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睛時,朴智旻茫然看著最是熟悉的上下舖床板,耳朵傳來寂靜至極的嗡嗡聲,才想起來這裡是宿舍,不是方才所見的街道。
他抹了抹臉,深呼吸了下。
這應該已經不是夢了吧?那個陌生的地方應該不會再出現了吧?
他轉頭看了下四周,大嬸和大叔祂們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這裡了,整個寢室只剩他和坐在床邊的田柾國,但就連田柾國什麼時候回來的,他也沒發現,連一點點聲響都沒察覺。
可朴智旻對於田柾國的回來不感到意外,一來,這也是田柾國的房間,所以他任何時候回來都很正常,第二是因為他覺得田柾國回來的時候,可能就是出現在自己夢中的那個時候。
這是他的直覺啦!也無從推論。
「看你好像很不舒服,就擅自給你買了止痛藥和感冒藥。」田柾國見他醒了,不等他開口便從書桌上拿了兩盒成藥和一個保溫杯遞給他,笑容似乎有些尷尬。
因為他怕朴智旻知道自己進入他的夢中解救他,而這是他絕對不能提起的秘密,就算拿美食誘惑都不行。
「頭痛而已,現在好很多了。」朴智旻爬了起來,伸手接過他的東西,對於別人對自己付出的關心,他很是感動,尤其是剛剛夢裡的情況,儘管只是夢,那也很窩心了。「不過……我很好奇你沒有上課的時候,都去了哪裡?」
他隨意一問,而這也是他和金泰亨都好奇的地方,因為田柾國看起來不像是會去不良場所的人。
但朴智旻覺得金泰亨看起來更像,特別是網咖那種電子遊樂場所。
「社團呀!」田柾國回答,眼底滑過一絲慌張,雖然他早就料到他們可能會問這個問題,但他還是不太擅長說謊,像是掩飾著什麼般地,拿過吉他。「我學了新的曲子,要不要聽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