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滿滿的在卡片上寫上收件人名字和一句Je t'aime(我喜歡妳),金泰亨高興地將卡片放在花束裡便出門了。
一路沿著塞納河畔來到咖啡館門口,這城市浪漫的氣息讓一向神經大條的他也跟著浪漫起來,雖然這裡經常飄散的咖啡香讓他覺得自己都被染成褐色了,不過沒關係,因為很浪漫所以一切值得被原諒的!
這咖啡館是他心儀的少女常出現的地方,而今天除了花束外他還準備了一束顏色繽紛又粉嫩的氣球打算告白。
跟她會認識是因為兩個人是同一個學院的學生,稱不上非常熟悉,可還是說過話的。
第一次看到她,他就為她的氣質神魂顛倒。
今天他精心的打扮帥氣吧?看看路過的人都在看他呢!
心裡的期待、興奮和不安讓他不停的原地徘徊,終於在上演無數次的內心彩排後,看見少女來了。
但定睛一看,他發現少女挽著一個少年的手一同前來,兩人不時的親吻讓關係看起來好親暱。
金泰亨睜大眼睛,想逃也來不及了,心慌的情況下只能連忙把汽球和花束藏到背後,露出不自然的笑容。「妳...妳好。」
「泰亨啊!這是我男朋友哦!」少女向他介紹著,幸福的表情不言而喻。「你今天穿這樣很可愛呢!」
「你好。」少年朝他伸出手,表示友好。
金泰亨愣了愣才握住他的,笑容既是尷尬又像是傻瓜。
他彷彿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初戀就這麼沒了。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駝色大衣內搭黑白橫條紋T恤,褲子則是大紅色直筒褲滾綠色小碎花邊,頭上還戴著企鵝造型的毛帽。
難怪路人都會看他,他...很可笑吧?
「你們很搭!」他揚起尷尬的笑容,目送著他們有說有笑地進去咖啡館,然後無力的垂下肩膀,失落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所謂龍交龍、鳳交鳳,法國少女本來就該配金髮碧眼的少年。
他呀...大概只能跟同樣的韓國籍女子交往吧!
垂頭喪氣地轉身,忽然一陣風吹來,他又剛好沒抓緊手中的氣球,氣球就這麼被吹往塞納河邊。
「呀!幫我抓抓氣球啊!」他一邊追著氣球一邊用破法文不計形象大喊,還好一名少女微微一跳,伸手替他抓住了。
不看還好,這一看不得了,金泰亨的目光完全被這少女吸引住了。
她染成亮褐色的微捲髮被鬆鬆的紮成了公主頭,很襯白皙的膚色;上半身是不那麼正式的白色襯衫,下半身則是黑色的短波浪裙,外罩一件灰色大衣,簡單的色系讓她幹練中不失甜美。
而她左手拿了本厚厚的法國文學,右手拿著他的氣球,腿美就算了,五官是精緻又有氣質。
金泰亨看到都忘記合上嘴了,內心正在咆哮。
她是東方人!東方人!媽啊根本女神降臨!
他突然覺得剛才碎了一地的玻璃心被黏回去而且重新跳動了。
「給你。」少女甜美一笑,將氣球遞給他,那笑容讓他感到如沐春風。
「감사합니다(謝謝)!」金泰亨回過神接過,然後鼓足勇氣厚著臉皮向她搭訕。「안녕,저는 김태형입니다(你好,我叫金泰亨)!」
少女一臉不解,他才發現自己用的是母語─韓語。
看來她跟自己不同國籍,不是韓國人啊!
於是他馬上用日文重新介紹一次,還伸出手要跟她握手示好。「こんにちは,私は キム・テヒョンです(你好,我叫金泰亨)!」
雖然少女還是一臉疑惑,但也伸出手握住他的,用流利的法語開口。「我是阿米,台灣人,來這裡留學的。」
「我…我也是來這裡留學的,我是來自韓國的金泰亨!」因為猜錯,金泰亨頓時尷尬到想挖個坑洞鑽進去,一口氣說完後將手中的氣球及花束一股腦地塞給她。「這個給妳!」
阿米露出詫異的表情,還是接過了花束和氣球,同時看見包裝紙裡的卡片。「嗯?有卡片呢!」
金泰亨再次瞪大雙眼。
他!
忘記!
把卡片!
拿出來了!
這下完蛋了!他的臉要往哪裡擺啊?
阿米拿出卡片,沒像金泰亨預料的一樣,反倒笑著揮了揮那薄紙。「謝謝你啊!不過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咦?」他湊近一看,才知道原來卡片上的名字和他的初戀少女只差一個字。
初戀少女叫Rita,阿米在這裡叫Lita。
因為韓文發音r等於l,難怪他會寫錯了。
看著阿米戴著角膜變色片的灰色瞳孔,他結巴了。「我…我能不能更進一步認識妳?」
阿米也直望著他深邃的眼瞳,眼裡滑過一抹調皮,並沒有直接回答。
塞納河面波光粼粼,兩人親吻的倒影瀲灩而碎。
金泰亨睜大原本就不小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少女竟然吻了自己。
「在浪漫的城市就是要做浪漫的事情。」她捧著他的臉道,又吻了上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