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亨在一本書上看到這麼一段話:
「你至少要擁有一個好朋友。

這樣的朋友或許給不了太多實質上的支助,
但卻能幫助你思考,
他可以幫助你變的柔軟、體貼。」
他從來就不逛圖書館,然後這麼隨意的從架上挑了一本書,隨意的翻了一頁,這段文字便深深地進入他的心裡,讓他坐在圖書館裡一整個下午,只為了好好品嘗這本書。
好朋友,他想到金南俊,但好像又多了那麼點不一樣的感覺,心跳的感覺在胸膛鼓譟,他不肯承認他對金南俊的感情昇華成了愛情,用了名為友情的包裝紙將其厚厚包裝起來。
金南俊下班回家的途中救了剛認識的金碩珍,不要問他怎麼老是擔任救人的角色,這大概跟他養母要他當醫生有關。
不過他不敢當醫生,他很容易碰壞東西,到時候要是碰壞了病人的什麼,他可承擔不起。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金碩珍的目光總是緊緊跟隨著他。
金南俊就像太陽一樣,是所有人的中心、是領導,有張圓圓的臉卻又線條分明,很有型的眉毛跟豐厚的嘴唇,左邊臉頰在笑的時候會有酒窩出現;他IQ148,是多益900分的天才;他的聲音低沉的好聽;他的身上有著淡淡的好聞的味道。
金南俊正在圖書館給金碩珍講解著微積分,發現他走神了。「所以這題你懂嗎?」
「…懂。」金碩珍搖頭。
「說懂又搖頭...是懂還是不懂呀?」金南俊無奈一笑。
「再…再講一次。」
金碩珍低下頭,不敢說他其實有種想吻他的慾望。
之前交往的時候他根本就沒想過接吻這回事,然而現在他卻對一個少年產生這種想法…?
夠了,一定是他鬼迷心竅了。
金泰亨從書架上拿了本韓國鬼故事的小說走來。「南俊哥!我們等等去附近新開的店看看吧?」
又是南俊哥,金碩珍在心裡嗤之以鼻。
金泰亨露出方形的燦爛笑容,靠到金碩珍身旁。「碩珍哥要不要一起?」
「下次吧!」金碩珍尷尬一笑。

對於債主追到學校來了,金泰亨只能苦笑,今天是假日也不用上課,所以他就待在那即將拆除的教學大樓裡一整天。
是金碩珍開口願意替他還債還有包紮的,他不是很喜歡欠人家人情。
身體很痛,但他的心更難受,亂糟糟的。
望著窗外從明亮的天色到黃昏,再到現在的月亮高掛,他忽然看見警衛手電筒裡的亮光,然後他才甘願離開。
望著天空的那彎明月,金南俊看了看手錶,原來已經十一點。
難怪來加油的人漸漸的少了,黑暗的道路上只有幾盞路燈,有時候還一閃一閃的似乎要壞了。
「南俊哥。」金泰亨帶著一袋包裝像酒的飲料,一身黑的走來,步伐一步一步的。
因為是一步一步,所以金南俊也就知道了他現在的狀態不是很好。
「怎麼不回去?」他問,嘴裡叼了根棒棒糖。
金泰亨苦笑。「你不是知道的嗎?我不想回去那個家。」
那個家,根本不能說是家,只是一個睡覺的地方。
「那就陪陪我吧!再一個小時就下班了。」
「嗯。」
兩人在水泥地上席地而坐,一人一瓶擰開拉環,咕嚕咕嚕的喝下。
金南俊看見他嘴角的傷,想必那被衣物遮住的手臂應該也都是。「臉上的傷?」
「哦,沒事。」金泰亨只是應了聲,倒也喝的幾分醉意,雖然明明就只是氣泡飲料。
他沒讓他知道傷怎麼來的,就怕他擔心。
一台車子開來,搖下車窗說了95加滿。
「好的,請稍等。」金南俊將油槍插入加油孔,等他加好了,駕駛從車窗將鈔票和垃圾一同丟出,然後揚長而去。
這是多麼鄙視的行為。
金泰亨看著一切,準備伸手去撿卻被金南俊阻止。「我來。」
看起來這種事情滿常發生的,而他似乎習慣了。
金泰亨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
然後他不自禁的打了個呵欠。
金南俊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累了不是嗎?快回去吧!」
再怎麼說,那還是一個避風港,人的最後都必須回家的。
「嗯。」金泰亨點了頭,搖搖晃晃的離去。
「路上小心。」
說好要一起下班的,讓金泰亨先回家休息後,金南俊只好自己下班。
走在沒什麼人的街道上偶爾有幾隻流浪狗經過,正在覓食著,他乾脆去附近的24小時超商買了些狗罐頭來餵食再繼續走往回去的路。
忽然手機響起,電話的那一頭是金碩珍。「南俊啊…你睡了嗎?」
金南俊停下腳步。「還沒,怎麼了嗎?」
因為前面就是金碩珍家,他乾脆的就走到他家樓下,發現他的房間燈還亮著。
頓了頓,金碩珍怯怯但開口,因為他覺得這是刺探別人的隱私。「泰亨他…到底生長在什麼樣的家庭…?」
金南俊愣了幾秒。「…你真的想知道嗎?」
「嗯。」
「你覺得我們是不良少年嗎?」
「…一開始覺得是,但其實不是的,對嗎?」金碩珍翻身看向窗外的天空,今晚的月亮被雲層蓋住了。
比起那些進出警局甚至犯下殺人命案的人來說,他們只是跳脫世俗的眼光,活的自我了一點。
「以外界眼光來看,我們的確是不良少年。」金南俊抬頭看向天空,今夜的天空星星並不多,勉強能從雲層的縫隙中看見一點。
不唸書就是一個不良少年的指標,但成績又能代表什麼?
他繼續道,聲音裡有著嘆息。「我們每個都生長在不健全的家庭,因為渴望親情的溫暖才會碰在一起然後相知相惜。」
金碩珍默默的聽著,沒有發出聲音,但金南俊知道他正在聽,而且很認真。
他決定把事情告訴他,因為他認為不該對任何人有隱瞞。
「我們有的從小在育幼院長大,像雞米、號錫還有玧其;有的是翹家,像柾國;泰亨是單親家庭,有一個酗酒愛賭博又不務正業的爸爸。」
金碩珍問,這才發現喉嚨乾澀的可以。「…你呢?」
金南俊低頭,扯出比哭還難看的笑。「…我嗎?我也是翹家的,因為那不是我的家…也不是我的親生爸媽…。」
他在十歲那年被收養,但因為這個關係,他和養父母一家都不親,養父母甚至阻擋他的夢想,所以他逃家了,然後遇上這些人。
問他的夢想,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後和這些朋友幸福的走一輩子。
金碩珍拿著手機的手僵了許久。
「…你還會想跟我們當朋友嗎?你還有大好前程。」
金碩珍靜了好一陣子才開口,眼淚忍不住滑落。「南俊,雖然我有完整的家庭,可是我的家不溫暖…。」
從小他就是沒有家人陪伴,只有張叔會帶他出去玩,父母一向只提供金援。
也就是這樣,同學跟他做朋友只是因為他有錢。
金南俊默默的聽他說著,直到聲音漸漸弱了,變成均勻的呼吸聲。
他輕輕喚了聲。「碩珍…哥…?」
確定對方睡著了,說了聲晚安他才掛了電話。

-

明天是端午節~~~
端午節就是要吃粽子看賀文~
端午節快樂呀~

創作者介紹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Wei
  • 覺得這張有各種的心痛啊⋯⋯大家的身世都說出來了⋯⋯覺得好心疼😭😭
    快!都快過來!給我抱一個(欸
    校慶表演順利完成了!!!雖然有點小跳錯想揍死自己,不過一切還算順利哦✌️
    然後我被同學化妝超想被鬼打到,所以我決定我這輩子還是別化妝了吧😂
    一直覺得自己沒有帶好學妹是我的責任⋯⋯幸好學妹們都很獨立啊😭
  • 去抱他們吧哈哈哈哈(推
    我是畫了眼線會覺得手機蜷曲😂
    所以我化妝不畫眼線的~
    別自責~想想哪裡可以改進 下次就會更好😇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5/30 20:29 回覆

  • 糯米
  • 啊!!!!心疼!!!(冷靜冷靜
    什麼壞父母的不要管他們了
    來我這就好來(欸妳
  • 說不定他們還得照顧你😎😂
    這好像什麼養成記😂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5/30 20:30 回覆

  • Keissica依米達~
  • “不過他不敢當醫生,他很容易碰壞東西,到時候要是碰壞了病人的什麼,他可承擔不起。”
    這句莫名戳中我笑點哈哈哈哈哈哈 xDD

    對了,金魚你好~我是Keissica喲~
    一直很喜歡你的文,我都有偷偷來看不過這是第一次留言哈哈哈哈哈 xD
    叫我西卡就好了 ^^((誒這樣好像很奇怪......((#
  • 碰壞器官會有醫療糾紛😂
    你好西卡~~~以後歡迎多來留言唷~😇😘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5/30 20:33 回覆

  • 貓村月夜
  • 嘖嘖現在看這篇莫名出現同感
    最近開始覺得老爸好像把我當作扯線人偶了
    想做的不給做,不想做的卻強逼做
    很辛苦啊0_0
  • 辛苦了(摸頭
    如果是讀書的話…南俊的爸爸跟他說過
    如果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 至少要先把書讀好☺
    雖然我個人覺得一技之長比較重要哈哈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5/30 20:36 回覆

  • Han - 함
  • 感受到虐的節奏了嗚嗚嗚
    最討厭三人間的這種感情了QQ

    端午賀文GOGOGO~~
  • 三人行,必有一人落單😢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5/30 20:36 回覆

  • Heung Yi King
  • 感覺到淡淡的心酸,人總是會跟相似的人做朋友
    外界的眼光真的重要,重要到你會改變決定
    就像很多人還是覺得有紋身是不好的人才做但我一直覺得內裡表達的意思比別人看到的更深
    以為了解自己對自己好的人,說把所有都幫你想好的人,是不是真的有在自己那邊想還是他只是為了他自己,希望別人做到他期望而已。。。
  • 大概相同的背景跟氣質讓他們互相吸引了><
    有時候都會覺得可以戰勝外界的眼光 但最後還是會被逼得低頭
    你說的最後那一段 其實只有一線之隔 要看那個人怎麼想的><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05/30 21:04 回覆

  • 果珍粉粉
  • 少了珍救了泰的那一段
    這三角戀感覺南珍是對彼此有感覺的可是泰........
    珍直接揪下去啦,多可口-///-
  • 有些地方再寫一次的話會很像複製貼上XD

    不會游泳的金魚 於 2017/11/27 12: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