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旁佇立著的枯瘦路燈散發冷冽的光芒,朴智旻獨自走在無人的街道上,冷清的氛圍令他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回過神時就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了,他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可能是剛入夜、也可能是深夜,也有可能是清晨,但他看不見天空有任何一絲即將天明的跡象,所以猜測可能是半夜吧!
漫無目的地走著,他不清楚自己要走往何處,只是想試圖找個能稍微歇息的地方,最好是一間賣著宵夜的小店,再來上一碗熱豆漿。
迎面而來的風裡夾帶著淡淡的燒焦味道,他抬頭找尋味道來源,還以為是那戶人家煮東西忘了關火或是烤肉烤過頭,卻發現前方有間商場,對外的窗戶正冒出陣陣濃煙,許多人在窗邊伸長了手求救著。
那是火災啊!
朴智旻想從口袋中拿出手機打電話向消防隊報案,卻驚覺手機不在身上。
他急忙地向前跑去,想看看有自己能幫上哪些忙,就算只救一個也是救!但當他抬頭望向那些人,才發現那哪是人?一個個都是被燒得焦黑的人形,正伸出骷髏般的手。
朴智旻被嚇得愣在原地,隨後一隻枯黑的手抓上自己右臂,刺鼻的味道竄入鼻間,他轉頭一看,一具焦屍正抓著自己!
「啊啊啊!放開我!」他發出尖叫並撥開它,但根本就甩不開,後面有越來越多的焦屍跟上來,就像電影裡的喪屍一樣!
那麼一瞬間,朴智旻想起自己在剛進入大學的時候。
學校有個人工湖,與其說那是湖,不如說是個水塘,水塘旁邊種植了幾棵垂柳,如果時候對了,看起來就像中國古畫一般美,也許還能來上一首詩詞。
那天他走在水塘旁的木棧步道上,只是經過而已,冰涼濕冷的感覺忽然透過褲腳傳來,他低頭一看,一隻蒼白的手緊抓住自己,就要往水裡拉。
祂的力量大得就要把自己拉入水中,他半個身體都在水裡了,是金泰亨剛好路過,跳進水裡救了他,還因此弄壞一支蘋果,啊,是兩支蘋果,他和金泰亨的手機都泡水故障了。
當兩個人濕淋淋地上岸後,金泰亨說他看不見那些靈體,只知道自己不能放手,而事後,朴智旻的腳踝出現了一圈瘀青,證明了祂是真的存在的。
如果金泰亨在,也許他的傻膽足以擊退這些焦屍,啊不對,說不定金泰亨也看不到它們……。
他從來就沒有遇過這種多對一的情形,拜託!誰來救救他啊!
朴智旻蹲在地上將自己縮到最小,就在覺得自己快要被一群焦屍生吞活剝的時候,他感到一股溫暖的感覺環繞著自己,並且嗅到一陣熟悉的香味,思索了一會兒,他才想起來味道的主人是誰。
「柾國……?」
為什麼田柾國會出現在這裡?他剛剛想的可都是金泰亨啊?
「不怕了哦!」田柾國拍了拍朴智旻的背,然後鬆開懷抱看著他,覺得受到驚嚇的他就像一隻小狗一樣極需安撫,而他自己的笑容非常明亮,和朴智旻的灰頭土臉形成對比。「它們都不見了。」
朴智旻抬頭望了望四周,果然什麼焦屍都沒看見了,只剩空蕩蕩的街道,而失火了的商場也不見濃煙竄出。
他驚恐的情緒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串疑惑。
為什麼田柾國會說出這些話?他也看到那些焦屍了嗎?他又是用什麼方式趕走它們的?
「去我家坐坐吧?」田柾國的話打斷他的諸多疑惑,他伸手拉起朴智旻,這才發現他被嚇得腿軟了。
露出有些好笑的表情蹲下身,他沒等朴智旻答應便一把背起他,朴智旻顯然又受到驚嚇了,雖然身體貼在田柾國結實的背上,但臉卻是怎樣也不肯貼著。
男性的尊嚴還是必須維護的。
「要抓好我哦!」田柾國提醒著背上的人,邁開步伐往前走去。
朴智旻也不知道田柾國說的他家在哪裡,就這麼任由他背著,然後在節奏一致的晃動下再度睡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