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歡迎多多留言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轉載請留言取得同意,勿自行二改二傳

37.妳這是……胖啊!

上班的機構附近有個知名夜市,因此有時下班後,金泰亨會跟方阿米去逛個夜市當小約會再載她回去,而因為都還要回家吃晚餐,因此兩人只打算買個小東西墊墊胃。
一起買雞蛋糕的時候,在攤位幫忙的其中一個女生吸引了金泰亨的目光,她並沒有特別漂亮,只是因為看起來圓潤圓潤的,所以他忍不住起了捉弄方阿米的念頭。
「妳看那個臉圓圓的女生滿可愛的。」
「嗯哼。」而方阿米不以為意。
她認為人都是喜歡看好看事物與人物的,所以金泰亨只要不變心,她基本上都能接受他看正妹。
然而發現女朋友沒有表現吃醋的樣子,金泰亨為了引起她的反應而伸手捏了她的臉頰。「人家那是嬰兒肥,妳這是……胖啊!」
「胖啊!」兩個字果然成功戳到方阿米的點,她也伸手捏了回去,這樣的互動其實每天都在上演,等方阿米回到家時,又是一番依依不捨的溫馨場景。
將機車停在家門前,感冒尚未痊癒地咳了幾聲,金泰亨剛把鞋子脫掉,一雙可以說是陌生的鞋就擺在鞋櫃上,闖進他的視線裡,導致心臟狠狠地震了一下。
不用打開那道門扇,他就知道只要一轉開門把,迎面而來的就會是緊窒的氣氛,像某種黏性很強的膠緊緊包裹著自己。
那個名為父親的男人……回來了。
看了一眼身後停著的機車,他有股衝動想要發動它,並且離開這個地方,可家……還是必須回的吧!畢竟母親需要自己,不是嗎?
深吸一口氣,金泰亨將鑰匙插入鎖孔然後順時針打開。
白熾的燈光顯得這個家庭已經不怎麼溫暖了,自從男人丟下女人與她的兩個孩子,這裡的溫暖就一直都是三人份的。
客廳那個男人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而廚房傳來炒菜的聲音與飯菜香,這明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金泰亨卻覺得相當不自在。
男人發現門口站著的人,像是事先做好演練一樣,臉上表情並沒有充滿愧疚。
「你怎麼不住那裡。」
金泰亨用的不是疑問句,因為他覺得眼前這個人沒有資格當他父親,充其量,只是一個有血緣關係的男人。
從他去找情婦後,他就不曾叫他父親了。
「畢竟我們是一家人。」男人回答。
一家人?
金泰亨在心裡嘲笑這個字詞,這個詞彙對他來說只是一個痛苦的捆綁。
離開這客廳,他快步上去,直至晚餐時刻才下樓,倘若不是上班一天已經餓了,他也不想和這男人吃這會讓人消化不良的晚飯。
趁著男人去洗澡的時候,金泰亨一邊洗碗,一邊問著身後仍然坐在餐桌旁的女人。
「為什麼你們不離婚?」他的語氣又是心疼又是氣憤,恨不得一拳揍向他。
而女人淡淡回應。「因為你們需要一個父親。」
一個父親?現在單親家庭的孩子一樣可以活的很好啊!誰說一個家庭一定要有一個父親、一個母親?
「是因為……,」意識到自己即將脫口而出的話可能很傷人,所以金泰亨硬生生的把話給吞回肚子裡。
因為她還愛著他吧?縱使他讓自己心痛了這麼多年,還是沒有放棄他身份證上的配偶欄位置。
深呼吸一口氣,他改問剛才問而不得的問題。「為什麼讓他進來?」
早知道家裡所有的門鎖,都應該換掉。
女人頓了頓,起身到客廳去拿了份文件。
金泰亨洗淨手上泡沫,以為那可能是離婚證書,沒想到卻是一張診斷書。
上頭寫著的病患姓名是他父親,而診斷出來的疾病是……帕金森氏症。
機構裡面也有一個住民罹患這種病,這是一種會影響中樞神經系統的慢性神經退化疾病,一開始會顫抖、肢體僵硬、步態不穩,到後來會全身僵硬或併發失智症。
所以呢?那個名為父親的男人在生病的時候,選擇回來拖累他們嗎?他折磨母親一輩子了,連老了也不放過她嗎!
察覺兒子臉上的錯愕,女人強硬的將報告收起,硬是轉移話題。「你跟阿米呢?媽想看看阿米。」
「有機會的話,我會帶她回來。」金泰亨故作鎮定,回到流理台旁繼續洗碗的動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煙花燦爛
  • 不知道他爸爸回來是好還是不好🤔
    可是我個人覺得他爸爸是認為自己已經快不行了
    所以才想回來原本的家庭
    我個人啦😳
  • Heung Yi King
  • 泰亨呀....會回來的人真的很會好嗎
    有病的時候才回來....是到最後才覺得原來的人重要嗎
    我覺得不是,最需要他的時候都過了,怎麼才到這時候才想起...
    我也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