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
飄渺的聲音傳來,朴智旻站在一片黑暗中,豎起耳朵辨識那不算太陌生的聲音。
“……要來不及了。”
聲音有一次傳來,他努力地思考那聲音主人是誰,在即將想起之際,夢卻醒了,他猛然從床上坐起,夢境的感覺依然清晰,不安與顫慄的感覺如同螞蟻一樣爬上全身。
啊!他想起來了,那是畫室那個女人的聲音!
「怎麼了?」正在玩手遊的金泰亨聽見棉被摩擦的聲音,回頭察看,卻看見早就睡著了的朴智旻臉色蒼白,彷彿做了惡夢。
「我要趕快把圖畫好才行。」朴智旻急忙下床,也不管寢室裡沒有畫架就將畫紙攤開在地上,跪在地上也要趕快完成。
金泰亨是真的不知道他在發什麼瘋了,只得看著他,擔心他是不是因為長久以來有陰陽眼的關係,結果現在精神異常了?
這時候田柾國開門進來,他身上那件粉紅色的飛行外套顯得很青春稚嫩。
「噓!」金泰亨要他不要發出聲音以免打擾到朴智旻,而田柾國也識相地,躡手躡腳地去浴室洗澡,然後和金泰亨一起坐在朴智旻旁邊,看著他專注的神情。
從十一點到清晨四點,朴智旻終於把圖完成,其實他不知道還有哪些細節需要多加描繪,但已經可以把這圖送給女人了。
「泰亨啊!」他揉了揉發脹的眼,搖醒一旁睡到發出呼吸聲的金泰亨。
旁邊的田柾國也睡著了,但他睡著的樣子實在是太過好看,讓他捨不得打擾。
「……嗯?」金泰亨睜開迷茫的雙眼,還沒完全清醒,大概是閉上眼就會再睡去的程度。
「我們去印這張圖吧!」朴智旻的話讓他瞬間清醒過來。
「什麼?」
現在?四點十三分?怎麼瞞著舍監出去?這麼大張的圖又要上哪影印?
「走啦!」朴智旻死拖活拉的,將人和畫給連抱帶拉地拖出門外。
清晨的走廊很是寂靜,因為學生們都還熟睡著,但哪怕是一點聲響都怕驚動他們,外頭天色依然是黑暗的,只有明亮的日光燈能讓人稍微安心一點。
朴智旻抱著畫紙,和金泰亨偷偷開了寢室出去右手邊的逃生門,那門只在一年一次的逃生演練會被開啟,因此它在日積月累下已經有些鏽蝕了,打開時發出刺耳的磨擦聲,但幸好沒有吵醒任何人,就連那個角落的少女也沒出現。
兩人就這樣從狹窄的室外樓梯下到一樓,偷偷摸摸的,彷彿做賊似的。
「然後呢?」望著白天黑夜完全不同樣子的校園,金泰亨根本就不知道方向,漆黑一片的也讓他感到害怕,怕在黑暗中看見什麼不該看的。
朴智旻思索著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他現在因為睡眠不足的關係而有些思緒混亂。
匆匆忙忙地出來,影印店也還沒開門……要怎麼將這張A1大小的圖複製一張出來?
「呀!」金泰亨等得不耐煩了,用氣音催促他。
「我在想這張圖要怎麼複製第二張出來啦!」朴智旻的音量顯得有些大,畢竟這辛辛苦苦完成的圖,他捨不得真的燒給一個素昧平生的靈體。
而金泰亨連忙摀住他的嘴,怕這樣的音量在暗夜裡引起可能校園內巡視的保全注意,然後他腦筋轉了一下就想出解決方法。「拍照去超商印成A3啊!不然那麼大張,要祂怎麼拿?」
朴智旻覺得他的說法有道理外,這個方法也可行,兩人便在視線不良的情況下穿越大半校園來到門口,彎著腰,貓步經過守衛室。
超商在學校附近,裡面只有一個值大夜的員工。
為了將照片拍的像掃描出來的,朴智旻讓金泰亨拿著畫,站在距離自己三公尺處的地方,那張畫就像個網美,而朴智旻自己是攝影師,一旁的店員對兩人站在貨架旁拍照的行為感到……現在的大學生真是越來越奇葩了。
看著朴智旻手裡那張熱騰騰剛印好的畫,金泰亨不禁佩服他的繪圖技巧,完全就是寫實風格的圖,但不是素描的那種細膩,而是帶有水彩的柔和感,溫柔似水,也許他可以考慮幫靈體們畫肖像畫賺錢,只不過收到的可能都是銀紙。
「好了,回去睡覺!」他一番感嘆後,滿腦子只剩下一個想法,那就是回去他的床睡上一天,然後蹺掉今天的所有課。
「不行!」朴智旻一把扯住他。「等可以去畫室之後,我要馬上把圖送給祂。」
「可是人家好想睡!」金泰亨忍不住耍起小脾氣,還跺腳表示自己的不悅。
那是在極度熟識的人面前才會有的動作,換作在田柾國面前,他一定會死命撐著眼皮。
朴智旻蹙眉,把人拽到另一排貨架前。「現在已經五點多了,大概六點就會開門了,再等等嘛!」
「那我要吃這個、這個跟那個!」金泰亨火速指了泡麵、熱狗和可樂,再加碼了冷藏區那裡看起來很好吃的布丁。「還要那個布丁!」
朴智旻深吸一口氣,咬牙答應,同時為了自己錢包而心疼。「好,都請你。」
金泰亨手裡拿著多樣食物,而朴智旻只拿了個飯糰,兩個人就坐在用餐區看著外頭馬路,也看著天色逐漸明亮。
早晨的畫室仍是相當安靜的,女人早就在窗邊等待多時,才一日不見,祂的臉上多了幾分憔悴。
「我來了。」朴智旻的聲音劃破這沉寂的空氣,女人日日夜夜盼望的不過是這三個字,祂潸然淚下,回首的那一刻認清來人不是自己所等待的,晶瑩的淚珠掛在臉龐上。
「真的只有燒給祂這個方式嗎?」金泰亨覺得在教室內焚燒東西的行為好像不太好。
「是吧?電視都這樣演的。」朴智旻從口袋拿出打火機,其實他對於這些儀式不是很清楚,因為他就只是看得見,並非專業人士。
金泰亨雙手放在腦後,一臉不在乎。「人家陪你出生入死,有好處嗎?」
「請你吃午餐。」朴智旻毫不考慮。
「成交。」金泰亨沒想到自己的原則竟然比午餐還要廉價。
他就站在一旁,看著朋友啪嚓地點燃打火機,緩慢靠近紙張一角,充滿柔和色彩的紙張因為火焰的關係而變成黑色灰燼,最後在地上聚集成一堆有機物,飄散著淡淡的燒焦味。
「你們在幹什麼!」一聲怒吼傳來,兩人被嚇到抖了一下,回頭見到來巡守的保全面露兇惡,竟然嚇到忘記該怎麼逃,金泰亨還甚至躲在朴智旻身後。
保全闖入畫室抓住兩個學生,將其視為危險份子般地拉出去,說要稟報學務處,讓學校對兩人嚴加處分。
被帶走前,朴智旻還是回頭望了畫室另一端的窗前,確認那女人手裡多了張自己剛才燒給祂的圖,才甘願被保全拉走。
“謝謝你,再見。”女人的聲音顯得若有似無。
後來兩個人以在教室內玩火被各記了一支警告。
保全帶著兩個學生走後,一身素黑的少年正大光明地走進畫室,手裡拿了一個漢堡,慢條斯理地吃掉最後一口。
「走吧!」他看著女人,說道。
祂已經在這裡待得夠久了,是該前往幽都準備投胎轉世了。
女人點了頭,早在很久以前祂就差不多放棄等待,有來也好,沒來也罷,祂都不再抱有期待。
在隨少年離去前,祂只問了一句話。“能知道您的名字嗎?”
「田柾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