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菜鳥就是菜鳥

看著三樓主責們正在交班,今天是DB的金泰亨一邊閒晃,一邊偷偷看著正在交班給小夜班人員的方阿米。
她認真的樣子很有魅力,而且寫在交班本上的字也很漂亮,整齊又端正,看著就很舒服,雖然有時候字是潦草又醜,看不出來寫的是什麼,但大概那是因為想要快點下班離開的關係吧!畢竟應該沒有多少人願意下班後一直留在公司。
金泰亨站在冰箱前喝著飲料,看見方阿米正要經過自己面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終於可以下班走人的關係,交班巡房完的她看起來很疲憊,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很想哭的樣子,鼻頭有點紅紅的。
是被欺負了嗎?接她的班的陳佳瑩在他們這群實習生裡,是出了名的難相處的。
而方阿米和金泰亨對到眼,那個樣子就像個倔強的小孩,連帶著強迫的語氣都像個孩子,並且指著儲藏室。「進來一下嘛!」
金泰亨一愣,被她的聲音給融化了。
方阿米的聲音聽起來都有種撒嬌的感覺,不是刻意裝出來的那種,而是天生的,聽著不刺耳的那種,感覺萌萌噠。
可方阿米才不是撒嬌,只是覺得現在非常需要有人跟她講話,不然那股氣憋在心裡,會憋死!
「進來!」她不想讓金泰亨有拒絕的機會,要是他不跟著進去,她一定把他推進去,等她說完再開門放人。
而看著儲藏室的門,金泰亨眼神閃爍著,正值青春的他,不小心就想歪了。
儲藏室可以發生很多事情,就算只有短短幾秒,那也夠他壁咚並且吻方阿米了。
對!他金泰亨如果不跟著進去儲藏室,就是卒仔!
一對孤男寡女坐在一開門就能看見的左邊鞋櫃上,才不到一分鐘,金泰亨實在快要受不了這曖昧不明的氣氛。
電視劇不都這麼演的嗎?男女主角在儲藏室裡談情說愛、接吻、告白、壁咚之類的,總之,他跟方阿米不該只是這樣並肩坐在一起吧?應該要做點什麼來突破現有的關係吧?
「方……,」他正要開口,剛好被方阿米打斷。
「佳瑩姐每次都挑我毛病!」後者一副飽受委屈的樣子。
只有一句話,金泰亨就已經懂她的心酸。
陳佳瑩不論對誰都很會挑毛病,明明不是這裡最資深的員工,卻有種自以為自己是老鳥的感覺,說話都以「不是」、「沒有」當開頭,所以別說方阿米這種菜鳥正職了,連他們實習生都不喜歡她。
「妳也知道她就是那種人嘛!」金泰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明明他能言善道,那張嘴什麼話都能講的,偏偏碰到方阿米就嘴拙了。
「我知道啊!但就是……。」方阿米突然無法形容自己的感受,明明是今天是FA的鄭號錫垃圾桶沒放垃圾袋的,怎麼陳佳瑩就專找她碴,要她做好?
別說今天了,之前也曾經有做同一件事,其他人都沒事,就她被唸的情況,職場對待菜鳥可真是無情!
說著說著,她忍不住就紅了眼眶,看的金泰亨很是慌張,那隻手也不知道該不該拍她的肩膀。「呀!妳別哭啊!我最怕女生哭了!」
因為從小媽媽常常淚以洗面,因此他很怕人家哭,小時候跟著對方一起哭,沒關係,但長大陪著哭不像男人,遞衛生紙又感覺事不關己,更何況……他身上並沒有衛生紙。
這時候儲藏室的門突然被打開,嚇得方阿米眼淚都縮回去了,因為開門的是副護理長。
金泰亨也被嚇到了,深怕這種一男一女獨處一室的畫面被放大解讀,連忙轉移話題。「上次跟妳說的那個,真的很好吃!」
副護理長的影響力很大,只要不小心得罪她,在這個機構就會不好生存下去,而她最忌諱的,就是辦公室戀情。
方阿米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順著他的話接下去,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對啊!我去吃過了,真的很好吃。」
「我先去幫忙了。」看見副護理長並沒有表示什麼,金泰亨拋下一句話便趕緊逃離儲藏室。
真是嚇死他了,原本他以為可以再多點時間跟方阿米獨處,或是趁這個時候和她做些什麼,現在被這麼一打亂……,不過沒關係,明天她一樣有上班,他還是可以看見她的。
聽見門外響起鑰匙聲,躺在床上滑手機的鄭號錫馬上跳起,望向門口走進來的人。
「你買了什麼?」他問,語氣夾雜著期待。
沒有指定要吃什麼晚餐的感覺就像打開驚喜包一樣,不知道內容物是什麼。
「想吃?」而金泰亨提高手裡的食物,就是不想讓對方這麼快拿到。「我真不懂你比我早下班,為什麼不自己買?」
明明今天鄭號錫是五點下班的FA,幹嘛還要傳賴給六點才下班的他,要他幫忙買晚餐?是有沒有這麼懶啊!
「方阿米金牛座,四月二十一出生,血型AB。」鄭號錫刻意提到方阿米,把方阿米當成誘餌一樣,想看看金泰亨是不是會因此上鉤而快點把晚餐給他。
「除了血型,其他我都知道。」顯然這些資訊對金泰亨並不管用,他把晚餐放到桌上,並且席地而坐的就要開吃。「而且我覺得這沒有用昨晚的LOL交換的價值。」
一場LOL只得到方阿米的血型?他又沒有要捐血給她!
鄭號錫從床上跳了下來,為了飢腸轆轆的肚子而使出必殺技,勒住他脖子並攤出目前手裡的王牌。「她喜歡聽韓文歌,這有價值吧?如果想知道她喜歡哪個團體,就用今晚的LOL來換!」
哼哼!有方阿米這個弱點,十場沒人搶的LOL應該都不成問題!
「好啦!來來來,吃飯!」金泰亨笑了出來,終於妥協。
不過他妥協才不是因為方阿米,是因為這晚餐本來買來就是要給鄭號錫吃的,對吧?
「她啊!喜歡防彈少年團!」鄭號錫立即奪過晚餐,火速窩在旁邊,深怕東西被人搶走。
為了金泰亨,他可是對方阿米做了身家調查,住哪裡、讀哪裡、什麼科系、平常喜歡做什麼,還有臉書帳號、IG帳號都被他問到了,只不過他要保留這些資訊當作籌碼!
好像被雷擊中一樣,金泰亨不再講話了,但不是因為這個叫防彈少年團的團體讓他停頓下來,而是一個念頭突然出現。
他拿著自己的便當,移到鄭號錫身旁。「呀,我真的喜歡方阿米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