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來不及了

兩人分手的消息很快就傳遍整個公司,而閔玧其他們知道後,其實都沒有到很震驚的程度。
該怎麼說呢?他們都覺得金泰亨的第一次戀愛的白頭偕老機率很小,因為他太過幼稚,但在知道他分手的原因後,決定買兩打啤酒,陪他喝個爽快、哭個痛快。
金泰亨不擅喝酒,很快就醉了,一股腦的胡言亂語,罵機構裡那些頭腦清楚卻總是刁難人的住民、罵那些心機重的同事、罵他最討厭卻不得不面對的父親,當然也講出對方阿米的眷戀。
她是他看過最與世無爭的人,平淡中又有那麼一點特別;她很容易滿足,只要有奶茶就能撫慰一天下來疲憊的心靈;她很貼心也很粗心,但只要是重要的事情,她絕對能處理的好好的;在他面前,她很樂觀,是他在一片烏雲中,悄悄露臉的太陽。
朴智旻把他的酒後吐真言給錄了下來,傳給方阿米不久後她就已讀了。
「你明明就很喜歡她。」鄭號錫覺得他太衝動了,沒什麼事情是溝通解決不了的,怕的是連溝通都不溝通,自以為是為對方著想,其實是自己膽小又自私自利的行為。
金泰亨仍在那裡工讀,雖然不同樓層,但難免還會碰見方阿米,他在單元裡尋找她的身影,卻不敢對上她受傷而柔軟的眼神。
其實方阿米也很期待看見他,想要看看會不會有一絲復合的希望,但每次金泰亨總是躲開自己的目光。
「既然你們都對彼此有感覺,為什麼不要復合試試看?」閔玧其灌了一口啤酒,實在不想淌別人愛情的渾水。「你爸也還沒進展到需要人照顧的地步啊!」
說不定這退化的過程需要用上十年也不一定。
「可是我傷了她的心……。」金泰亨趴在桌上,漲紅著臉喃喃道。
傷了的心要怎麼彌補?就像父親傷害母親一樣,到現在即便丈夫回來了,兩人之間也無法回到當初那樣甜蜜。
「你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沒辦法復合?」
這是他睡著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隔天一到公司,金泰亨就打開方阿米的置物櫃,果然看見她的手機被丟在櫃子裡。
第一次他覺得公司規定員工上班不能滑手機這規定是正確的。
他的想法是這樣的,拿到方阿米的手機後,他就要解鎖,然後用自己的LINE和她的LINE,演一齣小劇場。
“我們和好吧!”
男生總是要假裝一下冷酷的樣子。
“不要。”
而女生也要有點矜持,所以不能馬上答應。
“人家知道錯了嘛!”
然後他就可以開始撒嬌,方阿米最吃他這一套了。
“好吧!我們和好吧!”
接著就能復合啦!
對,就是這樣!
但當方阿米手機螢幕被打開時,出現的解鎖畫面不是密碼解鎖,而是圖案解鎖。
之前金泰亨有把她的指紋輸入自己手機,也告訴過她密碼過,而當時方阿米就把解鎖圖形換成密碼解鎖了,密碼就是她的生日,方便兩個人互相察看對方手機。
金泰亨慌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解鎖圖形是什麼。
「你在幹嘛?」方阿米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發現他正拿著自己手機後,臉色變得蘊怒,一把搶過手機,放進右邊褲子口袋裡。「你放心,所有合照都刪掉了,我不會求你復合。」
隨後,她出了儲藏室,從這天起,金泰亨發現她變了,變得更加世故,本來像是這裡的清流一般,竟然也開始懂得同流合污。
再後來,她離職了,只有金泰亨還在這裡,守著與她有關的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