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的自動門因為感應到人而打開,金泰亨刷了學生證進入館內,在座位區那些錯落的身影中找尋自己觀察已久的目標。
啊!找到了!
那個叫崔連準的學弟今天穿了一件藍灰色的簡單上衣,正在寫著什麼,稚嫩的臉龐流露認真的神情。
金泰亨也不打草驚蛇,走到附近書架隨意抽出一本書,走到他對面空著的位置。「同學,這個位置有人坐嗎?」
他搭訕的語氣有些輕浮,但他覺得自己魅力萬千。
崔連準抬頭一見是他,便停下筆將雙手放到腦後,一樣不是個端莊的姿勢。「我在想,你什麼時候才要跟我說話?」
每天都跟著自己,圖書館、教學樓、路上、打工的地方……,最常的還是圖書館,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倆有什麼特殊關係。
被他的話直接拆穿,金泰亨露出詫異的神情,所以就不避諱了,直接在他面前坐下。「你都知道?!」
原來自己早已行跡敗露?他還想說畢業後可以去徵信社應徵耶!
「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崔連準問了最重要的問題。
是因為這個人是個變態?還是想要綁架勒索?
金泰亨不可能說,是因為朴智旻看見他爸爸,然後受託看看他們母子過得好不好,所以他才跟蹤啊!
「看你風度翩翩、玉樹臨風,讓我拜倒你的石榴褲下!」他露出崇拜的表情,一方面覺得自己的行為好羞恥。
「少來,你和你朋友從那天就跟蹤我回家了。」崔連準瞇眼看他,覺得他根本意圖不軌。「先跟你說,我家沒錢,我也沒色。」
如果他要威脅什麼的,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金泰亨嘆了口氣,雙手搓了搓臉,決定坦白從寬。
「……你家最近是不是有人過世?你爸爸?」
這次換他的話讓崔連準心跳加快了,宛如一道雷打在他心上,他永遠忘不了接到噩耗的那天。
見他眼色出現一絲錯愕,沒等他點頭,金泰亨便乘勝追擊。「我朋友看得到你爸,祂想……,」
「我爸爸在哪裡?!」崔連準一聽到爸爸,馬上就打斷他的話,站起身抓住金泰亨的衣領。「你快點跟我說啊!」
「你放開!這裡是圖書館!」金泰亨撥開他的手,反手抓住他的手臂,兩人跌跌撞撞地出了圖書館外頭,因為圖書館裡面並不是能夠喧嘩大吵的地方。
風吹過樹帶來沙沙聲響,彷彿正訴說著彼此的悄悄話,而蟬聲鳴叫,就像電影那樣,是一幕毫無對白,只有景物特寫的畫面。
「你是說……你朋友看得到我爸爸?」崔連準抓著他的肩膀,想得知任何關於爸爸的事情,哪怕是一點點也好。
「嗯,你爸想知道你跟你媽過得好不好。」金泰亨撇開視線,然後點頭。
「……不好!」他像個孩子一樣地哭著,雖然他本來就是孩子。「我跟我媽媽過得一點都不好!嗚……我們都好想祂……。」
金泰亨被他的大哭給嚇到了,他根本沒有要把人家弄哭的意思,而路旁經過的學生看他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對情侶,而他是劈腿惹哭對方的薄情郎一樣。
他不敢伸手安慰他,連拍拍肩膀都不敢,怕別人誤會更深,良久,他才敢開口。
「我帶你去找我朋友,然後去看看你爸?」
「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