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她喜歡……年上的吧?

有些吃力的將一袋袋裝滿尿布的黑色垃圾袋放進垃圾電梯後,金泰亨關上那兩道門,按下一樓的按鍵,在關上汙衣室的門後,就搭著電梯要到一樓倒垃圾。
這是他的工作內容,收垃圾、倒垃圾、擺餐盤、掃廁所、掃地或換床單,下午再洗每層樓的垃圾桶與推晚餐餐車。不,應該說每層樓的流動班早上的工作都是大同小異的。
等待電梯上來四樓的期間,他稍稍放鬆了一直緊繃的肩膀,因為每天都差不多的工作內容,對他來說實在有點乏味。
先來說說他的工作好了,跟大家所想的在餐飲業或服務業打工不一樣,他正在養護中心打工,不是照顧服務員,但也差不多就是做那些,只是主要工作是清潔打掃,被稱作流動班的工讀生。
之前他曾經在葬儀社、早餐店及麥當勞工作過。這些工作經驗讓他在待人處事上有些……說好聽一點是游刃有餘,難聽一點就是自信過頭。
進入電梯後,他看著鏡中的自己,伸手順了順幾撮頭髮。
嗯!完美!真不枉費自己生的如此好看!
在聽見電梯語音發出:一樓到了,的聲音後,他便轉身要步出,而電梯門剛開,他就看到門外穿著一樣制服的少女。
她是三樓的照顧服務員,叫方阿米,是這裡剛進來的正職員工,皮膚白皙,有著圓滾滾的雙眼,戴了副細框眼鏡,看來乖巧溫順,而他是四樓的工讀生。
「妳今天FB?」金泰亨下意識的就這麼開口問了一句,出口後覺得自己的問題十分愚蠢。
這裡的班表代碼有很多,D、E、N開頭的都是主責,只是服務的單元不同,上班時間都是八小時,有2B、3A、3B、4A單元之分,而F開頭的都是流動班,分成FA、FB、FC和FD,跟主責互相搭配,中午會有休息時間。所有的照顧服務員都可能是主責,也可能是流動班人員,就看班表怎麼排了。
主責不能離開自己的服務區域,而流動班可以,所以基本上不同樓層的主責間在上班時段不會有什麼交集,只是因為今天方阿米剛好被排到流動班的班,一樣都是流動班,所以他們相遇了。「對啊!你的垃圾我倒完了。」方阿米回答,一邊步進電梯,嗶了磁扣後按了三樓與四樓的按鈕。
然後兩人陷入一片寂靜,只剩電梯裡通風設備的聲響。
金泰亨就站在她身後看著她綁起的馬尾和背影,這樣的安靜讓他渾身不自在,但又找不到話題,這感覺有點彆扭又有點羞澀。
該問她幾歲、哪裡人、讀哪裡嗎?還是應該先問她的興趣?要怎麼開口才能不顯得過於公式化?「你幾年出生?」方阿米在此刻先開了口,並且回頭看他,聲音因為剛開口而有些沙啞,臉上笑容恬淡。
金泰亨對上她的眼神,突然想起他第一次看見她的模樣。
那樣的笑容雖然因為來到新環境的關係而有點羞澀,但實在太過於天真燦爛,比她身上的亮橘色制服還要耀眼。
他不懂,都已經出社會踏入職場的人了怎麼還能保持那樣的純真?而他才22歲,卻早已看盡人情冷暖。
不同,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一個像太陽明朗,一個像月亮一樣,可是他卻想要伸手觸碰她的熾熱。
方阿米仍然看著他,似乎在問他為什麼還不回答自己幾年出生。
金泰亨回過神,並不想這麼快就老實坦承自己的年紀,因為不知道對方喜歡年下還是年上,但其實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在乎這種問題。
方阿米對他來說,應該只是同事吧?
「妳先說妳幾年出生。」他反問道。
「1995。」方阿米簡短的回答,就像那種只有YES/NO問句的封閉式問題一樣,沒有再多說什麼,像是自己出生的月份和日期,或者是……星座。
其實她會問對方幾年出生,只是想打破這短時間的沉默,並沒有任何意思。
而金泰亨發現她和自己同年,馬上就推測出她若不是跟自己一樣是大四的在學生,就是大上一屆、今年剛畢業的學姐。雖然他們不一定同一間學校,但姑且就叫學姐吧?
瞄了一眼電梯顯示的樓層,差不多就要到三樓,他決定說出自己真實的出生年份。「我也1995。」
說完這句話,電梯剛好抵達,停了下來。
等到確定方阿米喜歡年上還是年下,他再來看是不是要坦承自己的生日或是假裝成她喜歡的那個好了。
「嗯!」方阿米跟金泰亨揮了揮手,接著步出電梯。「掰掰!」
她的一切舉動都很有禮貌,應該是個家教很好的孩子,聲音也甜甜的,是那種不做作的聲線,就跟她的樣子一樣都是可愛型的。
金泰亨突然覺得,她就像那種很親民的千金,而自己是那種莽撞的窮小子。
電梯門關上了,他吁了口氣,他猜方阿米喜歡年上的,對吧?

-

此文為真人真事稍加改編寫成,關於這篇的事情,等後記再告訴你們吧!我還欠著《團寵金魚米的後記》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