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邊的第一朵花凋零的很快,粉嫩的色彩已經成了帶有褐色調的優雅顏色,朴智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把這朵花帶給Claudio看,因為這朵花是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採摘的。
而面具下的Claudio有著怎樣的面孔?又為什麼獨自居住在偏遠的白頭山上?甚至是如何成為城堡主人的?不對,如果Claudio是城堡主人,那麼應該會有一名管家之類的吧?
懷著各種揣測,一向好睡的朴智旻在這個秋季的夜晚,失眠了。
翌日,他從早餐吧外帶了一份自己覺得好吃的水果塔當作拜訪的禮物,而站在眼前的Claudio身上除了面具的黑底金紋路外,依然沒有其他色彩。
其實清一色的白色在陽光下對朴智旻來說,眼睛很吃力。
「……你能不能不戴面具?」他大膽地提出要求,以為自己的無禮會讓對方感到震怒。
也是,才剛認識幾天就要人家順從自己的要求,未免太不像話了。
可Claudio平靜得像一潭碧藍湖水,看不出任何漣漪,但朴智旻的話就像一顆石子一樣,讓他的內心起了波瀾,甚至像是海嘯那樣,推翻他想永遠隱藏自己真面貌的想法。
就在朴智旻覺得對方會拒絕時,他才幽幽開口。「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他說這句話時,內心其實是很掙扎的。
當年母親帶著年僅五歲的他來到義大利這個完全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國度,以為可以一家團圓,可父親卻把他們母子安排住在這白色的地方,還給他取了個名字,就是Claudio。
他的印象裡醫院也是這樣的白,白的毫無生氣,也記得父親叫自己是Claudio時,眼裡滿滿的鄙夷。
母親在他九歲時過世了,父親從那之後就更少來看他了,而雖然住在這裡什麼物質都不缺,但他最缺乏的就是人際互動與親情,因為他是總裁與公司內部裡的業務員的非婚生子女。
萬一朴智旻就像他父親一樣,不肯接受自己呢?
「嗯?」朴智旻的表情就像未經世俗那般脫俗,他的長相讓人無法從而得知,他其實是一名知名家具設計公司的設計師。
Claudio凝視著他的眼,嘗試從裡頭找出能夠讓自己信任的誠懇,深吸一口氣後才開口。「……不要怕我。」
「好!」朴智旻伸出小指,主動與他的小指勾在一起,發現他不像這裡的冷色調一樣冷冰冰的,即便是手指也很有溫度。
Claudio將勾在雙耳後的繩子拿下,也一併取下美瞳,一張無血色的臉及偏紅的瞳仁毫無掩飾地,就這麼呈現在朴智旻面前。
他閉上眼緊抿著唇,面具也被緊緊攥在手裡,他已經做好準備了,若朴智旻受到驚嚇而想離開,他不會阻止的。
這是他的命運,一輩子都得孤獨。
看見對方的蒼白,朴智旻的確有幾分的震愕,但馬上趨於平緩。
「你很好看。」然而他的話卻出乎Claudio意料之外。「我以為你會擁有一張外國人的臉孔。」
他以為Claudio會是個金髮碧眼的義大利人,原來他和自己一樣有著亞洲人的臉孔,甚至也有一樣的單眼皮,可他的五官卻是相當精緻的。
「不要說謊了。」Claudio板起臉孔,覺得他的笑容看起來就像嘲諷。
「我沒有說謊。」朴智旻仰頭用堅定的眼神看他,並且伸手撥了撥他額前的髮。「是真的很好看。」
他看起來就像精靈,或是吸血鬼,而不管哪種,都是森林裡很美麗的傳說。
「我跟你們不一樣。」Claudio眼神漂移著,說出從出生就伴著自己的困擾。「我是……白化症患者。」
而且還是被隔離的患者……,好像他這個症會傳染一樣,父親連正眼都不肯瞧他。
「那又怎樣呢?」朴智旻毫不猶豫的就提出疑問,並且歪頭。
確實膚色不一樣、瞳孔顏色也不一樣,但不代表他其他地方也和常人不同,白化症患者其實也能和正常人一樣過上普通的生活。
看著他真摯的模樣,Claudio突然就崩潰大哭了,人啊,容易在不甚熟識的人面前表露情緒,卻對最親密的家人閉口不談,雖然他可以說是沒有家人。
「我跟你一樣是韓國人,我叫金泰亨,不是Claudio!」他掩面哭泣,原來表現冷漠的他,內心比誰都要脆弱。
他才不要被叫這個名字!他是金泰亨,一直都是!
朴智旻見他這樣也慌了手腳了,睜大眼睛的模樣像極了受到驚嚇的白兔。
他只好上前抱住他,抱的牢牢的,給他最踏實的擁抱。
「啊~金泰亨啊!真是個好名字呢!」朴智旻的語氣很像是親切的老爺爺,讓金泰亨建築已久的心牆開始出現裂痕,然後漸漸崩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