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女人的畫室感覺有些空虛,不過朴智旻只要有空,還是會到那裡作畫,那裡就像他專屬的秘密基地,因為許多學生都會去另外的、更整齊的畫室,但他就愛這裡的傾頹。
可是,他也不知道女人去了哪裡。
也許祂去投胎了吧?
「智旻吶!」
金泰亨的聲音傳來,朴智旻回頭見他身旁跟了個樣貌稚嫩的學生,還以為他被跟上了,但下一秒,金泰亨便解釋他的身分。
「他是崔連準啊!」
朴智旻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連忙起身指著對方。「啊!那個,大叔的兒子!」
然而崔連準卻不是很相信眼前這個看起來全身上下都很普通的人,擁有一雙能看見自己父親的眼睛,該不會藝術人都有著一點瘋狂的想法?
「你真的看得到我爸?」他抱胸懷疑。
「我們去咖啡廳吧!這裡可能不適合。」朴智旻一邊收拾東西,並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但這不是逃避,而是他懶得在這裡解釋,等等又要重新講過。
「你倒是說說我爸長的怎樣,那樣我才有可能相信你。」
「你爸爸喜歡抽煙,身高沒有很高,大概一百七十左右,滿胖的,穿著一件藍色的、髒髒的、舊舊的上衣和一條卡其色褲子。」朴智旻這段話應該是用問號結尾的,但他卻用了「句號」,所以他的語氣相當肯定。
而且大部分的時候大叔都跟在他旁邊,就像現在,所以他才能描述的如此詳細。
崔連準愣了愣,因為那就是他見到爸爸時,祂身上的穿著,那時候祂躺在床上,身上的血跡都已經被處理乾淨了,面容平靜,如果不是那些傷口,祂就像睡著了一樣。
「哪間咖啡廳?」崔連準開口,答應和他,還有金泰亨,一起到附近平價的連鎖咖啡廳,坐下來好好聊聊。
當兩杯冰涼的拿鐵和一杯冰可可被送上桌後,一時之間也沒人知道該如何開口,只有這空間裡的音樂聲能夠稍稍和緩這尷尬的氣氛。
「我是大概在兩個月前,在宿舍樓梯間看到的。」朴智旻還是第一個開口了,畢竟是他把崔連準約來這裡的,但他交握的雙手也顯得緊張。「祂想知道,你和你媽過得好不好。」
「不好。」崔連準又回答了一次。
那天他一如往常地搭上返家的公車,卻在途中接到來自媽媽的電話。
“連準啊……,”媽媽的聲音顫抖著,帶來爸爸在工作途中,被一輛右轉的卡車撞上而當場死亡的訊息,他們母子的世界從此少了樑柱,漸漸地崩塌。
「我爸爸一輩子都很辛苦。」他說。
朴智旻看著他,眼神溫柔得出水,大概是因為心疼吧!但他的神情卻讓金泰亨看得嫉妒。
「你爸爸看到你們這樣,心裡也很難受。」朴智旻輕輕道。
大叔就坐在他旁邊的位置上,早已淚流滿面,朴智旻並不覺得一個大男人哭成那樣很醜,那種因為親人而哭的樣子更讓他揪心。
「我可以透過你,跟我爸爸講話嗎?」崔連準要求著這渺小的心願,曾經想要說話就能說話,如今變得需要別人幫忙。
「嗯?附身?!」朴智旻一愣。
他又不是靈媒!而且附身這種事情聽起來就很恐怖啊!
「不是那樣的!」崔連準連忙擺手否認。「是……請你幫我轉達,可以嗎?」
「可以。」朴智旻莞爾一笑。「你爸爸,一直在你身邊。」
他不知道說出大叔跟在崔連準身邊是不是可以的,因為老一輩的都說,萬一看見有人身後跟著靈體,你絕對不能講出來,那樣會讓自己也被跟上。
可是,朴智旻管不了那麼多。
“幫我跟他說,爸爸很對不起他們,都沒有好好陪陪他跟他媽媽。”大叔看著兒子,臉上滿滿的都是遺憾。
「我知道爸爸一直忙著賺錢照顧我們,他的手上都是老繭……。」崔連準不斷抹去奪眶而出的淚水,聲音不斷顫抖。
大叔伸出雙手讓朴智旻看,那半透明的手心佈滿了一層又一層厚繭,也佈滿許多新舊不一的傷口,那是靠勞力工作的人才有的印記。
朴智旻突然覺得很慚愧,覺得自己在看到大叔的第一眼時,不該躲避祂的。
「從小爸爸能陪我們的時間就不多,常常我們睡覺了他才回來,儘管睡不飽,可是他還是每天都早起載我去上課。」
直到上大學要自己上課後,才覺得那時候有人可以載上下課真的很幸福。
「我小時候都覺得為什麼別人的爸爸都可以給他們說床邊故事,可是,其實我的爸爸是一個很偉大的建築工人。」
沒有他爸爸,那些人哪來遮風避雨的家?
「我常常想,等我開始上班賺錢了,一定要讓我爸爸媽媽過上比現在還要好的生活。」
「可是來不及了……。」
無數回憶湧上,崔連準因此泣不成聲的,旁邊有些顧客對他投以同情、可憐的目光,但沒人上前關心他。
這是現在社會的冷漠,當一個人顯得無助的時候,鮮少人會主動付出關心。
而朴智旻看了大叔一眼,起身輕輕將崔連準擁入懷中,大叔沒辦法給他擁抱,但他可以。
“爸爸會一直保護你們的。”
“爸爸……很愛你們。”大叔哽咽著說出那未曾說出口的愛。
「你爸爸說,他很愛你們,會一直保護你們的。」朴智旻也跟著紅了眼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