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朴智旻都會前來陪伴金泰亨,給他講著外頭發生的、旅途上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那些透過他詮釋的東西比起網路新聞而言,更有溫度而且更有渲染力。
他覺得他孤獨得很可憐,需要人的陪伴,否則浪費了他的青春年少。
朴智旻偶爾會在這裡留宿一晚,而離去時必定帶走一朵花,他旅館房間的窗前已經掛滿了乾燥程度不一的花草了,然後他就將那些花包成一束,讓它們用另一個面貌回到主人身邊。
再次踩在這白的大多數的土地上,朴智旻發現經常踩踏的土壤上竟冒出了一點草的嫩芽。
這是多麼讓人驚喜的事情!
「今晚也住這裡吧?」金泰亨朝他發出邀請,彷彿邀請他參與一場盛大的宴會般慎重。
他怕他太陽下山前就離去了,一顆心惴惴不安的,直至朴智旻點頭答應,那笑起來的樣子,震懾他的心。
他們晚餐吃的很簡單,是朴智旻用幾樣食材做出來的韓國料理,而金泰亨已經很久沒有吃到這種味道了,廚房也幾乎不開伙。
義大利的韓國食物,總有義大利的味道。
月光灑落窗前地面,細碎的如同碎銀一般,讓人想俯身拾起,朴智旻的吻也像月光一樣流淌著,落在金泰亨前額的髮上。
「你看起來總是那麼美好。」他輕聲說道,語氣和動作都很輕,彷彿怕打擾了這寂靜森林裡的精靈。
柔軟濕潤的感覺從鼻尖上傳來,金泰亨有些害怕的閉上眼,等待那感覺落在唇上。
那是有些冰涼的溫度,但交融的鼻息卻是溫熱的,心跳的感覺也從所未有的,金泰亨很喜歡這樣的感覺,所以每天等候朴智旻的到來變成他最期待的事情。
期待他會給自己講怎樣的故事、期待他帶來的食物,還有……期待他給的吻,柔軟又甜美的感覺讓他深深眷戀。
躺在那張雙人大床上,朴智旻的氣息縈繞鼻間,是他能安然入睡的味道,還有伸手就能觸及的臉龐及身體,他整個人都是他金泰亨的。
拉了拉被褥裹住兩人,原本純白的床單被朴智旻換成了很陽光、溫暖的淡黃色,上頭有隱隱約約的花紋。
他說顏色之所以會存在,多數都是為了療癒心靈,例如大自然的綠、海水的藍……,他還說有機會一定要帶金泰亨去看看這沿途美景。
朴智旻很喜歡畫畫,所以這個城堡自從他來了之後就多了點色彩,白色的牆上被他畫上優雅而細緻的圖案,看起來不那麼死氣沉沉了。
他的出現簡直像是金泰亨的救贖,能夠遇見他,是最幸運的事。
從旅館離開的朴智旻又帶著乾燥花前來了,每次都落在差不多的時間點,他從不遲到也總帶著笑容,好像他的字典中沒有負面的詞彙。
但今天他的臉卻有點黯淡,這樣的變化當然金泰亨也察覺了。
「泰亨啊,我後天要回韓國了。」朴智旻低垂著眼,因為知道金泰亨會捨不得而不敢看他。
長假也有收假的一天,而且也該回國賺錢了,不得不離開這個開始熟悉的城市及人。
這話就像是撞在鐘上的槌子一樣,突然間朴智旻的話不再是令自己心動的事物,金泰亨才驚覺到,朴智旻終究得回歸自己的生活。
而他,只能在這裡孤獨老去。
他伸手拉著朴智旻的袖子,眼裡滿是無助,試著讓他留下來。「……能不能不要走?」
然而朴智旻只能莞爾一笑,那雙眼睛裡都是對他的不放心,並許下承諾。「我一定還會來找你,還有聯絡方式不是嗎?」
慶幸出生在網路通訊發達的時代,那樣就能輕易的連繫起兩個不同地方的人。
「那樣……我去給你送機吧?」金泰亨抬眼看他,為了他,第一次嘗試離開這個城堡、這座森林。
電視劇裡都這樣演的,不是嗎?
而朴智旻猶豫了會,怕他會更捨不得,但最後還是點頭答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