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熱…。」剛剛綻放的白色小花,在日曬下,已快枯萎。
一陣清風吹過,帶來些許涼意,冰涼的水珠澆灌到花瓣上。
「舒服些了吧?」白衣少年輕聲道。
白花抬頭,眼前的少年面貌白皙清秀,頰上有兩個淺淺的酒窩。
「謝謝你。」它道謝,花瓣輕輕的顫抖,是那麼的纖細、脆弱。
少年細長的手指觸碰著花瓣,溫柔的撫著。「再見。」
然後他帶著腰間的長笛離去。風中有著他獨特的草藥味道。
看著離去的背影,白花輕嘆。「我想跟著他。」
一旁的小草竊笑,笑它不自量力。「怎麼可能?祂是神仙,而你只是一朵花。」
「我願意用幾千年的修行,換來見他一面。」白花說的堅定。

千年之後,白花化成一名少年,美的可謂閉月羞花、傾國傾城。
他給自己取了名,叫鹿唅。
修行千年,只差情關他就能成仙,與他見面。 「啊啊啊!鹿唅!」無數的少女為他傾心,但他終究只要緊那個滿身仙氣的少年。
「鹿唅!」白皙的少年朝他走來,他就是當時的那棵小草。
小草比他早化成人形,叫邊伯賢,在他修行時挺照顧他的。
鹿晗朝聲音方向看過去,自己手臂正被一個女子拉著。「怎麼了?」
「救你離開呀!」邊伯賢不著痕跡的把他推出女人堆裡,在他耳畔道:「最近小心點,有人專門抓我們這種美少年去妓院呢!」
「是喔?這麼危險…?」鹿唅抽著嘴角笑著,心裡滿是那句:我們這種美少年。他怎麼就不知道邊伯賢是個美少年了?
「我們回去吧!大街這種地方還是少來的好!省的你在這裡拋頭露面的。」
想讓蝴蝶蒼蠅幫他修過情關,恐怕修萬年還不能成仙!
鹿唅敲了敲他的腦袋。「我是男人,拋頭露面的,你把我當姑娘啊?」
兩人有說有笑的步入山裡,越來越荒涼,但這是他們所熟悉的環境,畢竟待了千年。
鹿唅停下腳步,好像聽見腳步聲。「伯賢…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後者幾乎是同時停下,抽出了朴燦烈給他的小刀,準備防禦。「聽見了。」
眼前跳出幾個彪形大漢,果然,他們被跟蹤了。
「你逃吧!我還有武器。」邊伯賢推開鹿唅,並把他擋在身後。
鹿晗沒有打算逃跑,撿起一旁的粗樹枝。「哪有拋下兄弟離開的道理?」
但他們本質畢竟是花草,柔弱的軀幹不耐打,很快的兩人就沒體力再戰,邊伯賢的腰部更是被刀砍傷,鮮血滴落草地。
「傷痕累累的…看起來更楚楚可憐。」其中一名大漢說道。
「放心…燦烈會來救我們的。」邊伯賢被人扛在肩上,看著也被扛著的鹿唅,望著地上的血跡露出輕蔑的笑容。

他們分別被關到房間與柴房,男人丟給他們一套甚是暴露的衣衫。
「我不穿!」鹿唅看著眼前的衣物,不管是否會遭到毒打,一樣堅持拒絕。
「穿!」男人不由分說的掄起棍子就往他身上打。
疼的他倒在地上 ,俊美的臉龐幾近扭曲。
正當他幾乎要撿起那衣服換上求饒時,門口傳來聲音。
「好了,有人出高價買他的初夜。」那人說道,並沒有露面。「別傷著他了,你乖乖換上便能無事。」
他的聲音略帶嘆息,後面那句明顯是對鹿晗說的。
男人瞪了鹿晗一眼,帶著棍子與門外那人一同離去。
初夜…倘若不是和喜歡的人交合,他的修行會前功盡棄。而他思慕的,只有那個少年。
鹿晗抱著那衣服,望向門口,漂亮的眼眸失了光采。
進來的少年一身潔淨,面容清秀,腰間繫了把長笛。
「怎了?」來人看著他因驚訝而睜大的雙眼,微微一笑。「不認得我了嗎?」
「認得!」
朝思暮想了千年怎麼不認得?
他走向鹿晗,身上依然飄散著淡淡的草藥味,但當時的一身仙氣已經不在。
後者瞧著他,千言萬語堵在胸口,說不出話來,只剩那雙明眸傳遞著無數掛念。
「好好睡吧!醒來就會好的。」 少年笑的溫柔,慢慢脫去鹿晗的上衣,怕扯痛傷口。
潔白的身體上,爬滿一條又一條的瘀痕。
他心疼的撫著他臉龐,極度小心,彷彿那是個易碎品。
鹿晗漸漸的感到睡意襲來。「等等…我該怎麼稱呼你…?」
「…張藝興。」
「嗯…。」鹿晗舒服的閉上眼。「…我一直在找你…。」
「我知道,我一直在你身邊。」
模糊之際,他聽見這句話飄進腦袋裡,之後就深深睡去。

因為傷勢比較重,邊伯賢被關在柴房裡,暫時不能接客。
柴房沒有窗子,他看不見外面,但本能告訴自己,此時已是夜晚。
不知道鹿晗怎麼樣了?
他嘆氣,眼淚因為痛楚和自責而落下。然而他聽見了外面的聲音。
大鎖被破壞的聲響,和那氣息。
他就知道他會來救自己的。
門外,朴燦烈用蠻力破壞了那道木門和鎖鏈,焦急的大喊。「邊伯賢!」
他進門就看到腰部被纏上布料,還微微滲血的人兒。
「燦烈!」邊伯賢從地上爬起,不顧疼痛就緊緊抱住眼前的男子。「快!還要救鹿晗!」
朴燦烈摟著他,傻傻的笑著。「不用了,有人在照顧他。我們回家吧!他明天就回來了。」
那時候他在屋子裡等了好久,天都黑了就是沒看見邊鹿兩人。
心中的不安情緒再也無法壓抑,他奔出門外尋找。
然後嗅到了那麼一點不同於平常人的血味。
他就是知道那是邊伯賢的血,因為在好久以前,受重傷的邊伯賢,散發的就是這個味道,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別怕,我在這兒。」感受到邊伯賢的顫抖,朴燦烈輕拍著他的背。「不論怎樣,我都會找到你的。」
「謝謝你。」
然後他蹲下身,讓他趴到自己寬闊的背上。
就像那時候的依賴大樹生存的小草一樣,他朴燦烈,永遠是邊伯賢的大樹。

看著鹿晗熟睡的樣子,張藝興用了僅剩的力量,加速傷口的癒合,再替他穿好衣服、蓋上被子。
他輕嘆,站到窗邊凝望著外頭的月光。
這樣他就完全是個凡人了。
有多久,他沒有這樣欣賞風景了呢?好像也千年了吧!那彎月古今都一樣。
因為他一直守護在那朵花身邊,以任何形式守著。
天氣炎熱,他就化成清風,為它驅逐熱氣。乾旱了,他就是那陣及時雨,甚至在它能夠化成人形後,他也曾經化為小動物來陪伴他。
早在他為它灌溉的那刻起,就種下兩人以後的緣份。
放棄了神仙的身分,這次他成為凡人,只為幫助他成仙。
因為他動了情,而神仙是不能動情的。
轉身,他看見鹿晗深鎖的眉心,忍不住伸手撫平。
後者夢囈著。「別走…。」
「不走…我會陪你,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離。」

為了買鹿晗的初夜,張藝興花光了積蓄,又為了買回他的自由,他把自己簽給妓院當長工。
當時妓院打量著他,如果不當男妓,就是長工,沒有其他選項。
而這件事他沒打算讓鹿晗知道。
「你瘋了?!」邊伯賢尖叫。「妓院是吃人骨頭的地方啊!你這是打算把自己永遠賠在那裡了是嗎!」
妓院就和地下錢莊一樣碰不得啊!
而張藝興只是淡淡說了句。「沒錢是很現實的問題。」
有錢不是萬能,沒錢卻萬萬不能。
「你不是神仙嗎?」邊伯賢忽然想起張藝興的身分。
應該還有其他方法才是。
「不是了。」朴燦烈起身,走到門口眺望遠處。「他身上已沒了仙氣,不過一介凡人。」
其實他都知道,張藝興一直待在他們身邊,幫助鹿晗也間接幫助他們修煉。這都因為縈繞在鼻間那股沁甜的草藥味。
邊伯賢震驚。
怪不得他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張藝興示意話題該結束。「好了,鹿晗也差不多要回來了。」
每天總有一個時候,鹿晗會自己出去吸收日光,也就是光合作用。
「我回來啦!好餓哦!有沒有什麼吃的?」語音剛落,那個活蹦亂跳的人剛好踏進門。
邊伯賢開玩笑道,其實在掩飾剛剛討論的話題。「植物跟人家吃什麼食物!」
鹿晗白了他一眼。「少來了,我們還是得跟人一樣進食啊!不然等下燦烈煮完你不要吃!」
就不知道誰吃最多燦烈的食物,還說是為了捧自己男人的場。
「誰跟你說我要煮飯?」朴燦烈故意睜大眼睛否認。
張藝興起身,摸了摸鹿晗的頭髮。「那麼我就展現一下我的手藝吧!」 又在他耳邊低聲道。 「…然後晚上再吃你。」
「誰吃誰還不知道呢!」鹿晗抗議,引起旁邊兩人竊笑。

這樣的日子,張藝興很是懷念。
平平淡淡的,卻過得安逸幸福。
那年妓院經營不善倒閉,他重獲自由。
和鹿晗約定好要在一起直到齒搖髮落,而朴燦烈也承諾給邊伯賢永遠。
他們天真的以為能夠就這樣在深山裡與世無爭,無奈世事無常,外頭的世界起了戰亂,無一倖免。
「鹿晗,我會找到你。」朴燦烈給了鹿晗一個深深的擁抱,旁邊的邊伯賢鼻頭一紅。
怎麼他心裡如此慌、如此亂?
「嗯,說好了,我們要再見。」
戰火無情,燦白逃往溪邊,鹿晗和張藝興則逃到懸崖。
望著底下的山谷,鹿晗覺得有些暈眩,手心被汗水浸濕,涼意從腳底竄起。
「過來,很危險!」張藝興伸手想要拉他。
他知道他害怕任何高處,何況是這種斷崖。
「藝興…,」 鹿晗停下腳步回頭,只要再往前一點,就有失足墜落的危險。
他的眼眸第一次蒙上一層憂傷,淚水在他眼眶裡打轉,嘴角卻扯著淺淺的笑容。
「我願意用我的生命和修行,換回你神仙的身分…。」
狂風揚起他的髮,顯得格外堅定。
張藝興一驚。「…你在說什麼?」
「你不想讓我知道的事,我都知道了。」 鹿晗微微一笑,甚是淒美。「你太傻了,為什麼不等我修煉成仙去找你呢?」
這樣他們…就不用受輪迴帶來的分離之痛,便能生生世世在一起。
「因為…愛你。」
他身體微微一顫,終於等到張藝興說愛他。「這樣就夠了,這一生,愛過你便值得。」
「…那燦烈呢?」
「算我…負了他,對不起了。」鹿晗把張藝興推開,藉著反作用力讓自己跌落谷底。
痛從張藝興胸口蔓延開來,疼的他撕心裂肺。

朴燦烈拉著邊伯賢在山林間奔跑,他在前頭為後面的人兒擋去不少尖銳的枝條。
「燦烈…我跑不動了…。」邊伯賢有些腿軟,沒訓練過的他,看起來臉色蒼白。
「我背你!」朴燦烈順了順他的氣,然後把他背到背上,繼續往前。
眼前的大河擋去了他們的路。左邊是追兵,右邊是瀑布。
他轉頭看著邊伯賢,因為知道他不諳水性。「跳?不跳?」
「跳。」
獲得同意後,他拿出繩子,將兩人雙手緊緊捆住,因為下去的水流必將他們沖散。
再次醒來,朴燦烈發現自己躺在水邊,而繩子已經斷裂。
曾在水中磕破額頭的他,有些暈眩。
「伯賢?」他焦急的起身,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邊伯賢。
就在不遠處,一個人躺臥石頭上,那人的臉龐如此熟悉,卻早已沒了氣息。
「伯賢…。」他像失了魂般的走去,然後跪下,顫抖的抱起那僵硬的身體,吻了吻冰冷的嘴唇,期待對方會有反應,但最後只能放聲大哭。
夕陽西下,朴燦烈仍抱著他,瞳孔毫無焦距。
「好好睡…燦烈會一直在你身邊當你的大樹…。」

仙氣氤氳,清脆的長笛聲在山谷繚繞,是那首鹿晗最喜歡的曲子。
山谷裡的溪旁有一棵大樹,樹旁有一棵翠綠的小草,和一朵開的嬌豔的白花。
「我試著,把你們種回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會游泳的金魚 的頭像
不會游泳的金魚

金魚的小天地

不會游泳的金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