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坐國道客運回家,妳一向都是坐單人座,今天因為買票買的太晚的關係,妳買到雙人座靠走道的位置。
但其實坐哪裡都沒差啦!反正妳都會以最舒服的姿勢入睡。
隔壁是個年紀跟妳差不多大的少年,妳也看了他很多次,只要每次搭車回家,他幾乎都跟妳坐同一班車,只是不同位置。
可能他跟妳一樣,這時候就沒課可以回家了吧!還跟妳一樣是個愛家的孩子呢!
他的長相妳不會形容,因為妳能用的形容詞不夠多,只能說他的髮色是褐色的,眼睛很漂亮,看起來也很好相處。
今天他好像心情不太好,嘴角是下垂的,但是妳也不能多問什麼,畢竟你們又不認識。
上車沒多久妳就睡著了,醒來只是為了換個姿勢,不然脖子很痛,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有人沒拉窗簾,太陽曬的妳臉好燙。
真的是很想瞪那個人,不過這有損妳的教養,還是作罷。
既然醒來了,妳便看著窗外想看一下到哪裡了,看著看著,妳的視線逐漸從窗外聚焦到窗戶玻璃上,赫然發現玻璃倒影上的他正流著眼淚。
明明外面陽光那麼明亮,但他的臉卻在下雨。看起來有點心疼,因為這麼好看的人不適合流淚。
於是妳默默從口袋裡掏出衛生紙遞給他。
他一愣,然後伸手接過。「…謝謝。」
「不夠的話,我還有。」妳大氣的從背包裡拿出一整包衛生紙,放在腿上。
會帶這麼大包衛生紙是習慣,有時候難免碰上突如其來的狀況,像是拉肚子啦!鼻子過敏啦!等等的,這時候衛生紙就用的上了,想用多少都不怕。
而少年點頭,意思意思的抽了兩張,然後你們沒再說話了,但這樣遞衛生紙給他的舉動讓妳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對嘛!妳本來就是這麼善良的人呀!
不過為什麼這麼傷心呢?失戀?跟朋友吵架?還是家裡發生狀況?
種種可能的原因讓妳想著想著,又睡著了。
抵達終點站時才約略下午五點,太陽還沒下山,而此時的陽光最為剛好,暖暖的又不至於流汗。
跳下最後一節階梯,妳回頭拍了跟在妳後頭下車的他的肩膀,一臉語重心長。
「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最後都會過去的,千萬別想不開啊!」
妳是不會隨便給人鼓勵的,很多時候遇到陌生人妳寧願當個啞巴,這個少年能聽到妳講話是他運氣好!
「謝……謝謝。」少年對於妳的舉動先是感到突兀,接著破涕為笑。
他哪有想不開的意思?不過傷心罷了。

幾個禮拜過去,那個少年的事妳也沒放心上,但倒是在路上看過他幾次,他跟妳不同學校,好像是附近體育大學的學生。
反正妳和他也稱不上是認識,也就沒上前打招呼了。
萬一他不認得妳,那不就會被當成亂搭訕的怪女人?那可不行!妳雖然渴望脫單,但也不能這麼沒矜持。
這天妳跟朋友討論報告完便急忙的趕到客運站,因為時間緊迫,連午餐都沒吃就急著回家。
其實換票也是可以的,只不過妳認為餓個一餐也還能忍受,但……。
「好餓…。」妳癟著嘴,一臉無奈的等車來,肚子咕嚕咕嚕的,要是被別人聽見,很尷尬的。
雖然附近有賣紅豆餅跟烤香腸的小販,可是妳實在是懶得移動。
人吶,要是懶癌發作,十台牛車都拖不走的,於是妳就這樣又餓又不想買吃的。
忽然有人拍了妳的肩膀,回頭妳見是他,那個少年。
「還沒吃飯?」他笑問。
妳突然覺得尷尬至極,原來咕嚕聲被別人聽到了,而且還是他。
「妳等等我!」隨後,他拋下這句話就跑走了。
沒頭沒腦的突然跑走幹什麼呢!?
「呀!剩五分鐘車就來了!」妳不顧形象的喊著他,只可惜他趁著燈號轉換之際,趕緊跑到對街。
妳不安的看著車來的方向,又不停轉頭看向另一邊,也就是他跑去的方向。
熟悉的綠色客運和上頭的客運號碼都表示車來了,而他還沒回來。
「小姐快點,車要開了。」站務員催促著妳,彷彿多等一秒就會大發脾氣。
「再等等……!」妳不安的拖延著,終於看見少年穿梭在拖著行李的旅客間跑來。「啊!來了來了!」
他用跑百米的速度跑過來,手上拿著超商買的飲料跟微波過的法式普羅旺斯烤雞飯糰,一邊從口袋裡掏出車票遞給站務員。「抱歉抱歉!」
「幹嘛突然跑掉?」妳蹙眉跟在他身後上車,很快的就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買吃的囉!」他轉身對妳晃了晃手中的東西又看了看另一隻手上的票根,這才發現你們的位置並不在一起,他是雙人座的位置,而妳是單人座。
屁股一碰到椅子妳就坐的極其沒形象,用妳老媽的話形容就是坐沒坐樣,兩條腿開成那樣成何體統?
但妳才不管,這樣坐是最放鬆的。
「呀!過來坐這吧?」他的聲音響起,妳猛然的合上腿,坐的直挺挺的。
這個時間因為是星期三的中午,車上空位都會剩很多,所以他向妳招手要妳坐到他旁邊,要是後來發現這位置有人坐了,妳再回去自己的位置就好。
「過去?」妳疑惑。
而他點頭後妳便馬上收拾東西,移動位置坐到他旁邊。
其實身旁有人怪彆扭的,坐也不能坐的太舒服,睡覺還要怕不小心靠到人家肩上。
「吶!快吃吧!」他幫妳拆開包裝,遞到妳嘴邊。「不知道妳喜不喜歡這個口味,不過架上只剩這個了。」
「喜歡啊!」妳沒有思考就接過去自己吃了起來,完全沒有想到這食物是不是有問題。嗯,餓的時候果然吃什麼都好吃。「不過…為什麼要買給我?」
非親非故的必定有詐!但有東西吃真好!
「妳不是說好餓嗎?」他還幫妳把吸管插進飲料裡。
「可是我餓一餐也不會怎樣。」
「當作是衛生紙的報償吧!」他笑道。
「三張衛生紙49元…我真是賺到了。」妳恍然大悟般的點頭,看著他明朗許多的笑容,應該是沒事了吧!「你看起來心情好很多了哦!」
但妳錯了,話剛說完妳就看見他眼裡閃過一絲低落。
「嗯。」他應了聲,因為一陣尷尬而望向窗外。
而妳小心翼翼的詢問。「……可以問你發生什麼事嗎?」
聽見妳的問題,他馬上回頭看妳,搔了搔頭。「啊……失戀嘛!」
「失戀吃香蕉皮會更好。」妳剛要舔嘴角的醬,他卻馬上伸手幫妳擦去。
妳想,他一定是因為對別的女生太溫柔才會分手的。
是說撇開如果他是渣男這個問題,能夠跟這麼溫柔又好看的人在一起,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那天妳的主動關心好像意外的打開什麼開關似的, 走到哪裡都遇的到他。
在學校附近吃午餐遇到、買晚餐遇到、買車票的時候也遇的到,就像現在。
「我要一張下午13:48…。」妳都還沒跟站務小姐講完,他就出現在妳旁邊了。
「我也要一張一樣的票!坐她旁邊。」
妳看了他一眼,繼續跟對方說明要從哪裡坐往哪裡,然後看著他,露出質疑的表情。「你是變態嗎?怎麼走到哪裡都看的到你?」
「這是緣分,不過妳一直在注意我嗎?不然妳怎麼一直看到我呢?我可沒有常常看到妳。」他笑道,然後訝異於妳摸著自己的動作。「妳在幹嘛?」
「在看我身上是不是有你裝的追蹤器什麼的。」
八點檔都是這樣演的,什麼追蹤器、竊聽器都是貼在衣服、裝在鞋底的。
「真的是巧合啦!」他直接幫妳付了車票錢,害的站務人員用曖昧的眼神看著你們,以為你們是吵架的小情侶。「我們這麼有緣,要不要交換一下聯絡方式?我叫鄭號錫!」
他發誓這真的大部分都是巧合,也發誓真的沒有常常看到妳。
不過妳的生活也太單純了,巧遇個幾次,幾天下來很容易就摸透妳一個禮拜的行程。
「真的?」妳半信半疑的,這才跟他交換聯絡方式。
等待車來的期間,他竟然把自己的基本資料都告訴妳了,包含生日、血型、住哪裡、讀哪裡、什麼科系,就差沒跟妳介紹他們祖宗們。
這時候有個眼睛看不見的的阿伯正摸索著過來要賣口香糖、筆和鳳梨酥,很少人跟他買,而你們同時從口袋摸出零錢,向他買了口香糖。
而他還在阿伯手心寫字:加油。
他感覺起來很單純,這是妳從他眼睛裡看到的,雖然不會跟小baby一樣清澈,不過看的出來他為人就是如此善良與真誠。
上車後,車子逐漸往南,天氣開始轉陰甚至下起大雨,車窗也因為內外溫差而泛起一陣霧氣。
鄭號錫因為雨聲而睡不著,用手指在玻璃上作畫,見妳睡醒了便趕緊把自己塗寫的字給胡亂擦掉。
妳覺得奇怪,因為在玻璃上頭畫畫又不是什麼壞事,幹嘛怕人看呢?
而他調整了姿勢坐的端正,在妳再度睡著之際,用肩膀當妳的枕頭。
他的臉上那笑容明顯就是墜入情網的男子。
客運緩緩駛下交流道,妳也醒了,拿著手機開始查著公車時刻表,計算著下車後要花多少時間和力氣走到火車站,然後才能順利搭到公車回家。
下雨這天氣真是有夠討厭的!
鄭號錫看到妳面有難色的樣子,瞄了一下妳的手機螢幕,開口詢問。「怎麼了嗎?等等要自己坐公車回去?」
「嗯啊!我爸媽今天都不能來載我。」妳托著下巴思考到底要搭哪一台比較好。
搭3號和10號,下車後要走15分鐘才能到家,但搭7號和11號就要等一個小時才能上車。
而鄭號錫馬上睜大眼睛,露出欣喜的笑容後又趕緊裝若無其事。「我可以載妳回去,反正我接下來沒事。」
「這麼好?你該不會想綁架我?」
「沒錢也沒色的。」
「嘖!」
下客運後雨已經停了,而那雲層看起來隨時都可能再下雨,公車又起碼都要等半小時以上,所以妳為了貪圖方便就讓鄭號錫載妳回家。
準備戴上安全帽的那一刻,妳看到安全帽上寫著「女朋友專屬」五個字,但看起來還很新。
「你忘不了她喔?安全帽一直留著。」妳手裡拿著安全帽,望著他的眼睛,並不是很想戴上這頂。
而他的眼睛很漂亮,有一點像魚尾的形狀,那眼神閃爍著不敢看妳。
「其實……我根本沒有前女友。」他支支吾吾的,打算坦白從寬。
「什麼意思?」妳被他搞糊塗了。
意思是沒有失戀只是吵架嗎?還是他根本就沒有交過女朋友?
如果是前者的話…為什麼妳覺得有點五味雜陳?
正當妳還在整理思緒時,他抬頭看妳,眼神萬分誠懇。「……妳要不要當我的女朋友?」
那個安全帽打從他發現自己對妳的心意,就一直放在自己機車上了,心裡一直想著何時能告白,而那大概就是今天。
妳一個驚訝,往後退了步卻因為路面不平而踉蹌,他馬上摟住妳的腰避免妳真的跌倒。
「你還說你沒有企圖?!」妳紅了臉。
鄭號錫馬上鬆開妳,坐在機車上支支吾吾的。「我喜歡妳啦!原本以為我要暗戀一輩子了,誰知道……妳先跟我說話了。」
「所以你沒有女朋友?那你那天為什麼哭?」
「那天我哭是因為我比賽輸了啦!被妳這麼一問很丟臉才會…。」
他才會亂掰啊!失戀聽起來比較容易被同情。
忽然一滴雨水落了下來緊接著又落下數滴,原本就溼了的路面又被滋潤,雨又大了起來。
鄭號錫馬上把兩截式雨衣套到妳身上,自己則是穿那種一勾就破的黃色輕便雨衣。
而妳為了趕快回家,把安全帽給戴上坐上後座,什麼女朋友專屬才不管,當然也忽略了他的告白。
知道妳坐上後座後,他把妳的手抓過去環住自己的腰,不容拒絕的語句傳來。「安全帽戴上了就是妳的了。」
妳睜大眼睛,思索該給予怎樣的回應,才能答應他,又不讓他覺得自己很心急。
他遲遲沒發動機車,失落的聲音傳來。「我可是很努力才能裝的這麼霸氣,妳……不能給點回應嗎?」
還是妳不喜歡霸氣的告白?可是他剛剛第一次的告白不是霸氣路線啊?
在他覺得自己可能失敗的時候,妳拍了拍他的肩膀,拿下安全帽把上頭雨水擦乾,接著伸手到後面背包裡拿出奇異筆,在「女朋友專屬」後面寫上自己的名字,再給他看。
「我答應。」妳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