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了兩張座位緊鄰的車票,朴智旻和田柾國一前一後上了長途客運,剛坐下不久,車就準時地開了。
司機的廣播傳來,提醒乘客們必須繫上安全帶。
而朴智旻的頭倚著椅背微微左偏,望著前方的跑馬燈發呆著,他不是很喜歡看著窗外,因為有時候會看見那些在路上出車禍往生的靈魂,而那些多半都呈現著恐怖的模樣,儘管祂們很可憐,但他還是喜歡坐在靠走道的位置。
於是田柾國自然而然就坐在窗邊的位置上,外頭飛逝的景物從緩慢的民宅到上了高速公路後被速度抹開的綠,他忍不住用手機的縮時攝影錄下影片。
在高速公路上奔馳的客運很是安靜,乘客們不是補眠就是低頭滑手機,而朴智旻也在用手機,只不過他在偷拍身旁的田柾國。
因為他的側臉線條是那麼好看,一雙眼睛總是那麼明亮,即便在白天也能看見他眼裡的星星,就連嘴唇的線條也很完美。
他找尋著角度,卻忘了自己的動作越來越明顯,直到田柾國回頭了才匆忙轉移視線,隨手點開相簿,隨意點了張相片。
「呃……這是我家狗狗,」他連忙開啟話題,也不管突然開口是否突兀。「牠叫阿金。」
田柾國知道他在拍自己,卻也不戳破,嘴角揚起淡淡的笑容,靠近他並看著他手機裡的相片。「好可愛,我去你家的時候能跟牠玩嗎?」
那是一隻黃金獵犬,而牠看起來忠厚又可愛。
「……沒辦法。」聽見他的話,朴智旻深吸了氣,臉上的笑容是既尷尬又略顯悲痛的那種。「牠已經不在了,年紀大了。」
阿金是從他小時候就陪在身旁的寵物,但不僅僅是寵物,阿金對他而言更像是家人。
「對不起。」田柾國馬上道了歉,雖然那不是自己的錯。
「沒關係啦。」朴智旻覺得自己一開始就不該提起阿金,如果他點開的是自己拍的風景照,也許現在的氣氛不會變得如此低迷,可他想要找尋其他話題,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田柾國的視線被那隻在旁邊走道上、根本不該出現在這裡的黃金獵犬,倘若牠就是阿金,那麼……他忽然意識到牠就是那天替朴智旻避開車禍的那隻大型狗。
「你們感情很好吧?」田柾國問道。
就是因為感情好,所以阿金在死掉之後,還是跟在主人身邊,不離不棄。
「嗯!我們從小到大,都在一起玩。」朴智旻滑著其他自己與阿金的合照,或是更多的阿金獨照,心裡一陣唏噓。
雖然自己有陰陽眼,能看到靈魂,但他卻從來沒看過阿金,是不是阿金已經去投胎了?
「說不定你們還有緣分再見。」田柾國微微一笑。
那些被他們帶走的靈魂經過投胎轉世之後,有可能還會與前世認識的人相見,不論是以什麼關係。
雖然他根本不知道前因後果,也不知道阿金投胎以後是不是會和朴智旻相見,但這就像在哄失智症老人一樣,是善意的謊言。
客運在高速公路奔馳著,看見熟悉的路牌指示後,客運司機打了方向燈往交流道開去,下交流道後,沿途停靠了幾個較大的站。
朴智旻和田柾國一樣都在終點站下車,而在即將到站時,朴智旻的電話突然響起,鈴聲在安靜的空間顯得特別突兀。
「怎麼?我都還沒到家就開始想我?」朴智旻接起電話就是油條的樣子,因為對方是金泰亨,就算是這種輕浮的語氣也沒關係。
「朴智旻,」金泰亨難得連名帶姓的叫朴智旻,所以當下對方就察覺不對勁了,一顆心馬上被懸在上頭。
「怎麼了?」朴智旻變得嚴肅的神情讓田柾國也感覺哪裡不對,但他開口詢問只得到朴智旻希望自己先別講話的手勢。
「……你回來陪我!」金泰亨幾乎是大叫著回答,讓朴智旻一頭霧水。
「幹嘛?」朴智旻對他的行為感到不諒解。
都幾歲的人了,講話需要這樣毫無頭緒嗎?
「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解釋,但是我覺得只有你才能了解這裡的情況!」金泰亨的語氣依然匆忙,而朴智旻隱約能聽到他那裡傳來的吵鬧聲,像是在吵架那樣,而不是大街上的人聲喧嘩。
這時候客運也到站了,朴智旻的急忙下車和田柾國的從容形成對比。
「你看起來很緊張。」田柾國喊住前頭的他,儘管自己並沒有那麼關心。
「我……,」朴智旻回頭,下午的陽光灑落,加上迷茫的眼神,讓提著行李的他看起來像是電影宣傳海報那般唯美。
有那麼一刻,田柾國的心跳快了幾拍。
而朴智旻一時語塞了,他想再陪田柾國一段時間,直至他要搭的公車到來,一方面又掛念著金泰亨。
「泰亨有急事找我,我……下禮拜再回家吧!」朴智旻咬著下唇,最後還是選擇了好朋友,轉身就去後方轉運站內買了回程車票。
田柾國站在原地思索著,到底是該返家,還是跟著朴智旻回學校?
「媽,我這禮拜學校有事,不能回去了。」撥了電話給媽媽,他編了個謊言。
也許今天,手機記事本內的名字能夠少一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