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設在台灣,不是韓國唷~

-

「南俊吶!你幫我拿那個箱子下來。」金碩珍指著衣櫥上的箱子,要比較高的金南俊幫忙。
過年要到了,家裡總得大掃除一番,從昨天開始前者就一直忙著了,不過金南俊卻是一直陪兒子果果玩,結果當然是被愛人修理,所以這下對於金碩珍的要求,他當然是馬上執行。
所謂的修理就是金碩珍和兒子一起睡在整理好的房間,而他自己睡在雜物堆裡啊!
他起身踩在床上,輕輕鬆鬆就利用身高優勢拿下箱子,發現這箱子頗具重量。「這裡面裝了什麼?」
「啊…我也忘了。」金碩珍在底下接過箱子,而金南俊囑咐他要小心別弄傷自己。
但他才是常弄傷自己的那個。
兩人一起坐在地上打開,這才發現裡面都是金碩珍收藏著的東西。
不是馬力歐,而是他和金南俊從認識到現在各種具有紀念價值的物品。
「你別看!」金碩珍馬上把箱子關起。
「有什麼關係?」金南俊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裡面拿出了一個有點泛黃的信封。
前者搶著。「你給我拿來!」
「不要!」金南俊背過身,把信拿出並讀了出來。「親愛的碩珍:第一眼見到你,就覺得…,」
唸到一半他發覺不對勁。
這不是他寫給金碩珍的情書嗎!
「所以我叫你別唸了,那是你寫的情書。」金碩珍涼涼道,還竊笑著,接著又打開箱子,指著裡面的東西。「你看,這是我們第一次去遊樂園的髮圈哦!還有這個啊!是那時候的門票!」
他講的興奮,心裡悸動猶如當初。
「那這個呢?」金南俊指著裡面一枝普通到不行的原子筆。
金碩珍看了一眼,一臉無所謂的回答。「是我跟你借的筆。」
那個時候他們是隔壁班同學,但他想盡辦法就是要跟金南俊借筆,因為有個小魔法說在對方的筆上幹嘛的可以讓對方喜歡自己。至於是幹嘛呢...他也忘了。
「原來是你沒還我!難怪那時候少一枝!」金南俊大叫。
難怪他當時考試時少了一枝黑筆應考!害他只能用深藍色的筆來魚目混珠!
「現在在我這裡,跟在你那裡有不一樣嗎!」金碩珍回答的十分傲嬌。
金南俊的東西是金碩珍的東西,而金碩珍的東西還是他金碩珍的。
金南俊搖頭,接下來這個東西,連他看了都害羞了。「這...,」
他伸手拿起,這類似錫箔的材質是保險套的外包裝,而且這個牌子看了就知道是第一次發生關係時用的那個。
「哇!這個你還留著啊?我以為你會留保險套呢!」他刻意調戲。
「你真的很討厭!」金碩珍臉紅的像番茄,大力的拍打著他。「我沒有那麼變態!」
而且保險套用一次後是要怎麼清洗保存啊...?
金南俊挑眉。「再多蒐集幾個如何?」
他不介意再多製造幾個。
「少來了!你現在根本就沒在使用的!保險套都放錢包裡招財!」金碩珍激動到臉都紅了。
而金南俊就是喜歡這樣逗他,看著他的反應覺得很好玩,當學生時的他們也跟現在一樣,一個願鬧,一個願叫。
「不愧是我的人啊!都這麼了解!」他笑著,勾過金碩珍的下顎一吻。
原本只是想逗逗他,沒想到後者閉上雙眼,並非發情期的他一碰上金南俊這強大的Alpha,一陣茶香自身上飄出,竟是動了情,他回應著金南俊的吻,甚至是主動的探進他的口腔內,眼神迷離。「都老夫老妻了當然了解。」
金南俊也知道金碩珍的Omega體質,既然有主動送到嘴邊的肉,那他就大口享受吧!
他吻著吻著,順手將金碩珍的領子給拉下肩膀,一片光滑肌膚增添了他的情慾,抹茶的味道也逐漸濃烈。
「呃啊...南俊快點...。」金碩珍自己脫去了上衣,胸前的果實等不及愛人的含舐舔弄就先咬上愛人的肩膀,種下一顆顆鮮紅的草莓,正準備做進一步動作時,一個稚嫩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拔拔、爹地,你們在幹嘛?」果果拖著一隻大娃娃站在門口看著他們兩個,純真的眼裡滿是不解。
金碩珍一顫,直接將臉藏在金南俊肩窩裡。
「你爹地身體不舒服,拔拔在照顧他!」金南俊尷尬一笑,看來改天是該給這孩子進行什麼性教育了。「你先回去房間吧!門記得關上!」
果果聽話的回去房裡了,聽著那聲音。「爹地應該很不舒服吧?」

-

假設韓國過年也有大掃除的話,應該會是這樣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