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俊亨並沒有回到魚缸裡,夜色漸黑也不開燈,就坐在沙發上任憑黑暗籠罩著自己。
黑色,是最讓他安心的顏色。
想起剛剛妳驚慌失措的樣子,他心裡感到不好受,彷彿有人壓著他的胸口,讓他無法呼吸。
一開始他也跟所有的金魚都一樣,擁有短暫的記憶和不會變人的能力。
只是相處久了,他漸漸記得每天跟自己相處在一起的是另一隻紅色琉金,叫做阿米,漸漸記得那些在魚缸前面晃的人是誰。
金魚流淚和有感情,就是牠變成人的重要關鍵。
錄音完金泰亨就回去大邱奔喪了,大家都覺得他是該在這個時候接受親人已經逝去的事實,並調適心情。
而這已經過了好幾天。
夜幕低垂,妳站在陽台望著那些閃爍的燈火,仔細聽還可以聽見這座城市喧囂的聲音,咆哮而孤寂。
“…妳動情了。”
想起金泰亨痛哭的樣子,妳心裡是那麼的難受甚至為他流淚,那就表示妳喜歡他嗎…?
所謂愛情…真的是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嗎?
妳就這麼直接趴在欄杆上,也不管衣服會不會髒,那遠處的燈火闌珊讓妳心裡一陣惆悵。
是人的話,心情應該都有這種不論用什麼言語都難以形容的時候吧?
人的心…真的很複雜呢…。
妳回到屋內往廚房走去,經過坐在客廳沙發上的鄭俊亨時連看他都沒看。
妳不是生氣,而是不知道該跟他講什麼,沒有話聊的情況下就只好把他當空氣。
他很多時候都待在魚缸裡當一隻魚,防彈成員不在時他才會變成人,但只要他在客廳,妳就會在房間、廚房、浴室等等地方,反正只要不跟他待在同一個地方就好。
打開冰箱,妳小心翼翼的拿出冰棒,然後拆開包裝,蹲在地上小口小口的享受這冰涼又甜蜜的滋味。
吃,能幫助妳恢復心情,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冰明明是妳喜歡的抹茶雪糕,這時候吃起來卻變得不好吃。
「對不起。」鄭俊亨忽然出聲,嚇得妳把雪糕掉到地上。
唉西!好不容易才跟金碩珍要到的冰!雖然沒有特別想吃,可是好浪費。
金碩珍說食物都不可以浪費的。
妳癟嘴抬頭看向客廳,而鄭俊亨已經站在廚房門口,雖然面無表情,但看的出來有些無奈。
可妳還是不想說話,尤其是他又害妳浪費了一支冰,所以樣子更加委屈。
「我說對不起。」見妳仍不開口,他又重複了一次,然後走到妳面前把那已經碎裂的抹茶外皮和逐漸融化的內餡給撿起,將地板擦拭乾淨。
他的對不起,不只是為了那支雪糕,也是為了那天他擅自碰觸妳的身體而道歉。
他只是外表變成人而已,很多行為都必須透過學習才能更融入人類,他不想跟妳相處時都是這般冷冰冰,他也渴望有溫暖而且真誠的互動,妳跟防彈之間的互動正是他所渴望的。
妳繼續蹲在地上沒有動,和他之間的空氣變得有點壓迫。
「妳就不能跟我說話嗎?像以前那樣…。」鄭俊亨說道。
妳低頭的樣子像是做錯事的孩子,無辜委屈的模樣會激起對方的保護欲。
妳偷偷的瞄了鄭俊亨一眼,猶豫了很久才點頭站起。
一部分是因為心軟,一部分是因為做人總是不能太絕。
因為姿勢改變而讓妳眼前有些黑,但妳腳步踉蹌的原因不是這個。
鄭俊亨連忙扶住妳。「怎麼了?還好嗎?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妳尷尬一笑,撥開他的手,一跛一跛的走向客廳。「…我腳麻。」
腳麻連走一步都覺得有針在刺啊!
「…。」鄭俊亨一臉錯愕的杵在原地。

 

創作者介紹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