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梯轉角那裡站了一個中年男子,祂身材微胖、挺了顆大肚腩,左手手指間夾了根抽到一半的菸,隱隱約約能夠看見菸頭飄散出的煙霧,祂背倚著牆,往下看著經過的學生們,而那些學生似乎沒有察覺如此突兀的存在。
祂看似一般人,抑或某位學生來訪的家人,但唯一不同的是,祂的身軀都是半透明的,能夠看見身後有些斑駁的綠色牆面。
又,來了。
朴智旻走上樓梯時就注意到祂了,但所謂的又來了,是指又看見靈體,這位大叔在他早上經過這裡時還沒看見。
他淡淡地瞥了大叔一眼,邁開步伐經過,準備回到位在三樓走廊底端的寢室。
這是他看到祂們的一貫處理方式,但沒想到似乎與祂對到眼了,祂那張臃腫的臉突然出現朴智旻眼前,就在他眼前約一把短尺的距離,並饒富興致地看著他。
朴智旻下意識地憋氣,因為他覺得自己能感受到這位大叔呼出的氣息,儘管靈體根本就沒有呼吸起伏,也根本沒有氣息。
“你看得到我吧?”祂露出卡滿菸垢的黃牙,彷彿久旱逢甘霖般,一臉興奮。
朴智旻無法假裝沒看見,因此被迫選擇繞道,打算裝死到底,絕不開口。
靈體們喜歡看得見祂們的人,大概是知音難求的概念吧!所以只要讓大叔知道自己看得見,以後可能就會一直跟著他了。
朴智旻小時候不知道,只要看到什麼就講什麼,所以那時候他的身體狀況一直很差,後來才學會視而不見,不,應該說是選擇性的視而不見。
見朴智旻沒有反應,大叔露出失望的表情回到樓梯間,繼續抽他那根未完的菸。
“什麼嘛!原來看不到……。”祂的聲音在樓梯間迴盪著,很是失落。
朴智旻因為好奇,還是忍不住悄悄回頭望了那方向一眼。
看來這位大叔是這裡的新夥伴,因為以前從來沒見過祂,但沒關係,祂在這裡會交到朋友的。
往走廊底端走去,朴智旻的寢室就在最後第一間,他很不喜歡這寢室的位置,但因為是學校安排的,所以也沒辦法更換。
人家說房間最忌諱在走廊的最後一間,因為匯聚了不少陰氣,例如那個在角落披頭散髮的女學生。
朴智旻每天都會看到祂,而祂身上的制服是附近的某間名門高中,但已經是上一代的款式了,制服又髒又舊,還看得出來是藍色的裙子上,沾染了早已氧化的血跡。
朴智旻曾經跟祂聊過幾句,但不敢直接問祂是怎麼過世的,那對祂們而言是很大的禁忌,也是祂們極大的害怕與傷口。
從少女描述的語句及朴智旻後來去找出來的報紙新聞能夠大約得知,祂死亡的時候還很年輕,大約是高二吧!那時候的少女總夢想著能夠談一場戀愛,擁有一段浪漫的戀情似乎比考試考好還要重要。
而祂當時在網路上認識了一名男生,對方雖然大上自己幾歲,但也是長得斯斯文文的,也是朴智旻這所大學的學生,這裡的宿舍,少女也來過幾次。
情侶倆甜蜜的很,每天都沉浸在粉紅世界裡,當然禁果也偷嚐了,翻雲覆雨的,那是前所未有的感覺。
後來少女發現自己懷孕了,害怕家人知道這件事後會被罵、被打,所以祂天真地把這個消息告訴他,還以為會得到一個共同組織家庭或私奔的回答,沒想到卻被無法負擔的他給殺害了,就在這棟樓,用佯裝意外墜樓的手法。
“今天過得如何?”見朴智旻回來,少女這才離開角落,跑到他身邊問著。
對於祂滿是血污的臉龐,朴智旻露出有些嫌棄的表情,這張臉儘管每天都看,也還是覺得彆扭,他從背包找出鑰匙,淡淡地回答了兩個字。
「還好。」
他的日子每天都過得差不多,大部分都跟畫室裡的各種繪畫工具相處,若說今天有哪裡特別的,大概就是方才看見的大叔吧!
“這樣啊……。”少女顯得有些失望,因為祂很嚮往外面的所有,卻不得不被自己困在這裡。
陽壽未盡的人都必須在人世間遊蕩,直至壽命盡頭的那天來到,才能前往陰間報到。
手裡拿著鑰匙想插入鎖孔,朴智旻這才發現門沒有關上,而是留了一道縫隙,房內透出的光亮與走廊形成對比。
「是誰沒關門啊!都說幾次了!」他一邊質問一邊大力甩上門,回頭卻看見房裡站在床鋪旁的人是個生面孔,臉上表情轉為錯愕。
……完了,這下兇錯人了,他還以為是金泰亨。
發現有人進來,少年放下手中正在整理的衣物,連忙道歉。「抱歉抱歉,是我沒關上門!我以後會記得關的!」
「沒關係。」因為是初犯,所以朴智旻馬上原諒這個第一眼就讓人覺得舒服的少年,反正他也沒有為此感到生氣。
露出和外頭陽光一樣明亮的笑容,少年自我介紹道。「你好!我是田柾國,是今天剛轉學到藝術系一年級的學生!」
「啊!學弟!」朴智旻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到自己書桌旁,卸下肩上的背包,轉身上下打量他。「我叫朴智旻,藝術系三年級。」
少年生的皮膚白皙、五官分明,一雙眼睛圓滾又明亮,鼻子也挺,嘴唇即便不笑也是有弧度的,再來,他是真實踩在地上的,身上也看不見任何關於死亡的跡象。
很好!看來他是個可愛的學弟!朴智旻在心中下了個定論。
「那以後就請學長多多指教了!」田柾國又笑了,那樣子看得朴智旻心頭暖洋洋的,像冬日裡的和煦陽光,是很溫暖的顏色。
那是他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對一個男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