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穿著櫻粉色連身長裙的女子就站在樹下,微風揚起她的長髮,二十年來都不變,彷彿等著誰。
她氣質出眾,看來大約三十多歲,臉孔很像她兒子的,好像永遠都不會老。
朴智旻遠遠的就看到她了,因為覺得親切而不由自主的朝她走去。
女子也看到他了,露出的笑容讓人覺得她的內心是充滿尊嚴的,就像聖母一般,或者說…更正確的形容是更像母親一些。
他看著女子溫柔而充滿母愛的眼眸,竟然有股想擁抱對方的衝動,因為他的印象裡面從來就沒有感受過這樣的擁抱。
而她也知道他心思,主動抱了他。
她的目光很滿足,那雙眼睛也很美,並和他寒暄了自己兒子衣錦還鄉的事情,默默的,朴智旻伸出自己的手給她。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直覺就是讓他伸出手。
女子的雙手也握住他的,沒有開口也能夠傳遞意思。“你是個很善良的孩子。”
朴智旻以為她雙手應該細膩光滑,沒想到卻長了層繭,但很溫暖。
母親為了慢慢把孩子拉拔長大,因此細膩的手心長繭了,女子也不例外。
「可是我欺騙了最愛我的人…。」朴智旻低頭囁嚅著。
他為了隱藏自己對閔玧其的心意而欺騙鄭號錫,而且到最後還東窗事發了。
透明的淚水從他臉頰滑落,滴在土壤上吸收後竟然長出了豔麗的絳紅色野薔薇。
而野薔薇明明會長出藤蔓,但卻只長了一朵。
女子彎腰將它摘下,將其放到朴智旻的左手上,花朵在碰觸到皮膚的那一瞬間變成了黑白調的刺青,在白皙皮膚上格外醒目。
“他會原諒你的。”女子微笑,並且輕柔的摸了摸他的頭,看著他遠去後又繼續原地等待著。
朴智旻不是她最終等待的那個人。

鄭號錫雙手支撐在洗手台,眼睛透過鏡子所看到自己正處在一間小又破舊的浴室裡,還有自已蒼白的不像人的臉色,轉頭看看,這牆壁及地面凹凸不平像是尚未完全建造好就被他闖入。
他蹲下身縮在牆邊,而身旁散落了一地的膠囊。
忽然他眼角餘光瞄到有人闖入他的視線範圍哩,那是一雙屬於男性的皮鞋。
「不要抓我…!」他抱住自己的頭部,感覺對方已經抓住了自己的手和肩膀,大叫著,聲音迴盪在這狹小的空間裡。
對方的聲音有些虛無飄渺。“我帶你去找朴智旻。”
「真的嗎…?」鄭號錫正要抬頭看他,卻突然失去了意識。
他躺在柔軟的地面,若不是那有些僵直的姿勢,簡直就像陷入沉睡一般。
地面和四周一樣是潔白的,而且皆用厚厚一層東西包覆著,怕裡頭的人自殘或自殺。
門上的小窗被打開了,一雙眼睛正監視著鄭號錫,並在紙上記錄著他的資料。
“孟喬森症候群,
血壓152/75,
脈搏75,
體溫37.3,
177公分,
59公斤,
anxious(焦慮)
irritable(易怒)
illogical(不合邏輯)
retarded(遲緩) …”
孟喬森症候群是一種精神疾病,患者明明一切都正常,但卻因為心理問題而卻認為自己有病或是刻意傷害自己來博取關心。
男人微微一笑,筆桿輕輕敲打著記錄板,發出聲響。
鄭號錫就是典型的例子,除了收縮壓高了些之外,其他生命徵象都正常。
那些形容詞不過都是他服藥後產生的作用罷了,可是比起這些症狀,他更需要的是治療心理的創傷。
因為藥效過去,鄭號錫醒了,扶著還暈眩著的腦袋坐起。
他根本什麼都來不及思考,牆上的時鐘秒針剛過十二,指針指向一點整,兩邊不足容納一個人的通道便馬上被打開,大量的橘黃膠囊朝他湧了過去然後堆積,發出沙沙聲響。
每天都有這麼多的膠囊照三餐陪伴他,又不像小小兵那麼討喜。
他拾起其中一顆含入口中,喉嚨其實乾澀的可以但還是硬分泌出唾液吞下去,可以感覺到膠囊從食道沿路卡到胃。
因為那個自稱是醫生的男人要他吃下這些藥,說這樣可以控制病情,他也就乖乖的照做了。
本來一次少數幾顆,到後來越吃越多,他都不知道是否真的有用。
也許是藥效發作,他忽然看到被噴漆且刮花的鐵捲門。
不知道為什麼會看到這鐵捲門,可是他的確想起了什麼,就算是一秒鐘也夠了,因為他想起服用大量藥物而抽搐的自己,還有跟他一起生活過的朴智旻及那些朋友們。
他不該在這裡的,他想出去!就算外面更可怕他也要出去!
突然周遭的環境變成詭異的螢光綠,且牆面也被染上一絲一絲五彩繽紛的色彩。
他小心翼翼的伸手觸摸,手上沾滿了黏稠的染劑,溼溼黏黏還冰冰涼涼的,而後環境就像是燈光被控制一樣,變的藍、紫,最後是黑白。
他用力拉扯著牆面、用身體去撞擊,卻怎麼也逃不出去。
「放我出去!」他大吼著卻得不到任何回應。「我知道你在外面!放我出去!」
小窗依然是打開著的,鄭號錫依然被監視著,而男人看著他忽然癱軟倒下,功成身退般的離去。
他是誰,沒有人知道,只知道鄭號錫和他有著幾分相似的長相。
鄭號錫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當他醒來時光線已經不再刺眼,而是和煦的像陽光般,溫暖的曬著他的臉頰,心情也平靜了許多。
回憶起剛剛一閃即逝的畫面,他大概知道自己身處的地方恐怕不是那個生活了二十幾年的世界,而是逝者的世界。
不過…這樣好像也不壞,起碼現在他已經覺得輕鬆許多。
他呆坐著,腦中的記憶像幻燈片一樣的跑過一次,他突然什麼都不在乎了,不在乎朴智旻喜歡的是別人,不在乎這些年來過的跟別人不一樣的生活。
他朝著門的方向走去,從小窗看向外面,外面有一幅藍色調的森林畫,就跟朴智旻看到的是同一幅。
兩個人身在同一個地點卻是不同空間,只有在這個時候兩個空間才重疊了。
「雞米尼…。」他喃喃唸著朴智旻的名字。
憑著多年來的感覺,他知道朴智旻就在離他不遠的地方。
外面天空蔚藍,陽光耀眼,讓他思念的淚水更加明顯。雖說不在乎,可是朴智旻仍是他最掛念的。
嘗試轉動門把,竟然被他成功打開。
他沒想到這門沒上鎖,愣了愣後走出去,外頭的潔白令他一時感到眩目,再次回頭時那關著自己的牢籠已經不見。
好像是在說剛剛的經歷都是他的幻覺,可是看了看身上,明明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緊盯著眼前那幅畫,他習慣性的伸手摸向口袋,發現鼓鼓的才伸進去裡面,拿出後才發現原來是一條SNICKERS,而那些趁隙而入的膠囊也順勢從口袋掉出,落了一地。
拆開包裝後他咬了一口,甜蜜的滋味讓他笑了,因為想起很久以前,他送給朴智旻的那塊巧克力。

創作者介紹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年糕
  • 頭香!!
    金魚歐膩安妞~
    初次見面,之後我都會來留言的,多多指教哦
  • 嗨~歡迎多多留言唷~😇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7/23 10:49 回覆

  • Wei
  • 其實今天早上不知道為什麼很早就醒了,然後看文看到一半又睡著了😂
    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一種這系列好像越來越黑暗的感覺⋯⋯
    是說厚比的收縮壓有點太高囉⋯⋯都要逼近高血壓了😂而且體溫逼近快要發燒的地步😂😂
    厚比跟雞米會相見的吧⋯⋯會吧😭😭
  • 我最近都會五點多就醒來
    明明可以睡到六點多的😣
    收縮壓跟體溫都是預告裡出現的哈哈哈哈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7/23 10:51 回覆

  • Han - 함
  • 雞米號錫呀QQ
    看了真的好心疼喔
  • 接下來南俊泰泰珍珍也會感到心疼的(遠目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7/23 10:52 回覆

  • Heung Yi King
  • 任何人都會有值得被原諒的時候,喜歡別的人,欺騙了也不緊要
    懂你的人會一一原諒,好像號鍚一樣,就算他覺得雞米不喜歡他他也會原諒他
    雞米也不用怕,就算覺得騙了號鍚,但他們永遠都是對方最在意的人
    再遇見的時候,他們會比之前過得更好的,一定會的
  • 他們的過錯值得被原諒
    可是我不確定他們相遇時有沒有過得更好耶🤔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7/23 10:54 回覆

  • 星月雪
  • 錫米最後會幸福的...吧?
    一定會的一定會的一定會的!(自我洗腦中
    雞米啊…你是善良的!號錫會原諒你的!
    看到這裡突然覺得我的虐文免疫力下降了QQ
    我要去翻甜文出來看!!
  • 我終於虐到你了~😇
    去翻甜文吧哈哈哈哈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7/23 10:55 回覆

  • 綾
  • 所以困住號錫的其實是自己?
    因為想通了
    才發現其實並沒有被鎖起來這回ˋ事嗎~!?
    然後半夜看完最後一段覺得好餓啊XDD
  • 也可以這麼說~
    但是我要坦白一件事哈哈
    那就是有些我本來不知道的事情
    你們都幫我解答了😂
    每次看到SNICKERS都會想到厚比😂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7/24 21: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