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就要在麻浦大橋上把債務做個了結了,金泰亨只希望不要再有新的借據出現。
除了債務…他也希望父親不要再酗酒了,雖然母親不在了,可是他們還是可以再繼續一個美好的家庭不是嗎?
金碩珍說要去買些飲料,因為開的是一台轎車,擠不下那麼多人,所以金泰亨和金南俊選擇用走的去江邊,然後會合。
兩人走在江堤旁感受風裡的涼意,然後金泰亨拉著金南俊一起躺在地上,不管有多髒,他的手臂都會為他枕著。
「真的很謝謝你們。」金泰亨側頭看著身旁的人。
如果不是金南俊,只怕他早就被壓力逼的喘不過氣,如果不是金碩珍幫忙,只怕他早已被剁手剁腳。
金南俊露出笑容,也看著他,相視而笑。「都是朋友。」
「如果我是女生,就以身相許了。」金泰亨一臉嬌羞。
「你可以簽賣身契給我當小奴隸。」
說完,兩人大笑。
滿天的星星都在閃爍,還有涼涼的夜風吹拂著。
兩人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數著星星,為它們編織一個又一個故事,這沉默也是一種默契。
買完飲料過來了,金碩珍開著轎車在這空地繞圈子,後座是田柾國、鄭號錫及朴智旻,副駕駛座則是閔玧其。
「啊啊啊!好涼!」朴智旻半個身子幾乎露出窗外的歡呼著。
地上的兩人也起來了,和他擊掌然後歡呼。
七個人就這樣坐在江堤旁,喝著飲料望著江面,有一下沒一下的聊著。
之後幾天他們染髮了,金南俊還滿滿意自己的新髮色的。
只是自從染髮那天過後,金碩珍連學校都沒來,聯絡也沒有。
「我打電話問問。」金南俊蹙眉。
另一邊,金碩珍待在自己房間裡,外頭雖然是白天還陽光普照,而房裡卻暗暗的。
因為他把窗簾拉上,將自己裹在被窩裡。
“你的帳戶裡少了一千五百萬,用在哪裡了?”男子坐在沙發上,臉上的威嚴是不可抗拒的。
他是金碩珍的爸爸,也是某集團的董事長。
“我…。”金碩珍低著頭,一時也想不出理由來解釋那錢用在哪裡了,總不能說他拿去幫助朋友吧?
“說不出來就別想出門了!”看著兒子吞吞吐吐的,男子更為震怒。“張叔,看好他。”
他想知道為何兒子需要這筆錢,只要用在正確的用途上,他也能諒解。但就是不說才更令人生氣。
金碩珍大吼。“爸!我又不是犯人!”
這大概是他出生以來第一次對爸爸大吼吧!可能在他心中他已經是個叛逆的孩子。
“那你用在哪裡!”
“算了。”金碩珍不想繼續爭執,逕自轉身爬上二樓,將自己關在房間裡。
這一關就是好幾天。
「Everybody say NO 더는 나중이란 말로 안돼더는 남의 꿈에 갇혀 살지마…。」
手機鈴聲響起,金碩珍探出一隻手臂在床頭摸著,看見上頭的來電顯示他馬上接起。
「碩珍哥,雞米說你都沒來上課。」
是金南俊的聲音,令他心跳漏了一拍,但還是裝的矜持。
「嗯。」他嗯了聲,大概是很久沒有說話了,聲音有點鼻音。
金南俊制止著旁邊想偷聽的兩人,將手機切成擴音。「怎麼了嗎?」
「沒事。」
「泰亨他們很擔心。」
頓了頓,金碩珍小心翼翼地開口。「你也…擔心嗎?」
一聽到,金泰亨的眼神歛了歛,隨後恢復正常。
「當然啊!」金南俊不知道是有發覺裝沒聽見還是真的沒發覺,露出笑容。「你們每個我都很擔心。」
像是宣示主權,金泰亨靠到金南俊身邊,貼得緊緊的,沒有縫隙。「哥!明天是雞米尼生日!你要不要一起來?」
「…好啊!」沒有想到金泰亨也在旁邊,金碩珍愣了愣,點頭答應了。

-

90萬賀(H)文明天更新唷~

 

創作者介紹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an - 함
  • 哀哀哀
    看完後有淡淡的憂愁~~
    三個人之間難道沒有平衡嗎QQ
  • 三個人到後來總有一個人要退出QQ
    我是不是在劇透什麼哈哈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6/01 18:28 回覆

  • Heung Yi King
  • 三人行是不是永遠都不能三人都得到幸福
    為什麼愛情都要那麼複雜,簡單一點不好嗎
    但珍爸不相信自己兒子這個我不喜歡>< 再錯也是自己兒子呀,怎麼要關起來....
    幸福要自己找,如果那個人本來跟你的路線和目標本來就不同的話,
    就不要硬塞了對吧...這只會讓人很反感....
  • 我哪天也許會想一個就算三人行也很幸福的故事
    其實珍珍的爸爸只是希望他可以說出實話
    有時候 愛上了就無法自拔><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6/01 18: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