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邊藥局領藥喔!」
「謝謝。」
剛領完藥單,少女撥了撥垂落胸前的波浪捲髮,轉身正要前往藥局領藥,卻發現身後有股視線盯著自己,那露在口罩外的眼睛有種熟悉感,愣了片刻,她才想起那戴著口罩的人是誰。
金泰亨,也是她研究所的同學。
「你也來看醫生?」少女有些訝異他的出現,因為根本沒想到兩人會在這裡遇見。
「有些感冒。」金泰亨見她認出自己,遂拉下黑色口罩,而少女看不出他遇見自己是否是開心的。
不知道為什麼,她希望金泰亨遇到自己會是高興的,即便是一點點也好。
雖然說是有些感冒,但金泰亨的眼神是炙熱的,正打量她裙襬下那雙白滑的腿,思索摸起來的觸感是否比起之前更為柔嫩?
「金泰亨!」看診室傳來叫號的聲音,被點到名字的人進去了,幾分鐘後看診出來,他仍見少女在候診區。
是在等自己嗎?
金泰亨的眉毛微微挑起。
少女見他看著自己,那股視線帶來的騷動感讓她不禁下意識地夾緊雙腿。
前幾日,金泰亨在床上俯視自己的眼神就是這樣的,如此充滿情慾。
「我陪你回家吧?」她說,而她的話對金泰亨而言,就像大膽地再次邀請自己和她上床一樣。

 

電梯裡只有兩個正值年輕的男女性,光是呼吸也可能造成擦槍走火,少女緊抓著裙襬,想像著等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凌亂的床單、一對交疊且交纏的身體、充滿荷爾蒙的氣息與呻吟……。
「妳在想什麼?」金泰亨輕輕掃了她一眼,宛如羽毛一樣撫過少女全身肌膚。
而少女沒有回答,倒是攬住他的脖子就撞上他的唇,這裡是電梯,隨時都可能有人按了電梯,或是從監視器看見兩人的行為。
金泰亨加重力道吸吮著柔軟的唇瓣,這場性愛在兩人沒有開口邀約和答應的情況下就已經達成共識了。
少女忍不住張嘴,想要更多屬於金泰亨的氣息,小腹甚至往他下身的硬挺壓去,兩個人迫切地汲取對方的唾液,金泰亨按著她的肩膀,順手就將她的領子扯落右肩,一片雪白映入眼簾,讓人想在白色上頭留下一個清晰的記號。
電梯門終於開了,幸好沒人撞見這有些狼狽的一幕,兩人跌跌撞撞地出了這狹小的空間,快要無法假裝正經。
趁著少女彎腰脫去腳上的鞋,金泰亨從她背後伸手越過肩膀,捏了她右胸的柔軟,那是極富彈性的觸感,並揚起一抹笑容,為這場性愛揭開序幕。
要先洗澡嗎?不了,他只渴望用最快的速度脫光眼前女人身上的所有衣物,在她無暇的胴體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吻痕。
少女和金泰亨發生過幾次關係,在研究室、在旅館、在他家,所以她知道他的房間在哪裡,主動拉著他進房,然後慢條斯理地褪去身上的衣服,接著是裙子。
因為她也知道現在眼前的男人就像一隻獅子,等著吃掉她這隻……母獅子。
呵!她不可能是一隻清純小羊。
少女緩緩爬上床,那模樣像一隻貓步的貓,更展現出她姣好的S線身材,毫無贅肉。
她斜躺於床,伸出小舌舔著蔥白般的食指,宛如食指上沾了蜜糖一樣美味,然後她拉下左邊胸罩邊緣,讓凸起微微暴露在外,並點壓著那粉紅,忽快忽慢的速度讓她發出嘆息。
迷濛睜眼,她朝金泰亨勾了勾手,一舉一動盡是魅惑。
金泰亨再也受不了了,因為她挑逗的動作都宛如配上極具風情的拉丁音樂一樣,而她紫色胸罩下包裹著的雪白豐盈彷彿正等待人蹂躪。
他立刻脫去上衣,解開褲襠,而少女便趁那時候脫下他內褲,使其滑落地上,接著她張開小嘴含住那滿佈青筋的玉柱,不停吞吐著,連旁邊的囊袋也不放過。
吸吐了數次,好幾次就要頂到她的喉嚨,不過她技術很好,並沒有因此造成反胃的感覺,而她的小舌也靈活地在鈴口打轉。
金泰亨喉頭發出悶哼,雙手插進她髮間,將主導權拿回,控制她吞吐的速度越來越快,唾液因此從少女嘴角不停留下。
「快了……。」金泰亨感覺下身變得更加腫大,就快射了。
可少女卻忽然吐出他的硬挺,因為她不喜歡被射在嘴裡。
金泰亨知道這一點,爽感沒有延續下去倒是不怪她,反倒伸手撫過她的背脊,幾次之後便一次解開她的內衣,豐盈沒了束縛,顯得更加美好。
他跪在地上含住她的左邊乳首,左手則是揉捏著右乳,牙齒輕輕啃咬著,那會帶來如同螞蟻啃食的酥麻感。
果不其然,少女的嬌喘傳來,每一聲都刺激金泰亨的耳膜,增長他的慾望。
他左手撫過她細緻的腰間,然後往下拉開她紫色蕾絲底褲,才剛褪下便已看見絲質的地方已經濕透。
少女將他拉上床,讓他躺在床上,並跨過他雙腿,扶著他的硬挺對準穴口,緩緩坐下,進入的那一刻,淫糜的水聲傳來。
她能感覺小穴被熱熱的棒狀東西所填滿,而她想要更深、更快的感覺!
這個姿勢的主導權在女方身上,她前後搖了起來,乳房隨著她的頻率而晃動,而金泰亨也能充分欣賞她如此浪蕩的一面。
「啊啊……嗯……哈……好棒!好棒啊……!」
比起之前的,果真這個角度更能看見女性享受性愛時的表情。
金泰亨刻意頂了幾下,每下都往敏感處去,換得她更誘人的聲音,簡直就是情慾催化劑!
他試著將主導權再次拿回手上,在她即將高潮之際配合著加快速度,看著她因為高潮而痙攣的樣子,那是莫大的成就感。
接著他換了幾次姿勢,在她身上留下無數吻痕,讓她高潮不斷,自己也在未射精的情況下高潮了幾次。
最後來到最經典的體位,他索性不忍了,在即將射精的那一刻撤出她體內,將白濁全數灑在她因為高潮而急遽起伏的胸前。
她臉色潮紅地喘息著,雙手緊抓著床單,甚至還沉浸在方才的餘韻裡,那模樣看在金泰亨眼裡,是性愛中最令他著迷的風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