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天空的那彎明月,金南俊看了看手錶,原來已經十一點。
難怪來加油的人漸漸的變少,黑暗的道路上只有幾盞路燈,有時候還一閃一閃的似乎要壞了。
「南俊哥。」金泰亨帶著一袋包裝像酒的飲料,一身黑的走來,步伐一步一步的。
因為是一步一步,所以金南俊也就知道了他現在的狀態不是很好。
「怎麼不回去?」他問,嘴裡叼了根棒棒糖。
金泰亨苦笑。「你不是知道的嗎?我不想回去那個家。」
那個家,根本不能說是家,只是一個睡覺的地方。
「那就陪陪我吧!再一個小時就下班了。」
「嗯。」
兩人在水泥地上席地而坐,一人一瓶擰開拉環,咕嚕咕嚕的喝下。
金泰亨倒也喝的幾分醉意,雖然明明就只是氣泡飲料。
一台車子開來,搖下車窗說了95加滿。
「好的,請稍等。」金南俊將油槍插入加油孔,等他加好了,駕駛從車窗將鈔票和垃圾一同丟出,然後揚長而去。
金泰亨看著一切,準備伸手去撿,被金南俊阻止。「我來。」
他嘆了氣然後撿起。
看起來這種事情滿常發生的,而他似乎習慣了。
金泰亨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然後打了個呵欠。
金南俊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累了不是嗎?快回去吧!」
再怎麼說,那還是一個避風港,人的最後都必須回家的。
「嗯。」金泰亨點了頭,搖搖晃晃的離去。
「路上小心。」
田柾國剛洗完澡,頭髮還滴著水。「哥,你覺得碩珍哥…。」
他覺得碩珍哥能成為他們的一員嗎?
閔玧其打斷他的話,躺在床上,一副慵懶的樣子。「你都叫他哥了,不是嗎?」
看來浴室果然是思考人生的重要場所。
「我…。」
「也許你該試著相信。」
就像相信他一樣。
「嗯。」田柾國點頭。「那泰亨哥的…。」
「友情不是買來的,泰亨他會小心翼翼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緣份。」
應該說泰亨身邊的每個人,他都會很珍惜。
閔玧其總是能夠在田柾國還沒說完前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但偶爾也有出錯的時候。
「哥,我…。」
「想睡?」
田柾國癟嘴,乾脆的咬了他手臂。「我餓了!」
「幹嘛咬我!你看過這麼白的雞腿是嗎!」
「白斬雞啊!」
忽然響起了敲門聲,打鬧中的閔玧其起身開了門。
門外是鄭號錫和朴智旻,兩人身上飄散著醫院的藥水味。
白天討債的人走後,這兩個就去了醫院。
「你們怎麼來了?」
「剛好經過,就買了羊肉串來,果果正在成長。」朴智旻笑道。
他真的很疼弟弟,是寧願餓肚子也要給弟弟吃飯的那種類型。
「要不要進來坐坐?」
「不用啦!很晚了。」鄭號錫擺手,不小心露出手腕上的針孔,連忙用衣袖遮住。「是說,你們這麼愛吃羊肉串,以後考慮開個店好了。」
閔玧其知道他不想被人發現,於是假裝沒看見的繼續話題。「正有此打算呢!我負責內場,外場就給果果,他那麼好看一定有很多人上門!」
「你這是賣弟弟的行為!」田柾國大叫。
要他這樣給那些根本就是變態的大媽們亂摸,他才不要!

-

寫完時間:2016/6/2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