玧其看著旁邊因為糖果被自己搶走而嚎啕大哭的小女孩,他則是雙手插在口袋裡,露出毫無辦法的表情。「大不了,大不了我放學去買糖果還給妳嘛!」
因為這句話,所以他一放學就飛奔到附近雜貨店,口袋裡僅有的兩個銅板全買了她愛的草莓糖果,看著她終於笑了的表情,他也像吃了糖果一般,開心到像是要飛起來一樣。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快點……。”
飄渺的聲音傳來,朴智旻站在一片黑暗中,豎起耳朵辨識那不算太陌生的聲音。
“……要來不及了。”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只要沒有課,朴智旻就會到畫室去,他不會打擾女人,而女人也不會打擾他,只是自顧自地唱著歌,最多就是起身來到朴智旻身旁,瞧著他筆下的自己。
祂的神韻躍然於紙上,美人是很容易畫的,但祂的瘋癲卻是極難表達的,畫紙上的祂,眼神彷彿會讓人墜落似的,每一筆一畫,都是細膩描摹,在那之前,朴智旻已經揉掉許多紙張。
“什麼時候會畫好?”女人輕聲詢問,倒也不是催促,只是出自好奇。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左邊藥局領藥喔!」
「謝謝。」
剛領完藥單,少女撥了撥垂落胸前的波浪捲髮,轉身正要前往藥局領藥,卻發現身後有股視線盯著自己,那露在口罩外的眼睛有種熟悉感,愣了片刻,她才想起那戴著口罩的人是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