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歡迎多多留言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轉載請留言取得同意,勿自行二改二傳

這三天兩夜美其名是宿營,其實就是訓練野外求生的技能罷了。
還好我是兩顆星的指揮官,可以趁著那些阿兵哥們忙碌時到處走走。
山上空氣真是好啊!多麼清新!
不過我身後一直有腳步聲,有點吵。
我轉身看向後面的人。「林阿米,妳幹嘛一直跟著我呢!」
這個部隊裡剛來的軍醫從剛剛就一直跟著我了!而且跟的很近!跟蹤也不是這樣吧?
「拍照!」她回答的理直氣壯,而今天她沒穿迷彩服,是一件簡單的白襯衫跟牛仔褲。
雖然不違反規定,但她根本把宿營當度假了。
「妳可以去拍那些阿兵哥啊!身材不錯。」我說。
那些肉體比起這些風景還來的養眼不是?還是她看我不順眼很久了想偷偷把我幹掉?又或是她想跟我獨處?
她翻了個白眼,攤手。「我又不是變態。」
我繼續走,而她繼續跟,快門聲也響不停。
她安安靜靜的,偶爾會拉住我的衣角,讓我等等她。
我喜歡她乾乾淨淨的樣子,像朵蓮花般清新脫俗,但又有著雛菊的可愛。
她忽然大叫。「那裡有吊橋耶!」
我回頭,就見她踩在邊緣,而底下是個長滿苔蘚的小斷崖。「呀!妳別亂跑!這裡剛下過雨,會很危險!」
「我就站這裡拍而已!」她搖搖晃晃的,還跟我表示不會怎樣。
我扶額,就在這時候那裡的泥土鬆滑了,她因此跌落,我連忙抓住她。
你以為會是我把她救上來然後相擁而泣說不能沒有你的畫面嗎?不是,我跟她一起跌落了,不過我很有紳士風度的把她護在懷裡,還好她小小一隻的。
「呀!金南俊!」
模糊中,我聽見有人焦急的叫我,還使勁拍打我的臉。
我勉強睜眼,對上她驚慌的眼眸。「夠了…要被打腫了…。」
再這樣下去,沒受傷也會被打成腦震盪。
看著她這麼有活力的樣子,除了臉龐的髒污外,應該是沒受什麼傷。
「你嚇死我了!」她一把抱住我,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投懷送抱我心跳加速。「我幫你看看哪裡受傷了!」
畢竟阿米可是我們新的軍中情人,要臉有臉,要身材有身材要技術也有的。
呀!是醫術的技術!
好吧!我承認我也故意弄傷自己去找她包紮過,再承認一點好了,我對她是有那麼一點好感。
她掀起我的上衣,大多數都是擦傷,只有肩膀那個傷口比較嚴重罷了。
但說真的,第一次被女人看光光的真不好意思。
望了望四周,繼續待在這個泥濘不堪的地方也不是辦法,說不定還會有蛇出沒,而且下起雨了。
不論處在哪裡,下雨都不是個討人喜歡的天氣,尤其在山區又更加危險。
稍微想了下,印象中附近會有個岩壁形成的擋雨處,於是阿米攙扶著我到那裡去。
她說要去找水來幫我清理傷口,要我乖乖的別亂跑。
「我又不是孩子…。」我笑道,然後指揮。「這附近有溪流…往東一百公尺處。知道東邊在哪裡嗎?」
「我知道,但你怎麼知道這裡有溪流?」
「我以前勘查過這裡的地形,不過現在雨很大,要小心點…。」
「等我啊!」
她很慌張,前前後後的用葉子裝水來幫我清洗傷口好幾次。
因為是出來走走的,我們什麼都沒帶,就只有她的相機,但也不能用來求生。
後來我迷糊的睡著了,再次醒來時她靠在我另一邊的肩上,緊緊握著我的手,像是擔心我會離開她一樣。而我身上的大傷口被她用自己的背心簡單包紮著,她的白襯衫看的到裡面的黑色內衣及傲人上圍。
外面本來唏哩嘩啦的天氣慢慢變成滴滴答答,逐漸放晴。
這時候應該是黃昏吧!我們在外頭待了快一天,失蹤太久…回去有可能被懲處。
我抬頭看著天空,有一道淡淡的彩虹。「阿米!有彩虹!」
但她倚著我的肩膀,沒有太大的反應。
「阿米?我們可以回到營區了!」我搖晃著她,但她只是蹙眉哼了聲。
這時我才發現她的右腿褲管被血液浸透了,明顯有開放性傷口,而且她身上也滾燙的可以,這傷口甚至還沾有泥土,連處理都沒處理。
我想應該她是疲憊又加上感染,不趕快處理是有可能導致敗血症或蜂窩性組織炎的。
但…是因為我嗎?因為要替我包紮才會忽略自己?
我輕拍她的臉頰,她這才睜眼看我。「…沒事吧?」
她臉色蒼白,可還是先擔心我的狀況。
真不知道她是善良還是什麼的,應該要擔心自己才對啊!
「沒事了,可是妳在發燒。」我又拍了拍她的臉頰,背起她,一步一步往營地的方向走去。「我們回去。」
她趴在我的背上,雖然我的傷也疼,可是把她背到安全的地方是我現在的首要目標。
「南俊吶…好痛…。」她在我背上喊著,看的出來很疼,因為她緊抓著我的背,鬆了又抓、抓了又放。
「忍忍,馬上就到營地了。」我將她背的更穩了些。「再不行的話,妳咬我吧!」
「不行…。」她喃喃道,取而代之的是她重重的吻落在我的後頸處。
阿米在軍營裡接受初步的治療後轉往市區的大醫院,寸步不離的是她的相機和我。
本來其他人不讓我跟去的,是我堅持。
「到底都拍了什麼…?」我好奇的打開她的相機,發現裡面一張張相片都有我的身影。
這是…偷拍狂啊…。
不過拍的真好,把我拍的高大又帥氣。
「指揮官就可以偷看人家相機是不是?」
熟睡的她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奪過相機,臉上一陣紅。
「妳喜歡我嗎?」我問,陽光從我身後的窗戶照著她的臉龐。
這個答案幾乎是肯定的,因為我金南俊不做沒把握的猜測。
她臉上的笑容有些調皮,眼睛笑的彎彎的。「你猜?」
「不知道。」我就著手裡的相機拍下她的樣子。「但我可以確定,我喜歡妳。」
雖然沒那麼嚴重…但願意拋棄自己生命救你的人,就是能夠和你廝守一生的人。
她拉過我的手臂在我臉上一吻,我看到她燦爛的笑容還有左邊嘴角的小梨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an - 함
  •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眼裡都只有他,哪顧的了自己呀
    最後的告白我喜歡
    不過我真的很不喜歡對方用反問,問自己喜歡他嗎
    我臉皮那麼薄,才不會說呢ㄎㄎ
  • 反問對方 萬一答案跟自己想的不一樣 會超尷尬的啦~
    我還是比較喜歡直接告白 不要拐彎抹角的 我很傻 會聽不懂😂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8/05/20 23:24 回覆

  • 愛防彈的小妹妹
  • 我看那個相機被女主角這樣拍南俊
    等他告白的時候底片早就用光了
    應該拍不了吧😱😱
  • 有種相機叫數位相機哦 它不用底片而是記憶卡 可以拍很多很多直到記憶卡滿為止😊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8/05/20 23:25 回覆

  • Heung Yi King
  • 這個故事我喜歡~
    金南俊很自信,告白的方式我也愛~
    真的如果你很喜歡那個人,當有危險時,你眼裡只有他,自己什麼的都會忘了
    世上才有至死不渝的愛情出現着
  • 至死不渝的愛情也總是深入人心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8/05/20 23: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