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泥地上冒出的綠芽迅速地枯萎了,一夕之間,森林又恢復了那片不被污染過的白,只有城堡內部還留有朴智旻畫下的色彩。
桌上擺著朴智旻最常用的香水,但房間內他的氣息卻隨著時間流逝而淡去,金泰亨只能緊抱著被褥來感受一絲絲的安心感,像是依靠回憶而存活的人。
可能離別對一般人來說是很平常的,上課前向父母再見、下課與同學分離、約會完的KISS GOODBYE,或是時間較長的分離等等,因為鮮少與人接觸,所以離別對他來說,比別人還要痛苦。
朴智旻說過,他就算害怕出門,在城堡裡其實也能做一些事情,所以他依照他教的方法,一面栽種花園裡的花,一面將尚未凋零的花朵剪下,風乾後製成花束,然後上網拍賣。
大概四個多月吧!他就成了一個信譽極好的賣家,雖然忙於工作,但他的心還是時時刻刻都思念著海洋另一端的人。
義大利與韓國的時差相差八小時,可能朴智旻上了一天班要睡了,而金泰亨卻還精神奕奕,對此,後者還是不能習慣這樣的生活。
「你要不要試試看離開呢?」朴智旻在視訊鏡頭前說道,再一次的想讓他走出這片禁錮著他的森林與城堡。「外面的世界比這裡更漂亮,不是嗎?」
想著那片藍天,金泰亨曾經也想像那鳥兒一樣自在飛翔,但他卻覺得自己的翅膀被父親折斷了。
「……我不要。」他搖頭拒絕,髮絲在額前晃了晃。
受傷的鳥,是不能飛的,就算沒有被關在鳥籠裡也一樣。
朴智旻無奈一笑,撐著臉頰道。「那麼我陪你吧!」
這話聽得金泰亨一頭霧水,而朴智旻才拿出一張白紙在鏡頭前晃了晃,唸出上頭文字。
大概來說,就是他要被調到義大利分公司工作了,因為原本的人離職了,但這機會是他在得知有職缺的第一時間就去爭取的。
等到下個月月初他們就能見面了,明明才分離五個月,卻像數年一樣久。
當朴智旻又一次來到義大利,回到金泰亨所在的城市及白頭山,這裡的事物已經沒有太多陌生的感覺了。
公司的宿舍是一棟公寓,剛好就在金泰亨所在的城市隔壁,就算要上山也不會太遠,而東西搬進去後都還來不及整理,他就想趕快見到那個許久不見的人。
不知道他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不知道他是否安好?
然而還沒踏進森林,遠遠地那人就在森林入口處等候了,而且除了一身冬裝與眼鏡保護外,他的臉上毫無遮掩。
看見那個踏著雪前來的人影,金泰亨的笑容再也藏不住了。
「我來等你!」他露出燦爛的笑容,原來等待的感覺也能這麼美好。
朴智旻見他已經能自己離開森林,連忙踩過一片白雪,被踩過的雪因而發出聲響,他一個動作就與金泰亨緊緊相擁著。
朴智旻是不打算離開義大利了,而他就像有魔法一樣,他的到來讓泥地再度冒出新芽,雪融以後的春季,這片白頭山將會變得更加繽紛美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